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永華全家五人遭迫害 父母相繼離世

——河北蔚縣代王城鎮北門子村婦女肖永華訴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現年三十八歲的肖永華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家五人多次遭綁架、關押、敲詐勒索。

以下是肖永華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事實:

修煉大法 全家受益

我母親不到四十歲時就得了嚴重的糖尿病,每天不能離藥,渾身無力,雙腿軟的連上廁所都走不動,臉色發黑,非常嚇人。由於病痛的折磨,母親脾氣暴躁的厲害,和父親經常吵架。當時我們兄妹三人才十幾歲,本來不富裕的家庭由於母親多病纏身,再加上父親體弱,沒有經濟來源,最終我們三人都輟學打工維持生計,我們掙的錢連母親的藥費也不夠,就這樣窘迫的艱難度日。

後來父親先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戒了煙酒,身體壯實了。母親也跟著修煉了,煉功沒幾天,奇蹟發生了,她腿也不軟了,渾身有力了,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也不用吃藥了,以前整天躺在床上啥也幹不了,煉功以後,能給我們洗衣做飯了,還到地裏幹活,臉色白裏透紅有光澤了,脾氣也好了,家裏再也聽不到吵架聲了。我們兄妹三人也感到了家的溫暖了。

看到我母親的變化,村裏許多人也走進了修煉,大法太神奇了,所有煉功人身體都得到了師父的淨化,全部都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感受,從大法中受益的學員,每天堅持來我家學法煉功,如果江澤民不發動這場血雨腥風的殘酷迫害,會有更多的人走進大法修煉中來的。

遭綁架、關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鎮黨委書記,發動所有工作人員,把全鎮三十多個村子裏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把大法書、師父掛像、磁帶全部抄走,把我父親和其他五位學員拘禁在鎮政府後院的一個會議室裏,派人日夜看守,七天後每人被各勒索一百元錢才放回家。

同年九月份我哥哥和我父親去縣城辦事,遇到了法輪功學員,被不法人員監視、跟蹤,當天晚上鎮上派出所所長帶一夥人跳牆闖入我家,不由分說把我父親,哥哥還有沒煉功的弟弟一起綁架到鎮政府,我弟弟正跟得腦血栓剛好的爺爺做伴,他們也不顧及病中的老人,不由分說強行把三人帶走,弟弟被他們平白無故的綁架,要求回家,被派出所警察打了一頓也不放人,我母親擔心弟弟就到政府要求放回弟弟,連我母親一起關押起來了,直到天黑才把我弟弟放回家,父親和兩位學員被劫持到蔚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八天。鎮政法委書記去接人時,向三位學員家屬每家勒索一百五十元錢,放出後也沒讓回家,又劫持到北中學校非法拘禁六天,每天對他們三人進行強行洗腦,最後每人又被勒索五百元才放回家。

在他們三人被迫害的同時,我母親與哥哥還有另外十名法輪功學員也被非法拘禁在鎮政府後院的大會議室裏十二天,每天派鎮上的工作人員日夜看守,最後每人被勒索五百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正月,鎮政府人員又一次把我父親、母親、哥哥還有村裏的六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鎮上,非法關押到北中學校。第一天下午,派出所的警察對我父親連推帶打的叫到學校操場上逼供審問,用煙頭燙臉,折騰了一陣之後,讓整整站了一下午。晚上又電棍電擊,電的頭上、脖子上、嘴上、身上全是一串串的水泡,然後凍著蹲馬步,把他折磨的動也不能動不了。三天後主管看守這些學員的不法人員逼每人寫一份對法輪功的認識。八位學員都寫出了自己的真實心裏話。我父親和另一學員又一次遭受了殘酷的毒打、長時間電擊,看著他們被電的焦黑的傷疤,鎮書記還破口大罵。「想壞我前程,你們知道我這個書記位置來得多不容易!」二十五天後,勒索我哥哥四千元、母親一千元,父親四千元。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我也被村幹部與鎮幹部強行非法關押在村委會,關押期間每天恐嚇、威脅、逼迫放棄修煉,二十天後,勒索了320元錢,又讓丈夫和公公當保人才把我保回家。回家後還沒有人身自由。每天到村委會報到。連我這個孕婦也不放過。給我身心造成巨大的傷害。

同年四月份,剛種完地,母親和哥哥又一次被鎮政府非法關押在北中學校。同時被關押的還有另外十幾個學員,一個月後,一部份被勒索了錢放回家,因為我家與代王城一對夫妻實在拿不出錢來,就一起關押到冬天,下起大雪。才把人放回來。就在他們放回來之後,還是經常遭到鎮上人員不停地騷擾、恐嚇。爺爺承受不了這種打擊,於二零零四年離世。

父母在迫害中離世

母親由於親眼目睹父親和哥哥遭到的殘酷毒打,心裏承受達到了極限,精神受到嚴重打擊,導致舊病復發,病情加重,於二零零五春天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二零一零年秋天,村幹部威脅我父親去縣城辦的洗腦班接受洗腦迫害。如果不答應,馬上打電話讓鎮上來人抓我父親,父親不想承受這無辜的迫害,從此流離失所了些日子。冬至這天,蔚縣「610」、國保大隊、代王城派出所十多人闖入我家抄家,亂翻櫃子,搶走好多大法資料、MP3和弟弟的電腦,將父親綁架到蔚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六天。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早上五點左右,縣「610」主任夥同國保大隊,代王城鎮政府,派出所及村幹部二十人翻牆入室,強行把我父親與另一學員綁架到張家口戒毒所非法關押迫害,強制洗腦,以判刑恐嚇他們,在被關押了二十多天也沒向家人交待一聲,家人因為擔心兩人的情況就去張家口戒毒所看望,看到父親被迫害的面黃飢瘦,面容憔悴,每天派許多工作人員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屋裏還有監控器,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才把父親放回,父親這些年受到無數次的迫害已經達到心力交瘁,承受能力達到極限,精神與肉體的折磨,使他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鎮上的不法人員還時不時到家騷擾、恐嚇、導致父親病情加重,於二零一二年夏天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