幡然猛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大學教師。一九九七年開始接觸法輪功,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開始修煉,曾在課堂上給學生介紹法輪功,還沒等給學生教功,迫害就開始了。

迫害開始後,有人來調查我煉法輪功,學生保護了我。後來一被處理違紀的學生將我修煉法輪功的事告到學校,領導找我問話,我如實回答說:我覺得這個功好,有利於學生管理,就介紹給學生。單位領導沒上報,保護了我。所以我的法輪功學員的身份一直沒有公開暴露。十多年中也沒有直接遭到迫害。

遭遇魔難

幾十年來,我的工作直接就是教學和研究傳統文化。我一直酷愛傳統文化。學法中知道傳統文化是師父為傳大法在歷史上帶領眾弟子帶給人類的,就片面的認為傳統文化和大法是一致的,錯把工作當成了修煉,錯以為弘揚傳統文化就是弘揚大法,認為傳統文化可以引導學生接受大法。加上名利之心沒去,於是凡是與弘揚傳統文化有關的事我都積極參與,著書立說、報科研課題、寫論文、辦系列講座、在校報上開闢專欄等等,常年一個人完成七、八個人的工作量,還常去外地或國外演講講學。百忙中,學法煉功被放在了第二位,結果被邪惡鑽空子迫害。

二零零七年,我在北京講學時突患嚴重腦溢血,當時我第一念就是:「師父救我!我沒病。」可還是被邀請單位強行送往醫院搶救。後來有人問我:「你昏迷了多長時間才醒過來的?」其實我自始至終都很清醒。大家都不相信我根本就沒有昏迷。第三天,家人同修趕到醫院後,我與家人強烈要求出院。當時醫生堅決不同意出院,明確說停了吊針六個小時就有生命危險,而我必須在火車上顛簸十二個小時才能到家,醫生認為我根本不可能活著回到家。後來我們立下字據承諾一切後果自負,與醫院無關,我才順利出院。回家的一路上,我就靠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靠師父的保護平安回到家中。至今始終一粒藥沒吃,一針沒打,沒去過一次醫院,就靠學法、煉功、修心性,第十五天我就在家人攙扶下走動了,不久生活就基本能自理了。

同修們都為我高興,甚至說過完年天一暖和你就飛起來了。可是以後的恢復卻反反復復,剛好了一些,又摔一跤退回去了,剛好了一點,又摔一跤,斷斷續續摔了二、三十跤。摔的輕的幾週、一、兩個月恢復,重的三、五個月甚至多半年才能恢復一點。有時不摔跤也反覆。

找出根源

這期間我也不斷的向內找,同修們也幫我向內找,找到了不少執著心,也去掉了不少的執著心。可還是反反復復的,總也沒能徹底恢復。但我不灰心,學法修煉,講真相救人,都在盡自己所能的全力做。

因為行動不便,難得出門,有比較寬裕的時間學法。學法中對法理的認識也在不斷的提高著,信師信法的程度也在不斷的加深。正法修煉的時間不會太久了,說不定哪天就結束,可我還沒找到自己遭這麼大的病業迫害的根本原因,心裏也著急,還有那麼多該救的人我還沒去救呢,怎麼辦呢?

感謝慈悲的師父!師父知道我的心,不失時機的讓我看到了同修在明慧網上發表的《大陸現階段不適合辦傳統文化教育》的文章。我反覆的學習思考,反思自己這多年弘揚傳統文化的所作所為、思想動機、思想根源。想清楚了,痛悔不已,不自覺的淚水長流。

這些年,自己完全顛倒了修煉的主次,傳統文化是為傳大法鋪路的,有了這個基礎,人們能夠理解大法,容易接受大法。可傳統文化並不是大法,它只是為大法洪傳鋪路的,大法開傳以後,再重點講傳統文化,等於從另一方面抵消著大法,把人們框在傳統文化中,眼中、心裏只有傳統文化而走不進大法中來。就像室內開著大燈泡,抵消著室外的太陽光一樣。而自己把弘揚傳統文化當成了修煉,當成了弘揚大法,是徹底的悟偏了,走邪了。不只害得自己長期遭病業迫害,還影響的一些親友因為我的病業表現而離開了修煉,或不敢修煉,甚至不敢贊同大法好。而且這許多年深居簡出,耽誤了多少眾生得救啊!

事實也真是這樣。這些年講傳統文化,學生、教師、聽眾讚譽聲一片,卻都是在誇我自己講得好,卻沒有一個人誇大法好;那麼多的學生熱衷於聽我講傳統文化課,又有幾個學生因傳統文化課的引導而走入了修煉呢?正像同修文章中說的,大家都反映好,原因是我把在學習大法中得到的智慧,運用到所寫的書、文和講課中,但因為在迫害環境中又不能直接說出這真實的原因,這就等於用大法證實傳統文化,用大法證實自己,完全是利用大法,是盜法、亂法,完全走偏了。我不能公開自己的大法修煉者身份,不能直接講大法的觀點,使得學生只知傳統文化而不知大法,把學生也帶偏了,耽誤了。

由於我不能公開講清楚傳統文化與大法的關係,所以也影響了學生接受大法。大法能度人救人,傳統文化卻不能。

明白了這些,我真如醍醐灌頂,這些年雖然自己也常遺憾不能公開身份講大法,也有的同修提醒過我這個問題,但自己總以為弘揚傳統文化沒有錯,甚至遭病魔迫害躺在床上還在回答學生的人生困惑,寫專欄文章,做課題,沒有好好向內找反思自己,對法理理解不清、不深,犯了如此之大的錯。還以為自己在做好事救人呢。如果不是師父慈悲呵護,不願落下一個大法弟子,及時讓我看到同修的文章提醒我,否則我還能有悔悟走回正路的機會嗎?還有資格跟師父回天嗎?這些年不都白修了嗎?危險至極呀!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和明慧網!摔倒了,得趕快爬起來,跑步追上去。這些天,我一邊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徹底去掉以上這些骯髒的人心執著,一邊加強學法、發正念,用大法純淨自己。「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心性提高了一點,身體狀況也好了許多。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