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法光的親人

——姐姐和丈夫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1]一九九五年法輪大法傳播到了我市,姐姐、我和丈夫有幸相繼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中來。二十餘年,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和教導下,我們在大法中修煉身心受益,道德品質提升,與人為善,按真、善、忍大法原則去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遭受迫害之後,我們都一如既往的堅修大法。

一、人家也沒上醫院治療就好了,你說神不神奇?!

我的姐姐今年七十九歲,修煉前患有多種疾病,特別是下肢肌肉萎縮症,一條腿粗,一條腿細,導致身體無力。雖然她本身是醫生,但用現代醫學也無法治癒。修煉法輪大法時間不長即恢復正常,凸顯大法的超常。

可在法輪大法和師尊遭受不白之冤時,就因為姐姐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不放棄,被中共江氏流氓集團操控的不明真相的警察多次綁架、關押迫害,並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被警察指使的刑事犯一腳踢的吐血,因不轉化被警察打的右耳耳膜穿孔,導致聽力下降。無論怎樣都動搖不了姐姐修煉大法的那顆心。

二零一四年,姐姐在兒子家不慎腳絆在電視櫃上摔了一跤,當時就不能動了,她不同意送她上醫院。我去把姐姐接到我家,一起學法、煉功。當時是很嚴重,疼的她自己起不來躺不下,完全不能自理。

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無所不能,所以一直堅持學法煉功。姐姐不能站著煉動功就坐在床邊煉動功,煉靜功雙盤不上腿就伸著腿煉,通過學法煉功一個月左右就能站立了,不到兩個月就能行走了。

孩子和親屬們在她身上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她兒媳和同事說:法輪功到底好不好?我告訴你一件真實的事:我婆婆八十來歲了,前幾天,在我家重重的摔了一跤,當時都不會動了,我們都以為她摔這一跤再也站不起來了,讓她上醫院她堅決不去。她說:「我修大法了,我就信我師父。」人家也沒上醫院治療就好了,你說神不神奇?!為了不牽扯我們的精力,現住自己家(四樓)獨立生活,完全不用我們操心。

二、單位的老病號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再說說我丈夫,他一九八六年至一九八七年得了世界罕見的免疫系統疾病,叫白塞氏綜合症,當時我國這種病例很少,而且女性多於男性,當時頭疼的都想撞牆(實際是腦壓高導致的),還嘔吐,腿疼,粘膜潰瘍,黑龍江省醫大二院的老教授都給誤診了,診斷為結核性腦膜炎,給我們帶的治療方案回當地治療,結果越治越重。在我們當地結核醫院檢查時一點兒結核菌都沒發現。第二次又返回醫大二院住院治療,腰椎穿刺幾次都沒有確診,後來一位很有經驗的老護士長發現是這種病的症狀而確診。

雖然確診了,但無特效藥可治,只能用激素、抗菌素、維生素維持著。大家可能都知道長期用激素是甚麼結果:虛胖、能吃、又全身無力,甚麼活也幹不了,氣罐都得瘦弱的我去換。就這樣他成了單位出名的老病號,藥費單獨報銷,不佔單位指標,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藥,也不能正常上班。期間也練了幾種氣功,但都不見效。直到一九九五年六月喜得大法,把剛從醫院開回來的一皮箱幾千元錢的藥都從垃圾道扔了。通過學法煉功,很快師父就把他的身體給調整到無病狀態,這下他可高興了,從此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感謝師恩浩蕩。

丈夫煉功不到兩個月,就能自己扛氣罐到四樓歇一下到家,煉功五個多月就能扛100斤大米走一里多路,又上五樓。抽了三十年的煙,喝了三十年的酒,修煉以後全戒掉。他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二十餘年再沒吃過一粒藥。特別是以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一絲不苟,按原則辦事。由於社會風氣不正,正常辦事也要用請吃飯、送禮等不正當手段,凡是遇到這種事他全拒絕。有時把錢裝在信封裏放在辦公桌上,他都給退回。有時有人打電話要上家裏來串門,我們都不讓(因為我們知道不是一般的串門),甚至有的人把錢和物送到家他都不要,告訴人家我們修煉法輪大法了,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一個好人,不能隨波逐流,你們來辦事只要符合規定我自然給辦,不需要感謝。

使所有認識丈夫的人在他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展現,特別佩服法輪大法能改變他這樣重病的身體和性格倔強的人,也使很多人認同了大法。在大法的熔煉中我們變的對待他人真誠、善良和寬容。

每個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數不勝數,我就寫到這裏吧。我們全家再次叩謝師恩!請師尊放心,我們一定跟隨師尊走到底,精進再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