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務師的改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當我看到中共制度下的那些比比皆是的貪官,看到「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的社會敗象,我真的很幸運我沒有成為這個時代的人渣──因為我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用真、善、忍的高德大法洗刷了從前所有的罪惡,變成了一個好人,成為一個對家庭對社會負責守法的良知公民。

一、隨波逐流 險入深淵

我在中共灌輸唯物論、無神論、進化論中步入社會,不信神、不信因果報應,看重名利,在機關權力單位的領導崗位上工作,管理七百多個單位。那時我的灰色收入超過工資很多,經常出入高級飯店、高級酒店、高級浴池,天天吃喝無度,縱情尋樂,每年的電話費近萬元。可是作為一個母親,我不管家,不管孩子,導致丈夫有了外遇,與丈夫動手對打,家庭名存實亡。

與上級領導搞關係,為的是權錢攀比。利用職務之便,拿下屬單位的數百萬抹帳協議做交易,賺黑心錢,工作中霸氣十足。脾氣大,與同事爭鬥吵架也不以為然。對找我辦事的同事,不用正眼看人,不順心就攆出去。很多時候下屬來辦事人沒進門都得先在門口哆嗦一會兒再進來。年節收禮那是常事……

二、從立遺囑到入道得法

醉生夢死的我,以為我這樣世俗意義上的快樂,才是幸福,才是活得有意義。在我人生道路上渾渾噩噩的走到了一九九八年的寒冬,那年我三十八歲。想不到我的生活有了無法抗拒的變故,那真就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啊。一夜之間,我的胃和腸子突然爛掉了、一百三十斤的體重驟然下降到九十多斤。吃甚麼藥都不好使,醫生給我做手術都不知道從哪裏下手術刀。北京醫大三院診斷為胃潰瘍、結腸炎(只是讓我知道是這個病)。住院期間又得了一種怪病,症狀是口水不停的流,主治醫說我們這個醫院治不了,大概是頭上的病,是個怪病。我很奇怪,天底下還有醫院查不出來的病?還有醫院治不了的病?

我完全茫然了,這是我和家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無奈中,我只好出院,從醫生的態度上看,我這個人沒救了,餘生還有多少?三年、二年,還是幾個月?我回家只有等死的份兒。真是屋漏偏逢連天雨──回家後我又突然不能走路了。這麼多的突然,這麼多的瞬間,我感到一把無形的尺子在丈量著我不多的時光,一個昔日很陽光的人就要結束了這暫短的生路,想想這些,前所未有的莫名的悲戚油然而生……

我將失去人生中我所擁有的,孩子將失去母愛,父母將是白髮人送黑髮人。臨行北京時父母都以為我回不來了,單位同事讓丈夫準備後事。我與婆婆交代了遺囑,我的孩子只有七歲……生離死別我還有那麼多我無法割捨的東西,這真是一場戲劇人生,每個人都在一定的時期扮演著一個角色,無論是愛恨還是情仇。哪裏是一站,哪裏是終點,誰能曉得?

三、峰迴路轉,法輪佛法救我出苦海

我所有的思想基礎,早已讓我遠離了神佛。共產邪黨的教育從來都是無神論:沒有天國地獄,沒有輪迴報應。然而現世現報就應驗在了我的身上,應驗在我暫短的人生道路中。面對我這個行將就木的人,白髮的婆婆沒有嫌棄我,老人家手捧著法輪佛法《轉法輪》告訴我:孩子,你還有救,你相信法輪佛法做好人,你就會有救,你修煉吧。

我是中共體制下教育出的「好學生」,是國家幹部,我根本不認同自己是不好的人。面對自己這樣一個沒著沒落的境況,心中的五味瓶連同僵化了的觀念被「神佛」兩個字掀翻。有病亂投醫,試試看吧。

我在學五套功法動作的過程中,就感到了無數的法輪在身體內旋轉,為我調整身體,幾十年的無神論的思想瞬間化為烏有,不到一週的時間,我所有的病都好了,包括先前的心臟病、類風濕、胰腺炎,統統都好了。通過看書,我完全明白了好人的真正概念,那就是道德回升,按「真、善、忍」的標準行事做人……

四、脫胎換骨,我變成了這個社會中的好人

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我身體所有的病不翼而飛。當時有一種感恩的心,因此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還錢。把所欠的抹帳做買賣的黑錢全部還清,把所有企業可變成呆賬的款還清。做了和當時社會、和職務身份完全不一樣的事。

我改掉了先前所有的毛病,不再發脾氣,不再與人爭鬥,不再收禮,不再出入歌廳、酒吧。嚴格按真、善、忍標準做人,把客戶當成了親人,為他們排憂解難,客戶甘心情願、想方設法的送來各種各樣名目的禮金,我全部一一拒絕,看到我的變化,有的客戶感激涕零,他們找不到先前那個我了。有的客戶由此而走入大法修煉和誠心退出黨、團、隊的邪黨組織,僅以下面幾例為證。

1、「這是我的工作 不收禮」

客戶A,一水泥廠老闆,這個水泥廠每年有一筆資金需要回籠,由我來審核簽字是必須的合格手續,我的一個簽字能讓客戶一年可得到二千萬至三千萬資金回籠。以往,在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前,客戶為我送禮是必須履行的「規矩」。然而今天,我拒絕了客戶送禮,退資審核合格並簽字時,客戶非常吃驚,非要送禮以表謝意,在腐敗大國的今天,人們對不送禮不辦事已經習以為常。眼前的我給辦了事還不收禮,他們認為這簡直是不可能的。客戶愣了,以為我對眼前很厚的一沓錢嫌少。我告訴他,我是修了佛法了,多少也不收。他說佛教也收禮。我說我信的不是佛教,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讓我們處處為他人著想,收禮不符合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這是我的工作,不收禮。我給他講,我們師父把我從污泥濁水中救起,所有的法理都是教我做好人。還告訴他法輪功遭迫害是千古奇冤,講了共產黨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迫害中國民眾。所以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他明白了真相,自言道: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他誠心退出了邪黨組織。

2、是誰在犯罪?

客戶B,某私企老闆,在一次年終評審中,老闆不在家,與老闆的家人,一人大主任打交道。評審中,發現該企業有不明收入,漏稅近百萬,按政策這是違法行為。而且該企業為套取地方撥款,總結報告中,虛報收入幾千萬。

我向他講了虛報收入幾千萬要納稅的話那就是幾百萬,不明收入納稅將是近百萬。人大主任說出了不明收入是地方財政的「小金庫」。我說「小金庫」雖然不納稅,但「小金庫」是違法的。當時這個人大主任找來了財政局局長,我說明了情況後,他們都嚇壞了,打發財政局副局長給我送禮金,安排人大主任用錢「平事」。我給他講了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收錢;講了當今社會人人造假的根源是共產邪黨幾十年的「假惡鬥」洗腦教育的結果。告訴他們共產邪黨就是用這種教育與法律互相矛盾的畸形社會制度禍害國家和國人,想達到在這個社會中,人人不講道德,人人都犯法。這是它「教育人、改造人思想、控制人」的真正目地。

我用我的親身經歷講了法輪功教人修煉「真、善、忍」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卻遭共產邪黨的打壓、誹謗的實例。讓他們明白,你們今天如果按照「真、善、忍」經營企業,會有虛報收入現象嗎?會有私設「小金庫」現象嗎?你們會犯了它的法律嗎?如果說法輪功觸犯了共產邪黨,那麼就是法輪功告訴了人們做好人的真相,人們都做好人,它就控制不了你了。從這一點上講,是誰在犯罪?

這時,人大主任和財政副局長都很感動,人大主任告訴我說:「我真的犯了罪,我曾經領人挨家挨戶告訴不讓煉法輪功呢。那時不知道法輪功好,只聽共產黨的一面宣傳了。」我又給他們講了自焚偽案的疑點及歷次運動的手段。最後人大主任、財政副局長及其家人都表示不再幹私設「小金庫」這種違法的事了,不上共產邪黨的當,按真、善、忍做人,並退出了共產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借了法輪功書籍拜讀。

3、政法委書記:「這錢我不要!」

我有一位朋友是政法委書記,此人不攀高官不送禮,因此仕途受阻,他很痛恨中共的腐敗政權,我給他講真相讓他退出邪黨組織時,他卻不退。

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前,一次吃飯時,我又講起了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天災人禍如:地震、洪水等等,就是老天在用各種方式警示人、最終要淘汰沒有道德、不敬神佛的人。共產惡黨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員,就在壞人之列。但他還是沒退出邪黨。四川大地震過後,他急忙打來電話,讓我幫他退了,並說這回明白了,這都是真的。

一位被非法勞教釋放的法輪功學員,市「六一零」預謀將其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每送進去一個學員政府要拿出二萬元費用,其中五千元回扣給學員所在地政法委書記。這位明白真相的政法委書記,拒絕辦此惡事,說:「我不害好人,這錢我不要,給兒孫積點陰德。」並將這位法輪功學員送回了家。

4、「看到你我就是感動,就想哭」

客戶C,鋼材市場老闆。二零一四年,我去鋼材市場檢查,發現一個單位在賣出的鋼材款裏的一個欠條,漏繳了稅款,當時他們很害怕,我告訴他們不要怕,我是有信仰的人,我知道是你們不懂得政策造成的,不會的地方我告訴你們。事情辦完後老闆就拿出了一個紅包送給我,我沒要。我說我是信佛修佛的。老闆說:是嗎,我們三個都是信佛教的。我說我不是,我是修法輪佛法的。然後告訴他們我是如何走入大法修煉的,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希望他們都能夠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老闆挺感動的,後來那個老闆又找我辦事,我又無償的幫助過他們。

等到後來我去會計師事務所辦事,碰到他們那個小會計,她站在門口,還沒等我走進屋呢,她一下就激動的聲音顫抖的哭了:「你來了,哎呀,我們老闆說你這個人太好了!」我說是我們的師父讓我們這麼做的。我當時也流淚了,我知道這是世人認可大法的好。

他們原來認為,這個人這麼熱情,表現的這麼好,一定是有目地的,一定是要錢要禮的。後來老闆一看不是他們想像的那樣,老闆對我說:如果都像你們這樣,沒有貪污沒有腐敗,這個國家不就好了嗎?

他們那個會計,事務所的所長還有老闆都很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的組織。

5、用善救度有緣人

婆婆有病的時候到我家來住,婆婆家樓上有一個租房戶,一次他家跑水了,把婆婆家淹了,當時房子是空著的,那位老人找不到我們,很著急,心想給人家跑水淹了房子,這家人不得訛我多少錢呢。一股火使那老人住進了醫院。最後老人找到公安局自己給自己報案了。

找到我們後就急著問我:我得包你們多少錢啊?我也不容易,兒子死了,在這兒租房子陪孫子讀書。我的工資少,求求你少要點吧。我當時都沒進屋看,我說不用包錢,一分都不用包。他說:你不要錢?他愣愣的瞅了我一會,以為自己聽錯了,就問:你咋地了?你少要點吧?我說:不要,一點都不要。大爺,我不要,不要錢。

接著我就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我告訴他:你也不是有意淹我們,你說為這事你還住院了。這麼大年齡帶孫子陪讀你也不容易。

結果我上樓到婆婆的屋子一看,屋裏甚麼都沒有,就是牆上有一點流過水的印痕。

後來那位老人家到處講此事,別人說:不可能,現在沒有這樣的人了,淹那麼厲害不要錢怎麼可能?你可別說了,哪有不要錢的呀?

這老人年年都來看我,有時送點小白菜、山榛子、豆角、苞米,一來就上我們單位,我就給他們買點蝦甚麼的回送,大法書都看了。老人家後來找個老伴,連老伴家的人都做了三退了。

認識我的人都說我的變化是天翻地覆的,一個外單位的小會計看到我就不停的說:你咋變了呢?你咋變了呢?你原來那麼厲害,語言那麼尖酸刻薄,你現在怎麼這麼溫柔了呢?這麼好了呢?

原來別人都認為我是單位裏面最厲害的一個人,用他們的話說是最不能得罪的一個人。當時我們單位有一百多職工,我們下面管的業戶也很多,權力也大,管理、稽查我都呆過,誰都知道我的為人。來找我辦事的企業領導對我都很打怵,修煉前我天天吃喝玩樂,悠哉游哉。那時我說話大嗓門,張嘴就訓人,和同事也打嘴仗,我誰都不怕,沒人能管得了我,我精湛的業務能力沒人能比得了。這些都成了我高傲、不可一世的資本。我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傷害別人不覺得是一件錯事,好像誰都欠了我的似的;出入高級酒店,山珍海味的泡著,有時一晚上走三場,這個桌沒吃完就到另一個桌去了,接觸的都是有錢的人,不到半夜不回家,外面的世界太美好了。人們都寵著我,是因為他們都有求於我,我認為這太正常不過了。

我得到了法輪大法,師父不但給我淨化身體,還明示與我:道德是人活著不可缺少的最最珍貴的東西。我學會了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處處考慮他人,在利益上不爭不搶,我是我們單位唯一的一個女稅務師。現在我自己也感覺自己確實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修煉後我就能做到不收禮,不勒人,說話的聲調都變柔和了,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

大法還給了我智慧。我的業務能力越來越強,別人需要一個月才能完成的工作,我只需兩個小時。修煉後越來越看淡名和利了,只是想利用這份工作機會多為別人、為這個社會服務,讓所有接觸我的人都明白真善忍是怎麼回事,在人類進入新紀元之前的有限時間裏多去救人。偉大的師父視所有的世人都為自己的親人,我也同樣珍惜我的手足同胞,盡心盡力的搜救這最後的有緣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