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訴江遭騷擾 正念解體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繼二零一五年十月份我市六一零人員到單位騷擾盤問法輪功學員訴江情況,十二月份又開始騷擾,我單位的副校長便找我和一位同修談話,讓我們趕快寫一個保證,不然教育局和本單位要依據有關條例處理。我和同修都堂堂正正的給這位副校長講真相,並告訴她,我們是依據法律訴江,如果誰要違法辦事,我們會一同告他們。

迫於上級壓力,學校正校長也給我們的家人打電話威脅說:如果我們不寫出保證,會被降級或開除。隨後政法委再次召開學校校長和安全辦主任會議,並說成立調查小組進行調查。十二月上旬六一零人員又到單位騷擾,並做筆錄逼迫簽字。

面對這些騷擾迫害,同修們首先迅速的協調我市同修及時發正念,同時整體配合立即給各校的領導寄真相信,及時窒息邪惡。

自從校長給丈夫打電話後,受到威脅的丈夫開始對我施壓,還一次一次的給孩子施壓來說服我。孩子雖說從小知道大法真相,但是一聽說我是實名舉報江澤民,卻害怕了,甚至連飯都不吃了。面對單位及家庭的壓力,我不時出現一種莫名的怕,害怕受迫害,更害怕丈夫和孩子受到傷害。同修A坦蕩的對我說:不用怕,我們有師父保護,甚麼事也沒有。

我也深刻的反思自己,我們順應天象起訴江澤民,絕對沒有錯,可是為甚麼會招來邪惡的騷擾呢?從法中明白,出現了問題首先向內找。我仔細的查找自己的不足,首先找到我當時在寫訴江信時基點不夠純正,有一顆怕被正法進程落下的私心,而不是出於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責任心;近段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時,心都不靜,就像在應付差事。我還查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求安逸心、妒忌心、爭鬥心、愛面子心及對家人的情。找到這些後,我立即發正念清除,同時在師父的法像前說:師父,弟子雖然修煉的有漏,但也絕不允許邪惡利用眾生對大法弟子犯罪。我知道一旦讓邪惡的陰謀得逞,將會毒害很多的眾生。我決心用師父賦予大法弟子的佛法神通除惡。

我再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只要一有時間我不是學法、就是發正念,利用不上課的時間,我會整節課的發正念,晚上除整點外,由於心理上的壓力,有時睡到一、二點鐘就會醒來,只要一醒我便立即起身發正念。連做飯走路即使不能靜心發正念,我都在不停的念著發正念口訣。

即使這樣,腦中還是不斷的會出現怕,這種怕的念頭一出現,我就不停的背著師父《洪吟》中的詩句「大法徒 單掌立 除餘惡 正念起 講真相 救眾生 滅惡盡 掃寰宇」[1]及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同時背誦師父的《正念》「疾風電掣上九霄」[3]也真正給了我強大的正念。

漸漸的,我覺得自己的正念越來越強,而且一發正念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很輕。以前自己感覺發正念總是很用力,手在用力,腦子也在用力,發的時間長一點會感到頭腦酸脹。有一天發正念時,我忽然悟到了師父的一段講法,師父在《轉法輪》關於武術氣功中講到,「隨著他不斷的練的時候,這個氣會向高能量物質轉化。當它轉化成高能量物質的時候,漸漸的形成了一種密集度很大的能量團。而這種能量團就帶有靈性了」[4]由於自己不停的高密度發正念,那種發正念吃力、勞累、感覺力度不大的原始狀態,已經漸漸的轉化成如意運用神通的狀態。

那段時間,我覺得自己真的煉就了一種強大的功夫,甚至別人跟我說話,我的耳朵在聽著別人的話,腦子裏發出的卻是「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的正念。我知道我們強大的正念解體了邪惡,天也變得的晴朗了。除了加強學法、發正念,我更注意從一思一念歸正自己。我意識到在正法的最後時時都不能放鬆,必須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就在大家全力以赴清除迫害訴江大法弟子的邪惡的時候,我市又有兩位同修講真相被惡人舉報,一位同修不配合邪惡當晚回家,另一位同修由於沒及時否定邪惡的迫害而被送到拘留所。於是大家又立即共同協調營救同修,有條件的同修到拘留所近距離發正念,沒條件的同修在家裏發正念,有的同修和被迫害同修的家人一起去要人。在大家的整體配合下,幾天後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拘留所。

邪惡揚言要對訴江大法弟子的陰謀迫害被解體了,一場來勢洶洶的迫害在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和強大正念下被徹底解體。我深切體會到師父為甚麼一再強調發正念的重要性。正法的進程已經走到最後,邪惡被銷毀的所剩無幾,只要我們整體配合、正念不止,一切邪惡都會被解體。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掃除〉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正念》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