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都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二零零七年,我隨著孩子來到了另外一座城市。我和一位年輕的新學員互相配合講真相、做三退,我講真相,她發資料;她白天發城區,我就晚上發附近的社區,相互配合得很好。

二零一二年三月份,那位年輕學員在發真相時被綁架了,畢竟是新學員,供出了我。我沒有一絲兒埋怨她的心,就向內找自己,很懊悔,感到自己沒有盡到老學員對新學員的責任。之後幾個便衣找上門來,叫我穿好衣服跟他們走。我的心一點不動,對著窗戶立掌發正念,清除邪惡因素,沒有一絲兒為私為我的雜念。三個半小時後,那些便衣抬著我的電腦和打印機離開了。

警察走後,我發了一念,我要到他們那個黑窩裏,把那裏的邪惡全部清除掉。就這一念,三天後警察們果真又來了,說是結案。我跟他們講真相,要他們釋放了那位年輕學員,並介紹她是一個很苦的孩子,原本身體很不好,修煉法輪功後健康了,她想把真相告訴家鄉人,讓家鄉人受益………警察們靜靜的聽,連出氣的聲音都能聽見。

在派出所,我一直發正念清除邪惡,不配合警察的任何命令和指使。最後他們草草做了筆錄完事。一「六一零」人員對我說:「你很清醒,該說的說了,不該說的你一句都沒說。我說話算數,送你回去。」他還指著自己說:以後我們私下再聊。就這樣,我在師尊的加持下走出派出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