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七旬老人面對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對照師父的講法,我們必須精進,努力去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負師恩,不負眾生的期盼,也才能兌現自己的誓約。

我們學法小組都是老年人,最大的七十九歲,最小的七十一歲;我們也是老弟子,有師父的面授弟子,得法最晚的也是九六年七月,所以對自己的責任感到很重。

每天學好法是我們必須重視的,因為正念來自大法,正念來自信師信法,而且我們深深體會到,正念多強,出去講真相救眾生就有多順,所以出門前,我們發出一念:請師父加持,解體所到之處的一切邪惡因素和舊勢力的黑手爛鬼,滅盡邪惡,救度眾生。同時我們還體悟到,講真相過程中,隨時保持純淨的、祥和的、慈悲救人的心態很重要,這樣想,問他(她)們甚麼,總能一一告訴我們。

從二零一一年開始,我們無論酷暑嚴寒,每天上午都出去走街串巷,面對面講真相救度世人,基本沒有間斷過。總共勸退多少人也沒統計過,記得最多的一天退了四十九人,最少也有幾個人,一般都在十至二十多人。

我們勸退的人各種各樣,有撿破爛的、有流浪漢,有工人、農民,有打工的、做生意的,有教師、大學教授、醫生、護士、高級工程師、公務員、保安、警察、審判庭長等等,當然也有我們的老同學、老同事,老領導、老鄰居等。

我們每天出門帶上神韻光盤、護身符和其它真相資料。集中由年齡最小的同修背上,通常講退了才給,這樣不浪費資料。

開始講真相時,取化名比較難,每天有那麼多人,容易出現重名,我們就寫在備用的紙上。有一天,我在公交車上,正在想今天的化名怎麼取,突然有一個聲音說:「名字是個符號,叫他告訴你。」我想這是師父的點化,從這天起,我們講退了就說:「名字是個符號,請問你叫甚麼名?」這樣一般都能告訴我們,有的還一筆一劃的寫給我們看呢。所以我們的三退名單基本都是真實姓名。

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說:「人沒背後的因素你告訴他幹啥他就幹啥。」見到要講的人,我們就先打招呼問好,不錯過每一個講真相的有緣人。只要見到對面來人了,不管能不能講,立即發一念:解體他(她)背後的邪惡因素,叫他(她)幹啥就幹啥。這樣效果比較好,多數三言兩語就能退。有的一家人都退,還親自把名單寫給我們,也有一家退四、五個的,六、七個的;有要《九評》的;有要給我們錢的;有提醒我們哪裏有便衣,注意安全的;有誇我們年輕、身體好等等。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

下面是講真相勸三退中的幾個事例:

1、「我好渴望有本《九評》」

在橋頭遇到一位中年男子散步,看上去他精神不佳。我們上前打招呼:「兄弟你好啊!請問貴姓?」他說:「我叫某某某,就是不大好呢。」我問:「怎麼了?過的不好嗎?」他說:「過的不太好,我睡眠不好……」我說:「那你就誠念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改善睡眠有好處。」

又問他學甚麼專業的,他說學電,我問:「入過團隊嗎?」他說:「入過。」並說:「我好渴望有本《九評》。」我們說:「那你知道法輪功嘍?」他說:「知道。我的一個很要好的同學以前是煉法輪功的,『七二零』以後就沒煉了,我也再沒有跟他聯繫過。」我們說:「能滿足你,明天給你。」

回來我們給他準備了一本《九評》、一本《解體黨文化》、一個裝了適合他聽的內容的MP3。第二天去,不見人,第三天去,也不見人,又過了好幾天去,他來了,拿到我們送給他的東西高興的說:「謝謝!」

2、「你們有文字性的東西嗎?」

在一條道路較寬的河邊,有不少人在那裏乘涼。我們心裏想,今天這裏好講真相,見人就打招呼,不一會,就退了好幾個人。一位老者好像遠遠的就在注意我們,我們走過去與他搭話,問他貴姓?他說:「我叫某某某。」(我注意到他右耳後面有一個刀疤)

我們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只入過團隊。」我們說:「把它退了吧,保平安。」他說:「好。」接著他問:「你們有文字性的東西嗎?」我們說:「今天發完了,改天給你。」

過了幾天,我們帶上《九評》去找他,沒找到,再過幾天去,好,今天來了,他老遠見到我們,急忙問:「給我的東西咧?」因為他今天的氣色比幾天前好很多,也顯得很陽光,我怕認錯人,就到他的身後去看他的右耳,確實有一個刀疤,證明沒認錯人。

我把東西遞給他,他立即敏捷的放在了包裏,看見他滿足踏實的樣子,我們知道又一個有緣人得救了。

3、「你們需要錢嗎?」「你們缺錢嗎?」

初春的一天,難得的陽光明媚,還是在這條河邊,一條長凳上坐著三個人。我們問:「兄弟,今天暖和,來曬太陽啊?」並把手裏僅剩的一本精美的新年台曆遞給坐在邊上的年輕人,說:「只有這一個了,送給你吧。」

年輕人「噌」的站起來,接過台曆,雙手合十,不斷作揖,嘴裏連說:「謝謝婆婆!謝謝婆婆!」我說:「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隊」,我們說:「退了吧,保平安的,你叫甚麼名字?」他說:「好,我叫張明。」完了我們又問中間這位:「你呢?我們也幫你退了吧?」他說:「好,我入過團隊,叫閔某某。」

接著他問我們:「你們需要錢嗎?」我們說:「謝謝,不需要。」他說:「如果需要我可以捐。」我說:「你收入很高嗎?」他說:「兩千多。」他的話真讓我們感動。接著只幾句話又替第三個人做了三退。

再往前走一小段路,見一中年男子,我們與他搭話,他說:「我知道你們要說啥,我就是管××街××號至××號這一段(迫害)煉法輪功的,(此時我們立即發正念),是辦事處叫我管的,煉法輪功的都編了號的……但是我沒有照他們的辦,我不做那些事情,睜隻眼,閉隻眼,不彙報。」我們說:「你是好人,善待大法,你會得福報,有美好的未來的。」他還同意三退了。

三退完了,他問:「你們缺錢嗎?」我們說:「不缺。謝謝。」他又說:「那邊有便衣,你們要注意安全。」我們說:「謝謝,我們會注意的。」

4、「我就是想退,但找不到地方退」

在公園附近,遇到一位小伙子,向我問路,我給他指了路後,接著問:「你從哪裏來?貴姓?」他說:「我叫張偉,從北京來出差。」我說:「你是黨員?」他說:「不是,我只入過團隊。」我說:「那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我就是想退,但找不到地方退啊。」我說:「那我幫你退。」他說:「好,謝謝阿姨!」我說:「請記住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你辦事順利!」他說:「記住了,謝謝阿姨,再見!」

5、「好,碟子拿來嘛!」

在另一條河邊,見一位約六十歲的女士,我說:「妹妹你好!這麼早,上哪兒去呀?」她說:「去女兒家。」交談中,感覺她是個直性子的人,快人快語,並得知她是位焊工,姓李,信基督,入過隊,我們給她講真相,她說:「我不反對你們,但是我不退。」

另一位同修說:「那送你一個碟子,中國古典舞,特別好。」她說:「碟子?不要,不要。」並說:「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動不動就打倒誰,打翻誰……」我和同修在她身邊一左一右,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開了(這時我們其他的三位同修一直在發正念,並觀察周圍的安全情況)。

我們說:「妹妹,你聽到的都是邪黨造的謠言,你是上當受騙了。國家的媒體,所有的宣傳工具都掌握在它的手裏,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邪黨竊政以來害死了八千萬同胞,修煉法輪功的被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的就有三千多人,這還是不完全統計。更有甚者,不施麻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我們就是要替不能說話的人說話,告訴世人真相,中共犯下了反人類罪……天要滅它,人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國外的人都能自由的煉功,唯獨中國大陸禁煉。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為別人著想,這世上好人多了不更好嗎?如今世道這麼亂,人人都沒有安全感。」

「妹妹,我們今天告訴你的都是真相,除了修煉法輪功的,任何人都不會告訴你這些了。現在社會上騙吃騙喝、騙財騙色,哪個騙你平安呢?我們全是為了你好,又不要你一分錢,冒著風險在給你講,目地只是希望你平安。」

說到這裏,她突然說:「好,碟子拿來嘛!」這下我們總算鬆了一口氣,把神韻光碟給她,她還同意我們替她退隊。她說:「大姐,你們也要注意安全。」我們說:「謝謝,祝你平安!」看著她高興離去的背影,我們深深感到:眾生明白真相後的一句真心話真的令人感動,令人高興,同時也感到,救人的使命之重大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