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 重返回歸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

一、跌倒與彷徨

二零零九年,我地三十多名同修先後被綁架,其中包括我在內。頓時,恐怖籠罩著我。我居住在一個山區的小鎮。我們這裏的大法弟子普遍都得法晚,大法弟子人數也少。這次迫害涉及本地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

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有倆位同修被迫害離世,給我很大打擊,當時我很迷茫,沒有看到大法的威力,這種不好的思想讓我的正信和正念有了動搖,表面上人的堅強,是經不住考驗的。

到了監獄,還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就違心的接受了邪惡的「轉化」,給自己在修煉的路上留下了無法抹去的恥辱。因我以前被迫害曾邪悟過,內心深處知道大法好,沒有真的放棄,但自從被「轉化」後,頭腦中的法逐漸的都被抹去了,甚麼法也想不起來了。

二零一三年回家後,同修們不斷的來看我,我內心裏全部都是怕,我躲避同修,同時身體也出現了像常人一樣的反應,像患上多發性子宮癌的症狀。家人害怕,強制帶我去醫院治療,我知道是自己放棄大法而招來的舊勢力的迫害。只要自己精進,就甚麼事都不會有。

那時,來自家庭內外各種的干擾也非常大。法也學不進去,頭像被罩扣住一樣,感覺看書和沒看一樣,甚麼也記不住。同修見我這種狀態,都很著急,輪流不斷的找我切磋。我有怕被迫害的心,不想接觸同修,同修找不到我的心結,我也說不清自己怎麼回事,邪悟的東西也時常干擾著我,回家近一年時間,就在這種迷茫、痛苦的煎熬中度過。

二、師父慈悲救家人

二零一四年底,我父親去世。在父親病重期間,他就對我小弟說過:「等我死了,就把你帶走,」當時我弟和弟媳婦就嚇哭了,為此事還專門找巫醫破解過。我父親去世後,停在殯儀館裏,我和弟弟妹妹幾個人守靈。

沒過多久,大家正在說話,我弟弟突然對我妹妹說:「姐,我上不來氣,」這句話剛落,下句話就說不出來了,憋得眼睛很大,人就直挺挺的向後倒去。我妹妹就在我弟弟身邊,趕緊就掐他的人中穴位,屋裏的幾個人慌亂成一團,不知如何是好。

當時,正是凌晨四點多鐘,天黑黑的,找醫生也來不及了,人已經不行了。我頭腦一片空白,不由自主地大聲喊:「師父啊,快救救我弟弟吧!」連喊了兩遍,我弟弟的氣就緩過來了,好了,我心裏一陣難過,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還得是恩師啊!

後來,我弟弟在我不在的時候,又一次沒氣了,我妹妹也修煉,我妹妹見我第一次喊師父,她也急忙喊師父救命,我弟弟就又一次被救過來了。隨著吊唁的人越來越多,我就和妹妹商量,來人你就去接待,我就發正念,我去接待時,你就發正念,求師父幫助,一定要平安的把父親送走。

第二天,我弟弟突然眼睛疼得全身發抖,雙眼甚麼也看不見了,我地醫院不留,必須轉院,得趕緊去省城的醫院,晚了就有失明的危險。就在這時,遠在外地的大姐打來電話了,告訴我她剛剛看到的一幕,我大姐也是個修煉人,因為遠在外地,路程太遠,趕不回來。我們開始並沒有告訴她我父親去世的消息,可她自己有感應,就知道了。

大姐對父親的親情很重,就一直痛哭不止,她正在沙發上痛哭流淚時,眼前出現一幕,開始看見我父親,後來又有點不像我父親,很高興的樣子,還連蹦帶跳的,好像是回去交差的樣子,說:「這些年,我把他們家折騰得夠嗆(意思是沒讓我們有好日子過,因我父親一生好賭,母親和他遭了一輩子罪,一家人都為他操心)該要的都要回來了,就是這個人(指小弟)沒帶回來,因為他們一家竟都是修煉人,而且還有人保護,所以人沒帶回來。」

大姐看得很清楚,她一下子就明白了,當時一滴眼淚也沒有了,心想:師父看我太迷了,才讓我看到了真實的一幕。大姐問我是怎麼回事,怎麼還要帶個人回去呢?我就告訴了昨天弟弟兩次沒氣,都是師父救過來的,現在眼睛又失明,去了省城醫院。大姐聽後說:「你們料理後事吧,我正在發正念。」大姐發正念一天一宿,直到父親出殯,我們都平安回家;她才把腿拿下來,停止了發正念。

中間還發生了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我丈夫不修煉,開車剛到醫院的路邊停下,手按住車門把手,正要推門下車,不知道從哪兒急馳過來一輛轎車,一下子把我丈夫從司機的座位撞到了副駕駛座位上,等我丈夫明白過來,爬下車出來一看,嚇得一身冷汗,全身都軟了,原來車門已經完全變形,報廢,如果再晚十秒鐘,他只要推開車門,腦袋往外一伸,腿往下一邁,這兩樣就全都沒了,是我們慈悲的師父救了他一命。

寫到此時,我已是淚流滿面。我雖然是在迫害中,在壓力下,可我畢竟放棄了大法,背叛了師父,然而師父依然沒有放棄我這不爭氣的弟子,依舊保護著我的家人,我縱然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恩師的佛恩浩蕩。

從那一時刻起,我心裏就和師父說,無論怎樣,今生,弟子一定要跟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三、重新爬起

這件事過後,我就開始了艱難的學法,睏魔的干擾,迷糊的眼睛睜著,腦袋卻甚麼也不知道了,頭被緊緊的扣住,甚麼也進不去。我拿出一百二十分的毅力,一邊走一邊大聲的讀,不論白天、黑夜,就是堅持。

發正念溜號,閉上眼睛,就說甚麼也不知道了,我就瞪著眼睛,一邊走一邊集中念力,背發正念口訣,清除一切干擾我不能學法、不能發正念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無論甚麼生命都不配干擾我從新修煉。不分白天黑夜的正邪大戰,經過一個月的時間,干擾逐漸的弱了。

有一天,以前曾經引導我得法的同修來我家看我,自從我回家來快一年了,她還是第一次和我在法理上切磋,我毫無保留的說出了自己這些年被迫害的經過,同修的離世,給我造成的困惑和自己現在害怕被迫害的心很重,修的很苦很累。同修說:「我正想和你切磋這事,這麼多年你被迫害的原因,你找到了嗎?」我大腦一片迷茫,甚麼也不知道。同修見我這樣,就耐心的說:不是修煉就會被迫害,你還是把自己當成人了,把這場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警察背後不是被邪靈、爛鬼操控,他才敢迫害嗎?我們發正念,把警察背後的邪惡解體了,師父告訴我們:「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1]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你信師信法了嗎?我們修煉不是另外空間起作用嗎?怪不得你能被迫害呀,原來你法理不清,當邪惡迫害你時,沒有站在法上否定,更不能讓眾生為了你而犯罪呀。「人的一念之差,就會有不同的後果。」我們學法,就是指導我們修煉的,我們修煉要時時站在法上去修,修煉是玄妙、殊勝的,是不可言的,可不是你的這種狀態呀,你還得多學法,你心中的法太少了。

同修的一番語,讓我頓時清醒了,回想自己被迫害時,心中哪有法呀,哪有眾生啊,都是人心,如何才能為自己開脫,認為自己甚麼事也沒幹,表面上警察沒有抓住我任何的證據……邪惡在另外的空間,你的一思一念都看得清清楚楚,一看這哪是大法弟子呀,全是為私為我,不迫害你才怪呢。為甚麼我們發正念沒有威力呀,人做事能有威力嗎?被迫害離世的同修,也都是那種常人中的「英雄」似「壯舉」,我一下子明白了,感覺到這麼多年來,根本沒有走進大法的門,還在門外一樣,把做事當成了修煉,還自認為修的挺好,沒少做事。

現在看看同修,再想想自己,差距太大了,要修的東西太多了,我以前就有很強的急心,攀比心,不服輸和爭強好勝的心,一時間都往上返,讓我最難、讓我最消極、讓我放棄,我意識到這些都不是我,都是要修去的東西。我和自己說,不要執著自我,甚麼都放下,就如同剛進門的那樣,從頭來,一點一滴紮紮實實的修,就按師父的法去做。

我不斷的學法,不斷的在實踐中提高心性,師父就不斷的點悟我法背後的不同內涵,同修們也經常和我一起學法,不厭其煩的切磋、交流。那段時間真的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補課啊,過了一段時間,我清楚的感到慈悲的恩師把我以前學的法文一點一點的都還給我了,我的頭腦也開始清晰了。

四。去除怕心 解體迫害

二零一四年夏天,有一天六一零的人到我家來說,過幾天讓我去洗腦班,我說:「沒時間,不能去。」他們說:「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是你說了算的,強制也得去。」瞬間,怕心一下子就上來了,也沒敢和他們講真相,我心裏明白,每到這一關鍵時刻,自己就沒有正念,不相信師父,所以才遭受迫害。從現在開始,我決不承認這一切,都是假相,就看你怎麼做。別看他們怎麼表演,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家裏的人都害怕,勸我出去躲一陣子,我安慰家人,說沒有事。話雖是這樣說,負面的思維,一個勁往上翻,我不停的發正念。有一天,來了一個假消息,說晚上要來綁架,我當時也有點不穩,母親怕我被綁架,就讓我和她去了妹妹家。妹夫是常人,當時很害怕、著急,又叫來我弟弟,勸我趕緊走,出去躲一陣再說,我執意不走,他們都很擔心,也有一點生氣,我就在弟弟家住了一晚。

我不斷向內找,知道自己又被假相所迷惑了,承認了邪惡的一切,我心裏別提是多麼的懊惱自責……天剛亮,我就回家了,到家去給師父上香,都沒敢看師父法像,慚愧的淚水就已落下,心裏一遍一遍的喚著師父:我錯了,學那麼長時間的法,同修們苦口婆心的說呀講啊,可一有風吹草動,自己就不行了,就做不好。我真是沒臉見師父啊。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我真恨自己的不爭氣。

我問自己,你到底怕甚麼?能嚇死嗎?即使肉身扔了,又能怎樣?你怕的時候,是不是把邪惡看得比師父還高啊?這是對師父對大法的大不敬啊!懊悔自責再加上痛心,使所有的怕心、顧慮心都一下子消失了,在心底油然開啟一股堅定的信念,再也不會讓師父失望了。此時,心中只有八個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從那以後,我便開始在店裏給顧客講真相,勸三退。過了一段時間,六一零的人突然來了,我當時一點也沒有害怕,慈悲的和他講法輪功是佛法,我得法後身心受益的過程,道德提高後,給家庭、給社會帶來的好處。千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這對她不好,希望她能明辨是非,不要犯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在劫難中能夠留下來。每說到希望她能走過劫難時,我幾次都哽咽得說不下去了,句句都是發自內心的為她好,沒有一絲為自己的念頭,她本性的一面感受到了我對她的慈悲,她很感動。臨走時,拽著我的手,一再囑咐說,你一定要好好的,可不要隨便和誰都講,要注意安全。其實,這次她本來是讓我去洗腦班的,車就停在我家附近,是因為我信師信法,同時放下了自我,完全為對方著想,符合了宇宙的法理,慈悲的師父就把這場迫害化解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