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貪天之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一直認為自己修煉中沒有甚麼大問題,一直以為自己還算精進,一直以為自己不敢對師父不敬,可是,一連串的問題出現後,向內找自己,驚醒,自己的修煉已到了非常危險的狀況,寫出來,警醒自己貪天之功的幾件事。

(一)在參與協調中貪天之功

一位老年同修在過心性關,她自己又不好好把心結解開,我就和另一位惦記著老同修的A同修說:「我去找找B,讓她過來勸勸。」兩天後和A見面時,她說B來過老同修這了,你去找的她?我說,我沒去,一想就來了唄(沒有開玩笑)。當時沒感覺不對,後來的某個時刻我想起了我的這句話,真是叫臉紅。

一切都是師父在做,B來了,卻不是我找來的,我應該反思自己說話沒算數,說了去找人家,卻沒兌現,人家來了,我又往自己這攬,我怎麼可以這樣貪天之功?太膽大妄為了,把自己擺哪去了?哪有一個做弟子的謙卑?

本來我們的修煉路,師父都是有安排的,慈悲的師父為每一個大法弟子操了無數的心,看護著,點悟著,實在悟不過來,有時師父的法身也會安排同修間的幫助,事實就是這樣。我怎麼敢說那麼大的話?骨子裏還是有證實自我的心,有自認為自己行的心,強烈的自我在膨脹。

師父告誡弟子「千萬注意:有意無意的話講大了佛都會震驚」[1]。自己更震驚於自己講出了這樣的話,幸虧在師父的點悟下及時知道錯了,今後將謹守做弟子的本份,時刻牢記,是師父給了弟子一切。努力修去那個強烈的自我,使自己成為同化法的生命。

寫出來,向慈悲的師父道歉,警醒自己不要再犯此類錯誤,希望同修以此為戒。

(二)在發資料中的貪天之功

一次奪命車禍,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平安躲過,只是左腳腫了。兩天後的晚上,和同修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腳一點也沒痛,上車後,和我配合的同修說我比平時走的還快,我說我白天在辦喜事的同事家都已經站了四個小時了(言外之意我白天站了這麼久,晚上發資料又走了這麼長時間,我的腳還有傷,我厲害吧),同修都沒吱聲,我意識到了自己錯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又貪天之功了。腳腫那麼厲害,走的輕鬆自如,沒有師父的加持我根本做不到,我再次看到了自己的那顆骯髒的證實自我的心,向同修說出自己錯了,同修也說,聽著那話不得勁。不在法上的話,真的會讓同修不舒服。

(三)講真相中的貪天之功

白天給遛彎的夫婦倆講真相,注意了尊重對方,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講,講了很長時間,也講的比較透徹,那女的都掉淚了,晚上在學法小組學法的時候心不靜,老回味講真相的情景,心裏很舒服,本該靜心學法的時候,我卻走神了,我為甚麼會去回味?我把講清真相當成自己的功勞了,真是我講的嗎?每個大法修煉人都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是必須牢記的。雖然法理上知道,可為甚麼還當成自己做的呢?汗顏,再次的貪天之功。

我知道,沒有師父的加持,我甚麼都做不成,證實法中的每一件事,每一個關難的走過,都離不開師父的操勞,包括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做資料、寫文章,還有許許多多,無法言說的一切的一切,我都應感恩師父,感恩師父的佛恩浩蕩,師父在付出,威德留給了弟子,是師父在成就弟子。

向師父道歉,師父,弟子錯了,謝謝您的給予與呵護!

文章寫完之後,自己感覺還沒有表達清楚,沒有投稿,大約兩天之後,我再次犯了貪天之功的錯(罪)。

我在一個輔導班講述一門課程,有機會單獨給一個學生講,對方是小學教師。我因為多年的修煉,大法給予的智慧使我的課講的得心應手,又直接的告訴了她法輪大法好,她臨走時一個勁的說謝謝,說這是她所聽過的最好的一堂課。

然後,我心裏美滋滋的,回辦公室的時候,和領導還說了她感謝的話,當時就知道不對勁,怎麼會這樣?還歡喜顯示?和同修說起,同修說,不僅是歡喜和顯示,是貪天之功了,她感謝你,是明白的一面為知道了大法真相而感謝,不是課講的好,她能聽到真相,一切的機緣都是師父促成的,都是師父的安排,不能當成自己的功勞。我再次吃驚,我都沒意識到自己又貪天之功了。

師父在法中明確的告訴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修煉中的一切實質上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或者只是有了一個願望,師父就成全了弟子,成就著弟子,作為弟子,證實法中無論做了甚麼,要知道都是師父在做,不能當成自己的功勞,這是一個弟子應守的本份,在師父和大法面前,只有謙卑的份,用最虔誠的心去禮敬師父,去做我們該做的,去圓容師父所要,去兌現誓約,去完成使命,我卻忘了師父的教誨,怎麼可以如此的膽大妄為,再次把師父做的當成自己做的呢?這是重罪呀,雖然我在寫的時候,想把罪寫成錯,可是貪天之功確實是對大法、對師父犯了罪。

貪天之功,是舊勢力的圈套,舊勢力用它來毀掉大法弟子,許多的人心,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崇拜心、學人不學法的心等等都和貪天之功有關聯,不去掉此心,無法走到最後,更對不住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不講狂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