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的執著 成為為他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在修煉中,我也在不斷的找自己的執著和不足,也努力的去克服,可是總感到有些執著總去不淨,尤其是愛指責別人的執著,時不時就會出現,過後又一次次的後悔,一次次下決心去掉這個執著,可是收效甚微。

當又一次指責同修,竟把同修指責哭時,看到自己給同修造成傷害,心裏也很難過,給同修道了歉,同修大度,說我刺激她是好事,是讓她做的更好。同修的大度更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於是又痛下決心一定把這個不好的心去掉。在以後與同修配合中,我會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學會包容,但是當同修負面表現出現時,自己心裏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雖然也會默默和同修配合,不再指責同修,可是那種不舒服感有時會讓自己想遠離同修,也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對,這不符合法。

一天學師尊講法,看到這一段:「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的認識自己的不足從而去掉不足的過程,只是許多最根本的執著認識的越早越好。認識到了本身就是提高。能夠去掉它,或者克服它、消弱它,最後完全去掉,這個過程就是在不斷的提高,也是生命的根本轉變。」[2]我就問自己:在我身上體現出「生命的根本轉變」[2]了嗎?我似乎感覺不到這種本質上的變化,我突然意識到自己修煉中有漏了,一直以來我忽略了對「最根本的執著」的認識。

我最根本的執著是甚麼呢?當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又一次泛起時我抓住它,我問自己為甚麼會不舒服?這時頭腦中打入師父的一段法:「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1]我突然認識到自己連羅漢那個層次標準都沒做到,我嚇了一跳。

師父說:「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3]是呀,修煉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修自己,這才是大法對我們的要求。靜下心來審視自己,我找到自己有一顆頑固的強調自我、放不下自我的心,我意識到這就是我最根本的執著,而且這顆心能派生出許許多多不好的心:強加別人的心、自以為是的心,看不上別人的心、表現自己的心,強烈的自我意識還使得自己習慣用大法標準去衡量和要求別人,卻沒有實修自己。

大量的學法,我明白:強調自我、放不下自我,是舊宇宙生命的特點,我雖然看似在法中修,實則偏離了法。大法弟子「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4],這是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是新宇宙的標準。我們本是為他而來的生命,生命的本質是為他的,在塵世中我迷失了,沉睡太久。

生命在法中一點點的洗淨,感到心胸和視野在一點點拓寬、增大。當看到師父《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時,我抑制不住淚水,哭了好長時間,我對自己說:從這一刻起,你不能再迷糊了,必須清醒了。

於是,再與同修的配合時我會儘量放低自己,保持一顆謙卑平和的心,能感到原來時不時冒出的那種不舒服的感覺漸漸離我遠了,我儘量多看同修的閃光點。

也許師父看到我有想從本質上改變自己的心,這時師父就安排我去一位同修家和同修一起學法。同修因為照顧生病的老人已有近兩年的時間脫離了整體,但她心裏很渴望和同修在一起學法,也想力所能及的做些證實法的事。於是我每星期去同修家一次和她一同學法,給她帶去《明慧週刊》和真相期刊。前幾次學法,同修的狀態不是很好,有睏意、讀法偶爾還有錯字漏字的現象,學完法我簡單和同修交流幾句就走了,原本我是在這段時間裏面對面講真相的,所以就想儘量多擠出時間救人。後來我發現同修很希望學完法後多和她在法上切磋交流,由於脫離整體時間太久,她感覺自己都有些混同常人了,抱怨、指責、不平衡的心在泛濫,同修很消沉,很想從這個狀態中走出來。

這時候我意識到自己需要放下一些東西了,就是那個強調自我的心必須放棄掉。我悟到從某種意義上講,刻意「擠時間」也是一種執著,也是一種私,於是,學完法留下來和同修多在法上交流,我不再看重同修的負面表現,同修是一面鏡子,我意識到其實她的一些狀態和我自身存在的執著很相似,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我明白我們是一個整體,師父希望看到我們共同在法中修出來,從人中走出來,從舊宇宙的理中突破出來。於是每次學完法我們的交流不脫離修心、向內找、去執著這個主題。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同修的狀態稍稍有點改善,可是這時老人病情加重住進了醫院,我們在一起學法中斷了三個星期,再見面時看到同修明顯憔悴,同修說由於沒時間學法她感到自己好像又掉下來了。於是我和同修商量以後加長學法時間,我們都多往腦子裏裝法,能改變人的是法。這樣我們由原來的一個多小時的學法時間增加到兩個多小時。我們還約定平時各自擠時間背法(背《轉法輪》、《洪吟四》和新經文)。這樣雖然交流的時間少了,但是隨著學法的增加,我們二人身上都發生了一些變化。我看到同修學法時腿幾乎一直雙盤不拿下來,也不犯睏了,讀法很少有丟字漏字現象,心態越來越穩。有一天,她深有感觸的說:「現在我找到做主角的感覺了,我是大法徒,在哪裏都應該是主角,我主導一切,就這一念真的能改變周圍的環境。」同修在法理上認識提高了,執著心也在漸漸放淡,隨之帶來就是家人對她的體諒,同修每週可以抽出適當的時間做一些證實法的事。

回顧這段時間,我感受最深的是自己看問題的視角發生了變化,看別人的時候會自然的想到找自己,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在取捨中學會了放棄,漸漸的那個強調自我的心在放淡、減小、變弱。雖然如今我還沒完全把這個不好的心去掉,但是我相信自己今後不會再錯失每次提高的機會,我會用新宇宙的標準要求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