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說:「媽,我最佩服你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

兒媳、女婿的變化

我的二兒子夫婦倆都下崗了,只好讓他到我家來吃飯,我和老伴兒工資不高,又是苦日子過來的,為了保證都能吃飽飯,只好節衣縮食的過日子,兒媳婦覺得生活不好,吃的不隨心,就找茬說臭話,比如:「你以為我願意在你這吃啊,天天鹹菜、土豆、茄子的。」我老頭也不是省油的燈,說:「那你還沒錢買呢,何況我們也得吃這個。」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我也常說老伴兒:「你得忍啊!咱們是修煉人。」可他的脾氣始終不改。

有一年,過年這天下午,兒媳婦回來了,進屋就衝我們老倆口來了:「你們也不管你兒子,都過年了還不回家幹活。」老伴生氣的說:「你這孩子啊,不但不孝順,過年你還回來氣我們。」兒媳婦接著說:「孝順你?等你死了,我還放鞭炮呢!」我老伴說:「你們家就這樣教育你的嗎?我找你爹媽問問去!」兒媳婦說:「我才不怕你這套呢!爹媽祖宗全來了,我也不怕。」說完,摔門揚長而去。我說:「忍忍吧!來關了,總不過,咱們還修吧?咱們別找人家,行吧?」

老伴兒長嘆了一口氣。看得出他心仍是那樣的苦,要是以前,他一定會去找她娘家。雖然當時我們的忍還都是在常人的層次上,師父還是呵護著我們,否則,這年咋過呀。就這種事情,每年至少給我們來兩次。

兩年後,兒媳有孩子了,為了氣我們,不讓我們看孩子,可她和孩子的髒東西還得我給洗。孩子上學了,天天得接送孩子,她沒辦法了,讓兒子跟我們說,讓我們給接孩子,她還跟我們較著勁。

親家一家都知道我們老倆口都是讓著她,我們不容易。看到親家這個態度,我們的心也寬慰多了。兒媳在娘家也橫行霸道。有時候想,這不知哪輩子的冤家,欠人家的,還吧!鄰居經常跟我們說:「讓你兒子跟她離婚。」我就笑了,我們是修大法的,不能那樣做。

一年一年,一次一次,我總想把她感化過來。我始終堅持對她好,不記她以前的過錯,主動和她說話,她到我家來,我問:「孩子,你吃飯了嗎?媽給你做去!」在這些年,我儘量用法嚴格要求自己,善解著和她的冤怨。

終於有一天,兒媳變了,主動給我們賠禮道歉,說:「我以前錯了,再不氣你們了,以後我要好好的孝順你們,彌補我以前的過錯。」她說到做到,真是換了個人似的。

老伴兒的心性始終沒守到位,最後離世了。老伴兒走了以後,兒媳哭著對我說:「媽,我爸是我氣死的,我要不氣他,他就不會得病,也不會這樣早走了。」我說,別甚麼事都往你身上攬,那是他沒修好。大法的力量真的改變了兒媳婦,謝謝師父。

在姑爺兒身上我也沒少過關。女兒經常和我們一起學法,姑爺就不願意。有一次,他進屋一看我們又學法呢,就大聲的說:「現在都取締了,你們還看呢。」老伴兒便大聲的告訴他:「在我這沒取締!」女婿氣的開開門就走了。我就告訴女兒:「回家吧,不然就幹仗了。」類似的事情他也鬧過幾次。

還有一次,他買車和我們借兩萬元錢,女兒知道我們也不富裕,就精打細算的攢錢,準備還我們,女婿看到日子過的緊巴,就問女兒錢哪去了?一聽女兒為還我們而攢錢,就衝女兒臉猛打一拳,打的滿臉是血,我動心了,一次一次的想找他,可又一想我是修煉人,忍了吧,女兒也在過關呢。

二兒子沒修大法,可他知道大法好,也經常給師父磕頭。他去了妹夫家,善言善語的說:「妹夫,你有啥事跟哥說呀,我妹妹那樣老實,你打她可真不對了,她結婚前,我們都不和她大聲說話,她老實,都怕嚇著她,你來氣了卻打她,你說對嗎?」他一番話,讓女婿無言以對,感到很羞愧。

在女婿身上,我們也是一次一次的善舉感化了他,他也變得像親兒子一樣,他們哥倆就像親兄弟。大兒媳婦對我說:「媽,我最佩服你了,你把你的兒女教育的這麼好,你這三個外姓孩子,卻像一個媽生的,她二嬸變化大,是你教育過來的,妹夫那驢脾氣也是你弄服的,你真了不起,我太佩服你了。」

我告訴她:「媽可沒那本事,那是大法的威力改變了他們,是大法給了咱們這樣一個和睦的家。」

「我可真佩服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

我們經常出去發資料和講真相。我把我認為有代表性的故事寫出來。我向世人發光盤,剛要放到一個乾淨的花盆上,卻開門走出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我一看乾脆給他本人吧,就告訴他,這是法輪功真相光盤,回去看看吧。他看看我說:「你這大歲數了,能上七樓,不易呀,就給我送這個?」我點著頭,他說:「我可真佩服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還都是些老太太,全是為別人好,太有毅力了,你走吧,注意安全。」

我下了一級台階站那,他進屋後,又出來看看我,「你咋還不走啊?」我說:「我老頭去那個單元了,我慢點兒走,等等他。」「唉呀!你們老倆口啊,你們太了不起了,太厲害了。」雖然我們的聲音都是很低的,可他明白的那一面,很佩服我們大法弟子。

我和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士講真相,告訴他三退的好處,當時講的很細,他聽明白後,說:「我退!」我正要給他起個化名,他說:「不用,我就用真名退出黨團隊,徹底和惡黨劃清界線。」我為這個生命真正得救而高興。

我和一個鐵路職工講真相,我問他:「你聽說過三退嗎?」他說沒聽說過,我就告訴他,共產黨無神論,一點好事不幹,還專整好人,善惡有報啊,老天該找它算帳了,咱們不能和它是一夥,我還沒等說完呢,他就說:「它是壞。我爺爺那時候是地主,父親成了地主羔子,我是地主崽子,我們家整天挨整受氣,我為了不受氣,也入黨了。」我就告訴他,快退出來吧,可不能和它是一夥,你得保平安啊!他立刻說:「退,退。我必須得保平安。」

我給一個蹬人力車的人講真相,他聽明白後說:「你怎麼這麼理解我們!我沒遇過上你這樣的好人,你說的事我絕對信。」我們下車後,他挺挺胸,擺擺姿勢,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聽後眼淚都下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