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了面對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我本來不是個能和別人、特別是陌生人隨便搭話的人,可是為了講真相,我必須改變我這種觀念和習慣。

我從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中看其他大法弟子是如何講真相的,又從文章中、明慧小冊子中、師父的各個時期的講法中搜尋可供我講真相的資料。雖然作了充份的準備,但開始時與人的第一句話卻就是講不出來,因而丟失了好多講真相的機會。

後來查找自己的原因,還是「私」字作怪,不管從哪一方面看,都是這個「私」字在擋路,只想著自己要做好講真相的這個事,而沒看到眾生都在等待得救,自己再不衝過去,許多眾生都會面臨被銷毀的結局。自己的慈悲心沒出來,考慮的就是自己,眼裏沒有看到眾生。

歸正自己後,再講

有一次我去嬸嬸家,坐在公交車上,看旁邊坐的幾個年輕人都在玩手機,還看到一個年輕人腳腫的老高,穿的鞋也特大,我的心裏為他難受,就想從他開始吧,可是嗓子鼓的多大,就是張不開嘴,整的我自己都難受,可還是開不了口,這麼一耽誤,到了一個站,腳腫的年輕人下車了。我頓時心中產生了一種很強的內疚,我本該救他的,可是卻沒救,我心裏在責怪自己。看看邊上的年輕人,我想,不能再給自己留下遺憾了,終於我與邊上的年輕人搭上了話,從他們手機上網談起,下面又講起了「天安門自焚」、法輪功是甚麼?等等。我不知道我開了第一句,後面能講這麼多,但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幾個年輕人沒表示三退,但他們接受了我給的資料。雖然沒有人三退,可我感到特高興,因為我終於跨出了對陌生人講真相的第一步。

從這第一步開始,我又在反反復復與陌生人講真相中進進退退,也帶動著我的心在慶幸、生氣、傷心中來回飄動,就這樣經過許多次的魔練,我才終於能比較平穩的與人講真相了,生活與講真相在一起,學法與講真相在一起,發正念與講真相在一起。

現在與人講真相中,常常先看對方是哪一種人,順著他的執著與他嘮家常,用正念把對方的思緒帶到我這邊來。講社會的各種敗壞現象,各種道德淪喪的事例,歸結到中國傳統文化的失落、消亡,歸結到中共不讓人信神,搞階級鬥爭、搞專政,不讓人知道善惡有報的天理,徹底推翻了中國五千年的文化,這個社會才變成這樣亂。人心才會這樣壞,看歷次運動對中國人民的殺害,尤其是「六四」學生運動,還有學「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人體器官等等罪惡,告訴對方,人在做,神在看,現在就是神,就是天要清算它了。我們都是善良人,可生在這個國度裏常常身不由己,為了生存要入黨團隊,那時宣誓的印記打在咱們的額頭上,神清算的時候,要看那個印記的,唯一逃生的辦法就是抹去它。怎麼抹?我會舉例告訴他:我給你取個吉祥的名字,叫某某吧,把這個印抹了。對方點頭或者不反對、或者說行,我會告訴他:你知道嗎?三尺頭上有神靈,神已經知道你表了態了,已經為你抹去了那個印,就這麼簡單,這麼方便,不讓你花一分錢,擔一點心,這是神對人的慈悲。

我還會用自己以前生活中碰到過、聽到過,或者是從書中看到過的許多事例告訴人神的存在,讓人在這些人無法解釋的現象中,把中國人根子裏信神的那根弦撥動起來,這樣就更容易講三退。

講真相中要儘量講透,真的把人救了。我還會當面送資料,過幾天後,再去找他,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一般來說效果很好。即使退了,我還會保持和他們的關係,常送一點不同的資料讓他們看。這些人往往都認同大法弟子,認同「真、善、忍」。

我不記得為多少人辦了三退,我只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告訴我:我要承擔的使命責任,我就去做。做的過程中,也在與人的各種心,各種執著較量著,實修自己。一個信念,就是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