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好 全家人救我出黑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一年,我講大法真相時被人誣告,被當地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全家人都去派出所要人,尤其是婆婆和小叔子,三番五次的去要人。婆婆那麼大年紀了請了兩天假(婆婆當清潔工)專門去找我。

走出黑窩那天,派出所的人都感動的對我說:「你婆婆和小叔子對你真好。」大伯嫂和小妯娌也來接我回家。這都是因為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才有我們今天暖融融的親情啊!

一、苦難中爭爭鬥鬥

從我記事起,我的童年就沒甚麼歡樂。我從小體弱多病,七歲那年因腸梗阻動了一次大手術,住了兩個月醫院。十三歲左右,我開始天天頭痛、牙痛、眼痛、耳鳴,鼻炎、肚子發脹,心慌氣短;三天兩頭感冒,最後不得不輟學了。我性格很要強,不想再拖累父母,開始打工掙錢。我拖著有病的身體和正常人一樣幹活。由於體力不支,經常不是傷著這裏就是磕著那裏。指甲蓋被沖床壓掉兩個,手上被劃了一條五公分長的大口子,縫了六、七針。我把辛辛苦苦掙的錢都攢起來不捨得花,把錢看得像命一樣重要。

我在度日如年中受盡煎熬,結婚後更是雪上加霜。丈夫弟兄三個,家庭條件很差。而且丈夫性格倔強,不會處理事,家裏的大事小事都得我操心。為了維護這個家,我省吃儉用、精打細算,吃盡苦頭,卻換不來他一句體貼安慰話。丈夫出去打工常常要不回工錢,白忙活。我倆常常兩天一小鬧,三天一大吵。

婆婆的性格更要強,我和婆婆之間的關係用水火不容來形容都不過分。鬧得最厲害的一次是因為婆婆不給我看孩子,我找她論理不成,被她破口大罵一頓。到了晚上,公公和小叔子到我家大鬧,我和公公爭吵中,小叔子一拳打在我眼上,丈夫只顧護著公公。從此我心裏更加怨恨公婆和丈夫,小叔子也成了我的仇人。

日子還得過,路還得走,儘管走的那麼艱難。掙錢、省錢、攢錢成了我生活的主題。活著的壓力使我幾乎精神崩潰,神經衰弱,常常不能入睡,覺得生不如死,像得了憂鬱症。要不是為了父母和孩子,我真想吃安眠藥走了算了。

二、大法救我出苦海

二零零四年年底,幸運之神終於降臨到我身上。那時我兒子剛上小學一年級,在一次與老師的交談中得知她快五十歲了,看起來卻那麼年輕,她說她是煉法輪功煉的。臨走時候,她送我一本法輪功真相資料,我高興極了。

以前我就想學法輪功,可一九九九年中共就開始打壓法輪功,找誰學呢?雖然那時電視上污衊法輪功,但我卻想:現在人個個都很精明,如果像中共說的那樣,會有那麼多人學嗎?這麼殘酷的打壓,他們還不放棄,說明甚麼呢?回家後我迫不及待的打開真相材料就看了起來,這回我甚麼都明白了:原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啊!

我請了一本《轉法輪》,白天幹活,晚上看書。那幾天真神奇,看著看著書,我就睡著了。睡了一會兒又醒了,感覺很輕鬆,我就接著看……不知不覺中我的各種疾病明顯好多了!不用吃藥,僅僅看看書我的病就一下好了!這一下就破了我無神論的殼!

當看到師父的這段話:「我的法身已經多的無法計算了,別說這些學員,再多我也管的了。」[1]我恍然大悟:師父這不是一個大神仙嗎?!我有一個大神仙師父管我了!我高興極了,這回我可有救了!只感到生命中第一次有了陽光,一切都亮了起來,哪裏還有「苦」啊?這每天都從心裏樂呀!

隨著不斷看書,我漸漸明白了為甚麼我這半生過的這麼苦,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善惡必報的天理是永恆不變的真理。我不再怨天尤人,我再也不按照「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邪說做事了,我要按照李洪志師父教導我們的真、善、忍去做。

從此,我不再與丈夫爭吵,他做錯事,我也不再埋怨他、傷害他。遇到甚麼事,我總是站在他的立場為他考慮;他不知怎麼辦時,我總是用大法的法理開導他,啟悟他的善念。對待兒子,也一改以前動不動就對他又打又罵的做法,而是想想師父怎麼講的,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心平氣和的為他著想,善意的給他講道理。

三、一家人都受益

對待婆婆的態度,我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不再計較她對我的好壞,而是善待她,想想自己哪裏做的還不夠好。因為我們兩家離的遠,我去一趟婆婆家就像走親戚一樣,不是拿著好吃的,就是給他們送錢花。婆婆見人就誇我自從學大法就像變了個人。

我們這個十三口人的大家庭也因為我學大法而解決了很多家庭矛盾,變得和睦了。僅舉兩例,願讀者朋友從中看到大法的美好,早日明真相,得救度。

二零零八年左右,我們為了種地方便,與婆婆家互換田地,也就是說婆婆種村南的地,我們家種村北的地。後來我家北面的地被村裏賣了,一畝地九百元/年,三畝六分地共三千二百四十元/年,這在農村是不小的一筆錢。婆婆家村南的地不賺錢,種的花生都爛在地裏。公公婆婆要辛辛苦苦的去地裏挖出花生來,很不容易。我想師父教我們與人為善,處處為別人著想,我放下了修煉前那強烈的利益之心,就主動和婆婆把地換了回來,讓他們二老每年領三千二百四十元錢,我們種南面的地。雖然多吃很多苦,也心甘情願。這樣換了半年時間,沒想到南面的地又以一畝地三千元/年的價格賣了,二畝四分地共七千二百元/年。婆婆又跟我們說想再換回來,他們每年領七千二百元。很多人跟我說婆婆太過分了,不讓換。但我想到師父的教導,又心平氣和的換了回來。這在學法輪大法前簡直像要我命一樣,根本不可能做到。

前幾年村裏從新辦房產證,從新量房產,矛盾又來了。我小叔子現在住的房子,以前說好等公婆去世後有一間房子歸我丈夫弟兄三個平分。可這次小叔子反悔了,要獨佔這一間房。我大伯兄不同意,說:這一間房子拆遷後要獲賠十五、六萬元呢,怎麼能讓老三一人獨吞呢?因為自從我學大法後,經常給丈夫講大法的美好,大法教人與人為善的真相。丈夫變化也很大,這次他主動跟我說咱不爭,隨其自然。我發自內心的高興。但是大伯哥和大伯嫂怎麼也不同意讓給小叔子。很長時間雙方都僵持不下,婆婆公公夾在中間好不為難!整天唉聲嘆氣,沒個笑臉。我主動找到公婆說:「爸媽你們別為難了,把我家那份讓他們兩家平分吧,我們不要了。」公婆非常感動,連聲說:「修大法的就是不一樣。」大伯兄和小叔子也皆大歡喜。一大家人和街坊鄰居都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看清了中共對大法的造謠誣陷。

我真心的說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的希望被中共謊言迷惑了的善良人們多看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辨是非、明善惡。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像我一樣過著幸福的生活,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