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別錯失了這萬古不遇的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日】我今年四十七歲,是一個迷失十幾年的學員。一九九七年十月我們一家三口從內蒙來到大興安嶺地區。一九九八年夏天,經鄰居大嫂介紹,我有緣結識了法輪功。那時我在貯木場上班,幾乎每天都在扛小桿,是體力活,但只要一有空就與大家一起學法煉功。這樣不知不覺過了幾個月後,我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幹那麼重的活,走路卻很輕鬆,腳底生風,一點不感覺累,而且全身特別舒服,找不到一點疲倦的感覺。我知道這都是我修煉法輪功才會這樣的。不只這些,學法後我的人生觀、世界觀都有前所未有的改變。那時我心想一定要堅持修煉法輪功。

沒想到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江澤民由於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慘無人道的迫害,利用電視台等所有的媒體報刊,對法輪功進行污衊誹謗,本地也宣傳不准煉法輪功,說誰學就把誰抓進監獄。加上別的不明真相的群眾也嚇唬我,說再煉讓我進監獄!我真被嚇倒了,從此不敢學法輪功了,儘管心裏知道大法好,心有不捨,卻始終不敢真正學法煉功。在這十幾年裏,我偶爾會翻開師父的《轉法輪》看看,但因不常看,師父的很多教誨都忘了。

直到最近,曾經引導我得法的那位好心大嫂,回老家帶來幾個錄有大法真相的小音箱,留給我一個,我很高興的接受了。當聽到裏面的歌曲時,不知為甚麼,我就是想哭。我終於感到,我這顆十多年如冰的心,被師父的慈悲熔化了,淚水不自覺地往外淌,我真正聽出了師父的慈悲與偉大,為救世人的一片苦心。然後我聽《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我如夢初醒,我終於知道了這十多年來我為甚麼對多次有恩於我的大法視而不見,徹底找到了這十幾年來阻擋在我與大法之間的那個不明物是甚麼,原來它就是中共邪黨,都是它造成的,我足足被它欺騙了十多年,也浪費了十多年的光陰,現在一切都無法彌補了。

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特別慚愧的是在這種情況下,大法師父還多次救我。到現在我才真正悟到,這也是利用邪黨這個邪靈來考驗誰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很遺憾這一大關我沒有通過。現在正法已接近尾聲了,我才從新走回來。

現在我想說一下,這十幾年裏,在我從沒認真學法煉功的情況下,發生在我身上的兩件大事,使我知道師父並沒拋棄我,一直看護著我。

有一次鄰居開四輪車帶我和丈夫,還有我老弟去山上採小桿賣錢,因為那天去的地方小桿太少就沒採,於是鄰居就說:「咱別空車回去,順便給你家拉點不好的木頭當柴燒吧。」我們都說:「太好了,行」。就這樣我們四人費很大力氣,把好幾根很粗的燒火木頭,還有幾根稍細點的木頭都裝上了車,因木頭不算太多,一共裝了半車,所以也就沒用繩子捆,然後我們三人都坐在木頭上了。我坐在木頭的前上方,丈夫和弟弟坐在後上方,車就往回開了。四輪車先是在公路上行駛著,後來加速了,當車要開下一個岔道時,由於岔道是斜下坡,司機拐彎又急了點,加上四輪車在公路上快速行駛的慣性,使四輪車在下岔道的一剎那,頃刻間四輪車就連人帶木頭,順著岔道斜下坡方向就翻了過去。回想當時我弟弟發現情況不對時,就喊一聲「快跳車」,因他倆畢竟是男人,身體敏捷,說完二人就跳到很遠的地上,而我是女人,身體太笨,當我跳下車摔倒在地上時,四輪車也同時側翻了,頓時一根粗大的木頭壓在了我的雙腿上,使我動彈不得。我看丈夫和弟弟的臉都嚇白了,他倆趕緊喊我。然後我看司機也嚇壞了,只見他從車頭立即跳下來,趕緊問我怎麼樣?

我當時感覺腿一點都不疼,看到司機嚇成那樣,我突然想起師父講的大法學員在遇到車禍等危險時都是怎樣做的,於是我立即告訴司機:「別怕,我的腿一點不疼沒事。」但再看卻有一根大粗木頭,實實在在的壓在我的雙腿上,我怎麼樣使勁也抽不出來,此時我看他們三人還沒緩過神來呢,就說你們快來幫我把我的腿拽出來。這時他們才醒過神來,快跑到我跟前仔細一看,只見那根大木頭正在被一個只有四公分粗的樺木桿在側下方給死死掩住,這時他們才鬆了口氣,說:虧了這個樺木桿,不然這大木頭會由於慣力順下坡方向就會把我從雙腿向頭碾壓過去。這時只有我自己知道怎麼回事,於是我心裏特別激動,也很慚愧,我沒想到的是,我都二、三年沒學大法了,可當我遇到危險時,師父還在救我。

第二件大事,就是前年冬天發生在我家後院睡覺的房子裏,這個房子是租的,第二天就是小年了,那天很冷還刮著風,我丈夫燒爐子燒多了,結果在下午二點多鐘,因火牆太熱了,就把圍著炕上的一圈塑料保溫棚給烤著了。當時我們在間隔五、六十米的前面的另一個房子裏和朋友正吃飯呢,便聽到後面鄰居跑來告訴說:「你家後院房裏呼呼往外冒煙,是不是著火啦?」當時嚇得我們拔腿就往後屋跑,沒到跟前就看見從門上各縫隙都往外冒大黑煙,當時屋裏有三個冰櫃還有很多衣服和貨物等,當開門時屋裏煙已經滿了,因為開門進去了空氣,所以我進去後便聽到了很大的著火聲音,我硬憋著氣想搶點東西出來。但煙太大,火又很烤,嗆得我實在受不了,就出來了。

見丈夫也慌得只知道用大盆端雪往裏面揚,接著我快跑到前院房子,去拎一個五十斤的大桶。這時我真正感覺到只間隔五、六十米,甚麼是「遠水解不了近渴」的含義了。我頓時感覺自己無能為力了,接著當時嗓子就急的沙啞說不清話了,然後連呼吸都困難了,當時萬念俱灰,猛然間,我便無希望的想上南屋鄰居家看看有沒有水,因為南院鄰居剛從外地回來沒幾天,他家有兩個房子,他一般不在這住,只是近幾天才剛買了一群羊在這裏看養。我們這地方是家家都買水吃,隔天送一次水,一般每家都不存太多的水。基本夠吃的就行,所以真不知道他家當時是啥情況,可當我跑進他家屋時,立即看見地上五十斤的大桶水,有十多桶,頓時讓我喜出望外,(剛從他家另一個房子裏用車拉來的水)於是在他家和其他鄰居朋友的拼命幫助下,這場火災終於控制住了。

當大家進去查看時,發現除炕上的一圈塑料及二床被褥和少數衣服被燒外,其它甚麼都沒燒到,在被燒衣服東邊挨著放的是一個木製櫥櫃,可巧的是到這個木櫥櫃,那大火就停住了,而再挨著櫥櫃的就是三個冰櫃及重要貨物等東西,我感覺有點奇怪,為甚麼主要的東西沒等燒著,大火就滅了呢?這時我猛然看見在櫥櫃上有厚厚的一大摞師父的書,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師父又一次幫了我。當時我立即雙手合十,對著師父這一大摞書不停地叩拜,頓時淚如雨下。

滅完火後,別人都說:「怪了,今天有風,火著的還挺大,一般情況可不好救,奇怪的是怎麼救的呢?真不可思議,這要救不了可就火燒連營了,五、六家都挨著哪,並且離市場還很近,到時哭都找不著調呀。」這事現在回想起還心有餘悸,本來那時我想,到現在已經整整十幾年,都沒真誠的學法了,師父早就不能管我了,可實實在在沒想到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通過這二件大事,我真正感覺到師父的慈悲,從此我有空就想看看《轉法輪》,每當看到師父的照片時,都有種久違的感覺,師父的面容始終那樣慈祥親切,頓時我感覺到有種孩子久別母親的溫暖。儘管這樣,但我心裏還是覺得有個不明物,始終阻隔在我與大法之間,那東西到底是甚麼,自己也很苦惱,就是不清楚,於是在學法上還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心踏實不下來,沒做到實修。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後我要盡最大努力,多學法實修,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

我很慚愧的寫下我的親身經歷,沒有半句謊言,就是想以此提醒中國大陸和我一樣還在被中共邪黨謊言欺騙的人們,快醒醒吧!快了解真相吧!昔日的同修快回來吧!別錯失了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別錯失了慈悲偉大師父的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