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提高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

我們修煉的機緣只有一次

看到很多大法弟子在同修群裏嘻逗消遣,心裏常常為他們著急,心裏隱隱的為他們不知道珍惜修煉的機緣而難過,師父說:「我希望所有得到這部法的人都能夠珍惜他,別失去這次機緣。過去在初期講法時我談過這樣的話,我要度不了你那誰也度不了你。其實不只是度不了,再也沒有這樣的機緣了,因為這一次人類走到這一步已經走到最後了」[1]。師父的法告訴我們修煉的機緣只有這一次。

我們除了做好三件事沒有其它選擇

我們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圓滿。從去年四月初到今年三月底的一年中,三退人數為三千三百四十五萬四千七百九十三人,按每人每月退五個計算,只有約五十六萬大法弟子在勸三退,正法已到最後,那麼多的同修還沒有走出來,不救人那些同修將來怎麼辦?

師父說:「大家聽說過大審判吧?當初有很高層的神安排到正法結束時最後要有一個大審判,包括下地獄裏的和死的眾生都得活過來被審,活著的人也要被審,全宇宙的神都要一一被審。在西方的傳說中也都有大審判一說。不只是做壞事的要審判,起正面作用的人和神,包括大法弟子,也將接受審判。每個生命在歷史中的所做所為都要自己負責。特別是在宇宙正法中,誰出自於甚麼目地、幹了甚麼事,哪怕一件小事,都要負責,就是被定為在正法中負責起正、負作用的神、鬼與微小的生命都得接受審判。就是起正面作用的也一樣要審判,你做的事情中有多少眾生因你沒做好不能被救度?如果是大法弟子,你的誓約有多少沒有兌現?沒有兌現本身只是一方面,因為你沒做或沒做好,造成的一切大小後果要負責。你做的每件事情給大法帶來的恥辱與對主的欺騙,不承擔責任能行嗎?我這話以前沒有講,我不想說這些事情,但是你們真應該清醒清醒了,甚麼時候啦?」[2]

當弟子問:「如果大量的大法弟子沒有圓滿,正法進程結束了,那這些大法弟子會怎麼樣?會留下來繼續修煉嗎?」[3],師父回答說:「怎麼樣哪,我也不能說。一碼事是一碼事了,怎麼立的誓約一般就怎麼辦了,沒有第二次機會,沒有第二次機會」[3]。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下來時是用生命同師父簽的約,完不成誓約的結果是嚴重的,不要小看我們的那些放鬆和懈怠,我們所有不精進的行為和不在法上的行為在未來都要承擔後果。

複雜的環境能修的快修的好

面對面講真相就是直接把自己置身於複雜的環境裏,直接面對社會的百態和複雜的人心,在干擾衝撞中,要事事想到法,事事按法的要求去做,這是最難的,修出來一定是最快最好的。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快速提高自己

法中告訴我們:抓住這顆心去修,會修的快。在面對面講真相中,你的人心會一個個暴露出來,我們人的物質會引起對方的反感,在那個矛盾的時刻找自己,你會很容易的抓住那些人的物質修掉它們。

我在面對面講真相中,對方一絲不好的反應我都會去找自己,每次都能找到自己人的物質。我們自身的多數特點、習慣都是人的物質造成的,我們的直來直去、不好意思、不善言辭、拘謹膽小、孤僻,以及說話的隨便、生硬、缺乏信心、缺乏耐心、心浮氣躁、快言快語等特點都是我們身體中人的物質在起作用,修掉這些障礙物質會使我們重塑一個符合真、善、忍的全新的自己,人們會越來越喜歡同我們接觸,我們說出話的力量會越來越大,救人會越來越容易。

救人是個很難的事情,師父告訴我們:「現在的人是很難救了,你得符合他的觀念他才願意聽,你得順著他的心講他才願意聽。也就是說你救他還得有個救的條件」[4]。面對面講真相時,我們一眼就能看出對方的觀念是甚麼,執著是甚麼,是甚麼樣的人,是甚麼樣的心理狀態,講真相時針對性強,救人要容易些,在網絡上講真相,要想知道對方的情況,難度要大些。面對面講真相時,一上馬路,滿眼都是人,在人群中找一個願意聽自己講真相的人是個簡單的事,網絡講真相時視野窄,通過鼠標、鍵盤、屏幕尋找有緣的人相對困難些。面對面講真相有時會直接面對危險,信師信法才能闖過去,網絡上講真相的壓力要小,身心受到的磨擦或衝擊的機會少、強度小,很多心容易隱藏起來,提高的速度就會慢。

一些同修選擇網上講真相,是因為自己的求安逸心和怕心。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就是摔摔打打的過程,你要直接面對別人的白眼、辱罵、恐嚇等,求安逸不想吃苦的人是很難修好的,很多同修很難修到來時的那個境界了,天上的家怎麼辦?天上的親人怎麼辦?我們當初可是為了救他們下來的!怕心其實是個不難去的心,去掉怕心需要誠心,當你誠心誠意的抑制和排斥怕心時,怕心就甚麼都不是了,真的放下怕心時,你堂堂正正在人群中發資料、發光盤、發年曆都不會有危險。

我身邊有一個修的時間不很長的同修,他常常在「一一零」崗亭前講真相,不久前,講真相時正趕上很多警察從崗亭裏出來,他心態平靜的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了,在那一刻,他眼中的警察和別的眾生一樣了,沒有了對警察的那種怕心和分別心,他繼續講著他的真相,一個個從身邊擦身而過的警察就像沒看見他一樣。

很多同修都有不容易救的家人,心裏總是為他們著急,在我講真相中明白了一個道理:「修的差的同修一般只能救障礙小的人,修的好的同修才能救那些障礙大的人。」我們如果不想辦法抓緊提高自己,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淘汰。

下面是我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找自己的一些經歷,供同修們參考:

給站在路邊的一個女孩講真相,話剛一開頭,對方就躲開了,查找自己時,發現自己有「冷漠」的物質。

在給一個看車人講真相時,對方聽了幾句,就走開了,我查找自己時,發現自己講真相時,有讓自己繁瑣、囉嗦的物質。

在給一家的父子講真相時,父親沒費太大勁就同意退了,而兒子卻一直表現冷漠,沒救成兒子,認真找自己時,發現自己有顧慮物質,當同時面對幾個人講真相時,顧慮物質讓我擔心他們會相互影響,當看到他兒子的冷漠時,內心深處有人的情在排斥。

最初給學生們講真相總是成功不了,查找自己時,發現了人的間隔物質,這種物質使年齡大的人和年齡小的人交流溝通不好,所謂「代溝」其實就跟這類物質有關。

給做「特殊服務」的女性講真相,一直是我的難點,在查找自己時,發現在內心深處有鄙視她們的物質,另外,作「特殊服務」的人頭腦中會形成特殊的障礙物質,修好自己才容易解體這些物質。

我在馬路上看到警察軍人等穿制服的人時,會有意無意的注意到他們,會有同他們的距離感,其實這是人的分別心在起作用,分別心會增加我們救人的難度,也容易招來干擾。

個人所悟,層次有限,不足之處,敬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