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扔掉了拄了二十年的拐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喜得大法 癱瘓二十年的父親會走了

我父親是一名大興安嶺的林業工人,他的工作是用吊車吊木頭。有一次鋼絲繩斷了,把我父親砸倒了,腿就從此失去了知覺。

一九九九年六月中旬,父親回來了,在我家住著,學法組上的同修說:「給你爸看看《轉法輪》,這書對你爸的病有幫助。」

第二天同修把書送來了,父親說:「看啥也沒用,都快二十年了,全國各大醫院都看過了,也沒治好,就這樣了。」

在我的催促下,父親還是把書看完了。看完後,父親說:「這是一本寶書。」後來,父親又去了學法組和同修們一起看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

有一天晚上,父親的腳疼得像火炭燒得一樣,一個勁的喊叫。我說:「這是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呢。」第二天,他去了煉功點,靠著牆煉完了半個小時的第二套功法。晚上,母親在給父親換衣服時,看到他的胯上有字,像是鋼筆點上去的,忙叫我過去看,我一看是萬字符。而且父親抽了幾十年的煙都戒了,說抽就不是滋味。

一天,我下班回家,父親在大門口坐著,看到我,叫著我的小名說:「快看我。」說著,把雙拐舉了起來,獨自站了起來,還往前走了五、六步。我當時驚呆了。父親說:「我會走了!」我趕緊跑過去扶住他,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流,心裏一遍一遍的謝師父,那種感恩之情無以言表。

師父給了我兒子第二次生命

我的兒子,剛生下來的時候,就瘦的皮包骨,第三十七天得了肺炎,連續三天高燒不退,晚上,醫生說拔了氧,孩子就沒命了,你們做準備吧。

婆婆和他爸叫我趁著天還沒亮把孩子扔了。我捨不得,第二天早晨,孩子有了一口氣,活了過來。婆婆說這孩子有神仙保著。姑姑說:這孩子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兒子小的時候得了視神經萎縮,十九歲,又得了頑症牛皮癬,全身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像穿了白色防護罩,頭上像戴個鋼盔,用東西剜都剜不動,不能走路,一走路,腿就折、流血。十一年尋醫問藥,花了十幾萬。正當青少年的時候樣子變成這樣,精神上也承受著痛苦的折磨。兒子受不起這個罪,說:「媽,我想跳樓,我給你和我爸上份保險,我也沒有後顧之憂了。」我的心都碎了。

二零一四年的時候,我想只有修煉法輪大法才能救他。

六月二十八日,我永遠都會記住這一天,我兒子得法了。我們每天去學法點學法,剛得法三天,考驗就來了,我姑來電話,說找到一個偏方,讓兒子擦。兒子很堅定說:「我都學大法了,甚麼也不用。」每當心性要提高時,學法組上的同修都會點醒他,給了他很多修煉上的信心。

兒子原來玩手機、玩大型電腦遊戲,整夜不回家。學法一個星期後,這些全都不玩了。隨著學法的深入,師父開始給他清理身體。他的身上像鋼殼一樣的皮膚慢慢地在變軟,皮一層層脫掉,露出新肉。有一天集體學法後,下樓回家,剛要開電動車,一個東西「咚」的一聲掉了下來,兒子還回頭找是甚麼,甚麼都沒有,是師父在另外空間把他那個不好的靈體拿掉了。

有一次去學法組,老同修阿姨拿了一本《寶鏡漫畫》的真相資料。書裏有一幅畫,一個人被一條很粗的蟒蛇纏住全身,兒子驚訝的拿著書說:「我在夢中夢到的就是這種蛇纏著我。」他在夢中總是夢見掉到蛇堆裏,身上戴著護身符,一閃一閃的,保護著他,蛇就跑了。」

學法一個月後,兒子穿上了十年沒有穿過的半袖。是大法救了我的兒子,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隨著學法,兒子也參與做證實大法的事,幫同修買煉功的收音機,給同學講三退,出去貼不乾膠。訴江大潮開始了,兒子悟到必須寫訴江書。現在他爸一罵他,他呵呵一樂,告訴他爸爸:「你不能再罵了,你把好東西都給別人了。」

對於婚姻,兒子說:「隨其自然,有師父管著呢。」現在兒子學法很入心,每天都學一講《轉法輪》,有時間學兩講,有事情耽誤了,回來就補上。

兒子皮膚病好了的事情對我的家人引起很大的震動,我的丈夫看到兒子的變化,現在每天也聽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音。兒子現在變的可帥氣了,腰也直了,不再像過去走路像老頭。精神上也充滿了自信。我要感謝大法,感謝師父。

我和婆婆和好了

我婆婆年輕就守寡,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我覺的她不容易,就經常給她買衣服。可是她總是說別人家的媳婦好、孝順。婆婆過七十大壽,其他兩個兒子給了她二百元,我給她拿了一千元。但婆婆還是覺的我們做的不到位。時間長了,我們之間就有了隔閡,我對她有很深的怨恨心。

二零一三年夏天,我騎著自行車往家趕,突然從後面上來一輛摩托車,把我撞倒在馬路邊的草坪上,搓的滿臉是血,牙也撞掉了,嘴也擦破了,自己也起不來。騎車人嚇壞了,問我怎麼樣,沒事吧?我求師父讓我起來,嘴也說不出話。我怕他著急,在地上用石頭寫「別害怕」,他叫我去醫院,我搖搖頭。我心想我得救他,立刻這嘴就能說話了: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遇事要為別人著想,所以你不用怕,我不會訛你,他還給了我二百元錢,我沒要,我向他講了大法真相。

回家後,我找自己,是對婆婆有很深的怨恨心。

婆婆七十三歲那年,把腿摔骨折了。我下午幹完活,買上排骨去給她做湯喝,又給她收拾了屋子,洗了衣服。婆婆很感動,問我:「我也沒做缺德事,怎麼攤上這事?」我說:「媽,這是好事,欠債要還。」給她講了修橋補路瞎雙眼的故事。她聽後心情好多了。從此,我們之間的隔閡消失了。當時感到能為別人著想,心情真是愉快,身心很輕鬆。從此婆婆也很認同大法了,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年還貼上大法的年畫。現在我們之間相處的很溶洽。

回想修煉大法這些年,給我們一家帶來了許多神奇和美好,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