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深刻教訓:執著圍棋招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圍棋在古代又被稱為「木野狐」,很勾人。最近我因執著圍棋遇到了嚴重干擾。起因看似不是甚麼大事,對我而言教訓卻是極其深刻的,特此寫出來曝光自己。同時也是給同修們提個醒,修煉是非常非常嚴肅的,琴棋書畫迷中癡,在最後的時刻,千萬珍惜寶貴時間,別犯我這種錯誤,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修煉前,我很喜歡下圍棋,花了挺多精力,水平在業餘棋手裏面還算過得去。那時我常想:這輩子讓我不下棋是絕對不可能的。

因為得法晚,一得法後,我就下定決心戒掉圍棋,之後在修煉中還很感歎大法的威力,是偉大的大法才能夠讓我戒掉圍棋這個癮好。

修煉近十年來,對於圍棋的戒,我也是反反復復的。有時候能夠做到半年都不關心,有時候看看大賽新聞,有時候一年還在網上下個三、五盤。我曾經從法中找答案,為甚麼喜歡下圍棋?找到主要原因是圍棋可以給人帶來刺激感,特別是那種酣暢淋漓的攻殺之局吃了別人的棋,或是下出一步好棋,讓人覺的很過癮,於是我就背《轉法輪》中的法:「人就追求精神刺激,怎麼解渴怎麼來。」[1]這樣就能夠抑制住想下棋的想法。

師父在最近的講法中講:「可是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的一路走過來,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斷的犯著各種各樣的錯誤,甚至於習以為常,也不當回事了;魔難來了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了,習慣了,覺的都是小事。修煉哪,甚麼叫無漏啊?沒有小事。」[2]

我學法後沒有向內找自己從而更加精進,反而覺的自己做的還挺好的,修煉以後,就基本不看電視,網絡上也算守得住,除了必要的網購和查資料之外,從不看小說、網劇、電影,也從不玩網絡遊戲。但是修煉的標準是不斷提高的,現在我悟到:同樣的執著,對於不同人而言,其執著的方面是不一樣的;對於同一個人而言,在修煉的不同階段也應找出不同的執著心。

就拿圍棋而言,能認識到這是在追求精神刺激,會助長爭鬥心,好勝心,對於修煉之初的我應該沒問題;而且我修煉後利用偶爾下圍棋之機,還勸退過幾個當年的棋友,更加覺的是正用了這種技能。但是隨著修煉的深入,那就需要更深入的向內找,這樣才能徹底認識到某種執著或癮好的根源。

其實圍棋對於我而言還有其它的精神寄託。因為不會向內找,我在修煉路上走的磕磕絆絆,結果離了婚,賣了房子,因遭迫害,一份挺好的工作也丟了,所以內心深處就覺的在常人中好像啥也沒了:沒了老婆,沒了房子,沒有像樣的工作。常人都在拼命掙錢,到處旅遊,換大房子,好車子,愈加覺得自己沒啥出息,當然事業心就如師父所說:「隨著歲月的流逝,前途無望了,這個心就自然放棄了」[1],但是內心深處那種執著自我,和人攀比,證實自己的心並沒有去乾淨。

圍棋在常人中算是種高雅的愛好,而自己下的還過得去,似乎這是現在唯一可以在人中保留點面子,顯示一下的東西。得法前,我又把學圍棋中明白的道理當作是指導人生的道理,所以圍棋對於我而言還不只是愛好那麼簡單,這裏又有點「不二法門」[1]的問題。當然這些都是向內找以後找到的。

這次魔難來的很突然。可能大家也聽說了,一個科技公司研發的圍棋人工智能去年擊敗了歐洲的圍棋冠軍;近期挑戰過去十年綜合成績排名世界第一的韓國頂尖高手。這個消息在一個多月前一宣布,我就很關注,之後又開始關心圍棋起來。心裏也知道谷歌方面是外星人的技術,但是就覺的這也不算甚麼事,平時生活也很簡單,沒有甚麼娛樂。我也沒有去網上下棋,只是偶爾看看新聞和棋譜而已。

於是我先是大致瀏覽了人工智能擊敗歐洲冠軍的棋譜,看網上各色人等對其水平的反應和展望;之後大年初二去親戚家,趕上央視轉播圍棋比賽,就看了,後來又開始關注微博上的圍棋最新大賽動態,特別是最近的中日韓三國圍棋擂台賽最終幾盤棋。為了解人工智能,在前週五晚甚至還上網下載了日本開發的圍棋軟件,選了高段位模式,輸了以後還繼續下第二盤,在對弈的過程中,我就感覺到後背有涼氣,下完以後,趕快把程序刪掉了,想想這是在跟外星人下棋呢。那晚,本來要出去救人的,結果也被耽誤了。

其實在此之前,師父有過幾次點化,每次我在網上看完圍棋棋譜,哪怕是五分鐘,電腦關機時,就會顯示異常信息。

之後,我仍然覺的這算不上甚麼事,上週六早上,煉完五套功法後,不珍惜大好時間,居然忍不住上網看看當年很受好評的日本圍棋動畫片《棋魂》,結果發現裏面的主人公造型竟然頭髮前部染了幾綹黃髮,才明白原來變異早已經遍布人類的方方面面,看了一會兒,就關掉了。

下午,外面救人回來以後,網絡轉播三國擂台賽中韓決戰,就在手機上又看了半個小時。師父講過:「大家想一想,人是有業力的,你們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們畫的一切都帶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藝術家的作品中,其個人的一切情況與被畫者的一切情況都帶在那個畫上。普通的一個常人畫一筆,我就知道這個人是個甚麼人、他有甚麼病、有多大業力、思想情況、家庭情況等。」[3]

畫畫如此,其實琴棋書畫不都是一樣嗎!其實我看的時候也想過這個問題,他們下的每一手棋都是帶著自身業力的,那我看的時候,不就是在往腦子裏灌嗎?而且還不知道棋手們對於大法的認識如何,如果他們對大法持不正確的態度,那不就更糟了!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看完了。不把師父講的法當回事,深挖下去,其實這裏有不敬師不敬法的因素。

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後,我又忍不住拿起手機瀏覽圍棋新聞和對局評價,放下手機時,快半夜一點,我靠著床背就睡著了。

週日早上起來時,我就覺的不對了,頭腦恍惚,出現眩暈的表現,抬頭時還會頭疼,特別是兩眉中間天目處疼的厲害。我從小到大基本上沒嘗過頭疼的滋味,這次算是吃了苦頭。

我意識到自己錯了,被壞東西鑽了空子,我打開書學法,翻開書就是「有的人想了,那法輪怎麼能讓它發進來?老師不有法身保護我們嗎?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1]我追悔莫及。

清理自己調整了一天後,週一晚我嘗試著出去救人,一出家門發現根本不行,眼睛看著近處,稍微抬頭看遠處,眼前就是花的,那種滋味太難受了。我使勁想擺脫干擾我的邪惡生命,一邊走一邊背法:「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1]結果也不好使。

我趕回家,下定決心放棄圍棋這種技能,我在心裏說:師父,我可以徹底放棄圍棋,讓我不會下圍棋,我都願意。我虔誠的給師父認錯,在師父法像面前跪了半個小時,我一遍一遍的背《轉法輪》中的法。起身時我腿麻了,但是很神奇的是,我眼睛看東西正常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拿掉了壞東西,那是靠小小的我怎麼都做不到的,我心裏充滿了感恩。

繼續學法後睡覺,結果當晚又被色魔來干擾,我沒有守住,週二起床時,我眼前又是花的。

我繼續向內找,師父的法在耳邊響起:「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4]我悟到了一個理:有些修煉前覺的美好的人中東西,如果修煉後沒覺的骯髒;或是沒有按照修煉的不同層次要求從新認識它,以致放棄它,那是觀念沒有轉變,相當於在這個問題上沒修,這樣是不行的。比如藍天白雲、水清沙白的海島,在常人眼中很好,是旅遊勝地,但在神的眼中一樣黑浪滾滾。

週三,我又向師父求救,在師父法像前跪了半個小時。我起身時,干擾表現卻依舊,我知道我有依賴心,我需要自己更加主動的清理自己,往外排除干擾。

現在干擾我的表現是:似乎因為我兩個眼睛視力不一樣,所以看東西出現重影,導致腦袋暈。我修煉前沒戴眼鏡就挺好,修煉後更不用談了,現在卻出現了常人中的這種不正確狀態。我一定會儘快排除這種干擾,跟上修煉進程。

在此也提醒同修,對琴棋書畫的執迷,包括微信微博上的那些文章、圖片、音樂,其實也都帶有其本人業力和信息在裏面,你看的津津有味,不就是在求嗎?甚麼都是生命,它們通過眼睛耳朵進到你的空間場,就會污染你的空間場,對你形成干擾;你不斷的看就是不斷的在求,不斷的加強它們,它們就會從你這裏獲取能量,輕則浪費你的時間,重則操控你上癮,甚至嚴重干擾你。

關於人工智能的問題,我們已經知道現代科技是外星人干預人類的產物,我越來越體會到:現代科學的致命缺陷是沒有神性,而且是排神的。經過這次深刻的教訓,我還想明白一個理:人來地球上的真正目地就是為了得法返回天上的家園,只有大法能解救我們,讓我們返回神的世界;而人間的其它任何信息都沒有這種威力,幫助極其有限,相反很多還在毒害污染我們。哪怕是琴棋書畫這些神給人創造的文化也在敗壞之中,如果這不是你證實法的方向,不是你的職業學業,寄情其中,徒解寂寥,蹉跎歲月,無益修煉。要想在修煉上取得提高,唯有多學法、做好三件事。

同修們,千萬吸取我的教訓,珍惜師父承受千辛萬苦才拖延來給我們用於修煉救人的時間。弟子再次誠懇的向師父認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