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河北張家口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據從明慧網搜索到的信息,從2015年1月1日始到12月31日止,河北張家口市被當地公檢法等部門人員非法抓捕、拘留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10人次,被非法判刑的4人。綁架關押迫害最多的區縣依次是:市區(橋東、橋西)29人次,懷來17人次,懷安、蔚縣14人次,涿鹿9人次,赤城8人次。

張家口市還有許多被非法搜查、騷擾、恐嚇的法輪功學員,其中有少量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遭到綁架和恐嚇。據明慧網資料顯示,2015年張家口市有3842人,2928案例控告江澤民。在被綁架關押的110人當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因訴江原因。此外,2015年3月份,國際奧委會到張家口市考察申辦冬奧,當地中共市委極為恐慌,不擇手段的對法輪功學員監控、騷擾等迫害。

自1999年中共江澤民團夥迫害法輪功以來,張家口地區是遭受迫害比較嚴重的地區之一。據明慧網資料顯示:截止2013年的14年間,張家口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83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164人;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310人次;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4329人次;被強制洗腦的法輪功學員至少782人次。法輪功學員被搶劫(抄家)的至少1026人次,被搶劫的物品種類達183種,數量和價值無法估計;被敲詐勒索的金額至少達660.89萬元。

在張家口市被迫害致死的83名法輪功學員中,被聯合國立案的就有孫豔青、陳愛忠、陳洪平、范亞雄、張志根、宋翠玲、蔣素花、楊玉芳、閆海、張玉珍、楊春梅等11人。法輪功學員陳運川一家七口被迫害死五人,大女兒陳淑蘭被迫害致殘(現仍在北京監獄被迫害)的慘案就發生在張家口市懷來縣。

下面從以下三個方面予以綜述張家口地區法輪功學員2015年被迫害的概況。

一、當地政法委及公檢法部門相關人員由於懼怕清算,極力阻止訴江

在明慧網報導了張家口市法輪功學員王心宇訴江的消息之後,2015年6月13日上午九時左右,張家口市橋東區法輪功學員王心宇突然被警察綁架,下午6時許被送到張家口市拘留所非法關押,非法拘留十天。隨後家中被抄,劫持走電腦、打印機各一台、大法書籍兩套、空光盤兩箱、手機至少4部,還有其它私人零星物品。不久轉為刑拘,當局圖謀對王心宇批捕判刑迫害。因法輪功學員王心宇以絕食抗議對自己的非法關押,出現生命危險,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才被釋放回家。

這裏我們列舉一個三位女法輪功學員因訴江被酷刑迫害的案例: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報導,河北省懷安縣法輪功學員王樹芳、李樹芳、李秀林三人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在當地懷安縣柴溝堡鎮通過EMS郵政快遞,向最高檢、最高法郵寄起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及對她們本人幾年來直接迫害的控告信。當地公安局的國保大隊和郵局串通一氣,違法扣留了她們的控告信,並未給郵寄走。八月六日早九點左右,她們三人第四次又去公安局,拿著寫好的「申請書」應約去和他們交談,萬沒想到,等來的卻是這些國保警察預謀好的一場殘酷迫害……

上午九點左右,王樹芳、李樹芳、李秀林三人在公安局門口的接待室中等了半個小時左右後,被裏面的警察招呼進去。由於她們不認識公安局院內的路,卻被預謀好的警察直接帶到地下室非法審訊,當時還以為要去接待室呢。當她們意識到帶去的地方不對勁兒時,已不容她們說話,警察把她們隨身背的包搶走,三人馬上被隔離開分別非法審訊。王樹芳先被審訊,李樹芳、李秀林被非法關押在另一處的鐵欄杆房內鎖著。

王樹芳堂堂正正地向他們說此次來的目的:希望來了解訴江控告信被扣留在公安局的原因,還在他們的筆錄上寫上「法輪大法好」。非法審訊的警察說:「你們的那些控告信就在隔壁屋裏!」但是在和他們講清真相時,王小斌(國保大隊隊長)、陳善龍(公安局副局長)不容分說,直接就是扇王樹芳的耳光,他們還胡說,「我們要看看你是否吸過毒,要採血樣。」王樹芳和他們說「我們法輪功學員根本不吸毒,就是吸毒犯煉了法輪功也不會再吸了。」並拒絕了他們的騙人伎倆。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四個警察強行讓王樹芳坐在「老虎凳」上,說要驗血,王樹芳不配合,他們就給她戴上手銬,王小斌惡狠狠地打了她兩個耳光,王樹芳馬上臉就腫起來了,嘴角流血。他們還把她的胳膊反扭到背後(胳膊和手第二天就都腫了,二十多天後手腕還疼的不能騎車,左眼的瘀青未散),上下來回轉,都轉花了。國保隊長王小斌還當著她的面把從隔壁屋拿來的控告信撕了個粉碎,還惡語相加。遭非法審訊後,王樹芳要求上廁所,還被從頭到腳搜身。

李秀林的家人打來電話,她剛要接,就被警號是072294的警察朝胸口猛擊兩拳,又推到鐵欄中。李秀林被打的心臟病發作,全身發抖抽搐,身體馬上要摔倒,李樹芳及時上去抱住她,扶她慢慢坐到地上。李秀林提出要上廁所,他們不給開門,後來給開時已全身發抖的走不了路……

李樹芳也被非法審訊,她不配合,被王小斌打了兩個耳光,頓時感到眼冒金星,耳鳴,幾分鐘後才回過神來,李樹芳被警號是072294的警察和另一戴眼鏡的警察強行推坐到老虎凳上,戴上手銬,一人摁一手摁了手印,採了血樣。

下午三點多,這些警察上班後,強行將她們三人劫持到張家口市拘留所迫害。到拘留所後被強行帶到兩間黑房子裏面檢查身體,那些醫生都很兇。在給王樹芳量血壓時,由於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迫害場面和警察在迫害她時用的手段和他們的騙人伎倆,她的身心受到驚嚇,馬上敏感的出現不正確狀態,她突然從椅子上倒在地上,王小斌過來凶狠的踢她的腿,陳善龍、072294和另一戴眼鏡警察、司機用盡全身力氣,各按一處,壓住王樹芳的整個身體。李樹芳上前阻止,被王小斌拽住頭髮扔到後面,072294警察跟著又對她拳腳相加。王樹芳這時被他們澆了一盆冷水,他們用上衣捂她的嘴。後又將她一人拽一條腿,頭在地上拖著,兩名警察就這樣把她拖拽出院外邊,繼續踢打,又往頭上澆了兩次水,又量血壓,又用鞋捂嘴,用蒿草往鼻孔穿,不知哪裏弄來只蠍子,給她放在肚臍上,李樹芳上去阻止,他們還叫囂「要再有,就放她褲襠裏。」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王樹芳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當晚十點多,王小斌等人又把她扔在車廂地上拉回來,被丈夫接回家。王樹芳的身上被打得遍體鱗傷,左腿瘀青,腰部、臀部被拖得傷痕累累,二十多天沒好利索,左耳朵還直往外流血。

李秀林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體出現高血壓、心臟病的狀態,第六天接回家。李樹芳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回了家。

據明慧網2015年7月11日報導,七月八日當天上午,懷安縣柴溝堡鎮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上門騷擾曾寫訴江控告信的法輪功學員楊淼。當時楊淼未在家,這些警察敲不開門,竟然像土匪一樣撬門而入,還暴力踹開臥室的門,將楊淼的妻女和來他家串門的其他五名法輪功學員陸續綁架,搶走了大法書籍和其它一些私人物品,還有沒投遞出去的一些訴江控告信。

據明慧網報導,2015年12月5日9點左右,萬全縣舊堡鄉派出所的4警察闖到法輪功女學員楊俊林家中,問楊俊林訴江沒有?楊俊林說訴了,他們還在家中翻東西搜查,搜走了師父法像和掛曆,還強行把楊俊林綁架到車上,拉到了高廟堡鄉派出所,讓楊翠林在他們做好的表兒上簽字,楊俊林不簽,被警察劫持到張家口韋一路的拘留所非法拘留半個月。

萬全縣萬全鎮夥同西北大隊、東北大隊、東橋大隊、東南大隊的村幹部和部份派出所警察到一些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搜查、抄家、騷擾,逼問訴江之事。2015年6月29日,赤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夥同巡警隊、刑警隊、城關派出所,同一時間分別對法輪功學員任建海、孫之清、張永利、張運嬋及她的丈夫崔祥進行了綁架與抄家。蔚縣、懷來等地也出現數次法輪功學員因訴江被綁架關押事件。

二、以申辦冬奧為藉口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

2015年3月23日國際奧委會考察團抵達北京,實地考察北京─張家口市聯合辦2022年冬奧會的情況。中共又故技重演,借奧運官員安保之名,在主辦城市北京和張家口及主要滑雪項目所在地崇禮縣即梵蒂岡註冊的中國四大天主教教區中心西灣子(鎮),監視、監聽、跟蹤、騷擾法輪功學員及天主教徒、維權人士、申冤上訪民眾等等;不准離開居住地(城市),限制人身自由。

崇禮縣對部份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和私人電話實行嚴密監聽。張家口市各個社區及派出所到許多法輪功學員家裏進行騷擾。張家口市堡子裏社區辦事處人員還到部份大法修煉者家裏非法收繳個人身份證,遭到當事人的嚴厲拒絕。赤城縣為了所謂的奧運安全,開會布置讓各單位、鄉鎮又對法輪功學員採取了走訪、看管、恐嚇、抄家等方式進行騷擾。

2015年3月25日,因外國人要來張家口考察,在這之前,北京和張家口地區外圍的各市縣大批警察就把守各交通要道,檢查過往車輛,搜查車內物品,盤查詢問過往人員,任何人坐車都索要身份證。

從3月13日開始,大批警力就調往張家口地區,張家口市、縣、市郊不斷出現中共騷擾法輪功學員事件,張家口市公安局、各派出所要挾各社區、鄉、村委會辦事人員對法輪功學員人人進行監控、騷擾、蹲坑恐嚇、威脅,電話騷擾、並非法隨便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進行,恐嚇,要挾每天不讓法輪功學員出門,騙取本人身份證,2008年奧運期間恐怖形勢再現。

三、部份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

2014年5月28日,張家口市宣化區法輪功學員米秀英在對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宣化區鐵路南派出所警察綁架。2014年7月4日,宣化區檢察院對米秀英非法批捕。2014年12月9日宣化區法院去張家口市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米秀英非法宣判七年六個月。米秀英不服要求上訴。2015年2月9日,張家口中級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5年3月25日,張家口市宣化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皇城派出所、大北街派出所聯合作案,非法抄了法輪功學員賈鵬飛的家,當時只有賈鵬飛80多歲的奶奶一人在家。老奶奶受到很大驚嚇。他們在賈鵬飛的家中蹲守一天,先後綁架了賈鵬飛未修煉的家人:姑姑、父親、母親,下午4點綁架了賈鵬飛。到晚上11點多鐘,賈鵬飛的家人才被放回家。9月29日下午三點,張家口市宣化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賈鵬飛非法開庭,15人參加了旁聽(因法院限制人數),開庭僅十幾分鐘,法官念完宣判結果草草收庭。賈鵬飛被非法判刑四年。

懷安縣柴溝堡鎮六旬法輪功學員李秀林、周鳳蓮,2014年5月5日上午在當地講真相時被山西太原公安處柴溝堡站鐵路派出所警察綁架,第二天被劫持到山西大同市看守所非法關押。2014年12月19日,兩人被大同市鐵路運輸法院非法判刑九個月,已於2015年2月5日出獄回家。

2015年6月25日,張家口市橋西分局國保大隊及南營坊派出所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魏建國和他未修煉的妻子及十二歲的孩子,並非法抄家,抄走台式電腦主機和打印機及三部手機、二個訂書機、6500元錢。魏建國妻子和孩子無生活來源,強烈要求歸還被搶去的錢,警察只退還3500元錢。那3000元錢被作為魏建國妻子的取保候審押金,他妻子去哪兒、幹甚麼還得向派出所彙報。魏建國是位醫生,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流離失所在張家口。因去內蒙寶昌原工作單位要十多年來被非法扣押的工資,寶昌單位怕魏建國繼續上告,指使張家口市南營坊派出所綁架了魏建國。

宣化縣法輪功學員郭正清,二零零二年在看守所被迫害得癱瘓不能自理後,被劫持到石家莊市北郊監獄繼續遭受迫害,遭到七十餘次的毒打和各種酷刑折磨,被折磨成重病纏身,雙手、雙臂、腳、腿乃至全身一直都是麻木的,於2015年9月14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五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