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鄲市肥鄉區委書記殷立君迫害無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邯鄲市肥鄉區委書記殷立君,邯鄲磁縣人,為撈眼前功名利祿,不顧國家憲法和法律,不顧道德與良知,不顧世人的鄙視和譴責,執意將自己管轄區的村民武海民送進監牢。

武海明被綁架

武海明,男,五十歲左右,邯鄲肥鄉區天台山鎮李堡村人,復原軍人,在家務農。

武海明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煉。修煉前:抽煙、喝酒、脾氣爆燥,不能忍讓;修煉後戒煙、戒酒,和家人、鄰居和睦相處;他愛幫助別人,經常給村民修理家電等物。鄰居狗咬了,他一笑了之。

每年交公糧,他積極帶頭從不摻假。在牛場上班早來晚走,不圖名利,是被村民公認的好人。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肥鄉公安局出動了九輛車,約五十人左右,局長潘紀強、政法委書記魏錫平親臨現場,綁架了武海明;家裏打印機、電腦和一些學習資料被搜去。原因是:二零一四年底武海明辦出國護照被人舉報。

公安局長強調說,給領導再彙報一下,三兩天就放人

公安局將從武海明家搜去的計算機曾經送到上海和國家公安部進行技術鑑定,聽說沒有查出任何東西。

公安局曾兩次將武海明案卷報送區檢察院,檢察院因證據不足又兩次退回公安局。

因沒有找出武海明的犯罪事實,於二零一五年底,公安局答應家屬放人,並要求家人拿三萬元做保證金。最後還特別強調說:給縣(那時是縣)領導再彙報一下,三二天就放人。

區委書記阻止放人

就在公安局長答覆家屬三兩天就放人的當口上,被區委書記殷立君阻止,案子再次被快速報送檢察院,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檢察院將武海明提起公訴。

對武海明案,公檢法人員中有不少人在議論:有的說,其實武海明的案子也不算個啥事,就看領導咋說了,領導說它大它就大,領導說他沒事他就沒有事。有的說,我也想讓他早點回去,可是上邊不行。還有的說,我們也不想再管這些事了,可是上邊不行也沒有辦法。

執行庭庭長、本案審判長柳延峰也曾多次找家人說過:你們也做做武海明的工作讓他配合一下,寫個保證書就放他回家。很明顯就是區委書記殷立君不同意放人。

柳延峰執法犯法

在區委書記殷立君的脅迫指令下,執行庭庭長、本案審判長柳延峰覺得邀功領賞的機會到了,執法犯法做了很多違法的事。

其一,柳延峰主動向檢院退卷

殷立君要對武海明治罪,但又找不到其犯罪證據,加之辯護律師曾三次千里迢迢到肥鄉要求閱卷,柳延峰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主動將武海明案卷退回檢察院,弄了個退卷手緒對付律師。

律師一看是當天日期,就知道柳延峰又在耍手段,便對柳說:案子證據不足,應該是檢察院主動提出要求將案卷要回重新偵察補充證據。按法律規定,法院是不能主動給檢察院退卷的。法院對待一個案子,證據確鑿,該判刑就判刑;證據不夠,該放人就放人,哪有法院主動給檢察院退卷的?

其二,為判武海明有罪,審判長柳延峰履行和充當了偵查和指控職能,嚴重違法。

對證人調查和進行司法鑑定均屬偵查活動範疇。審判長柳延峰和本合議庭成員,在偵查和檢察兩個程序都結束後,為了專門收集對武海明不利的有罪證據,赤膊上陣,主動配合偵查機關進行偵查活動。

如,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配合偵查人員張宸對證人武謹、武獻軍的調查;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柳延峰以法院的名義委託司法鑑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對被告人被扣押的兩部手機進行司法鑑定等等。

柳延峰身為本案審判長,履行和充當偵查和指控職能,介入偵查活動中,他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妄想置人於死地。完全喪失了作為一名法官所應持有的中性立場,喪失了基本的職業道德底線。

其三,為聽命殷立君指令判武海明有罪,柳延峰對當事人家屬要挾、哄騙、想方設法辭退律師。

家人識破了其陰謀,仍然堅持律師辯護。所以就出現了柳延峰三次刁難阻止千里以外的律師閱卷;庭審中不讓年邁的律師用水;柳延峰和公訴人相互勾結,多次的指控、敲槌鼓譟阻止律師發言。

律師一次次的提出抗議:我在講法律你都不讓我講,你要判他,講法律你都不聽,你憑甚麼判他?律師在這發言是合法的,我提出抗議!但柳延峰表示:這裏是法庭,法庭說了算,我是審判長我說了算!抗議無效!並終結律師和代理律師發言,使律師為當事人準備的辯護未能講完。

在對栗從春等六人庭審時,柳延峰以律師不能帶包為由將栗從春的律師逐出法庭,更卑劣的是,柳延峰唆使法警毆打律師董前勇。檢察院親自通知柳延峰讓董律師到庭做辯護,柳不但沒有答應律師庭辯,反而將董前勇律師逐出法院。其他律師,被柳延峰辭退一名,換掉一名。

庭審中不讓律師和代理律師發言,稍不如願柳延峰就令法警把她(代理律師)扔出去!拖、拽、扔、呵斥、哄騙不擇手段。這那裏像是開庭,簡直就是土匪窩。

其四,對檢院《追加起訴決定書》內容有質疑

《追加起訴決定書》名不符實,程序違法,這個我們暫且不講,單講追加起訴內容及來歷。

九月二十日對武海明第一次非法開庭時,武海明的計算機已經在上海和國家公安部作過技術鑑定,沒有查出任何東西(因為公訴人當時沒有指控也未當庭播放);事隔近三個月後的十二月十四日第二次開庭,追加了起訴內容:即計算機裏有法輪功內容多少條;手機裏有法輪功內容多少條。

我們有質疑:1、這台計算機是不是公安部和上海做過技術鑑定的計算機?二、裏面的內容第二次開庭時為甚麼不當庭播放?三、當時搜去武海明幾部手機?這部手機是否柳延峰親自找人鑑定的手機?四、手機裏裝的法輪功的內容第一次開庭時已經播放,第二次開庭追加的起訴內容的手機是從哪裏來的?裏面的東西為甚麼當時不當庭播放?五、存有法輪功內容的計算機和手機是在哪裏做的技術鑑定?鑑定單位的名稱?詳細地址?我們要求柳延峰能給予詳細答覆。

柳延峰為甚麼要這樣做?首先是恐懼於中共及其領導的淫威,二是恐懼律師揭穿了他們的害人本質;三是恐懼達不到對武海明構陷定罪的目的;四是恐懼自己無功邀賞,複雜的心理壓力迫使柳延峰違法犯罪。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一億多人修煉;大法書籍《轉法輪》被釋成四十種語言,可從明慧網免費下載;法輪大法獲各國褒獎、信函、支持議案三千多項,法輪大法受到世界人民的喜歡和愛戴。

迫害法輪功是違法違憲的,這些你們再清楚不過了,這裏不再贅述。

中共所有落馬的高官的共通之處就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周永康、曾慶紅、羅幹、薄熙來、徐才厚、王立軍等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誰也逃不脫歷史的審判,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送上歷史的審判台也只是個時間問題了。

多起法院、檢察院、公安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

隨著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不斷深入,越來越多的公檢法司人員明白了法輪功不僅能祛病健身,更教人向善,而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非法的、是邪惡的。他們開始真正的在為自己的生命和未來用實際行動贖罪。

近期明慧網報導了多起法院、檢察院、公安局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山西侯馬市法輪功學員李美玲的案子法院不管,檢察院退卷,公安局只好放人;

河北張家口法輪功學員楊建平被檢察院免予起訴,獲釋回家;河北邯鄲武安市的王紅亮夫婦因修煉法輪功被判冤獄。二人上訴後,邯鄲市中級法院將案件發回重審。

武安市原審法院於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以「取保候審」的名義釋放了王紅亮。

遼寧昌圖縣檢察院聽法輪功真相,不予批捕法輪功學員劉亞民、孫洪兵。

江蘇江陰市檢察院不予批捕,法輪功學員顧榮峰被公安局放回。

北京延慶檢察院決定不起訴法輪功學員秦守榮。

遼寧葫蘆島市綏中縣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無條件釋放了法輪功學員劉巍。

黑龍江齊齊哈爾公訴人承認迫害法輪功證據非法,法院撤訴,檢察院退回了法輪功學員屈樹榮的案子。

山西運城垣曲縣法輪功學員孟麗霞,因垣曲縣檢察院不予批捕,當天回家等……中共江澤民集團的迫害正在走向末日。

而肥鄉,區委書記硬要把一個老實忠厚的農民送進監牢,令人嗤之以鼻、感到悲哀。殷立君的行為與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領導幹部幹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背道而馳,他在違法犯罪。同時,殷立君脅迫公、檢、法、司等所有參與此案的官員執法犯法、執法犯罪。大清算時區委書記殷立君怎能逃脫天理的嚴懲?

在此再次奉勸肥鄉區委書記殷立君及公檢法司的官員們:形勢在巨變,收手吧!不要再執迷不悟的迫害法輪功了,立即釋放被你們非法關押的七名法輪功學員;儘快與中共切割,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將功贖罪這是留有未來的唯一出路,你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不要給自己留下難以挽回的遺憾。

殷立君
殷立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