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癲癇病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弟弟雖和我們家沒有血緣關係,我父母待他如親生的一樣,我也待他如親弟弟一樣。媽媽說:「弟弟的生母未婚就生下了他,弟弟出生後他生母就想把他送人,因不想讓村裏的人以及她的家人知道她未婚生子。弟弟一生下來就發育不好、抽風,經人介紹把弟弟送到了我家。」

我媽多方求醫給弟弟治病,中醫西醫偏方以及那些所謂的甚麼黃仙狐仙附體之類的,以及那些算命的氣功之類的都走遍了,癲癇病也沒有好,經常發作。在弟弟十歲那年聽說在外地一名中醫治療癲癇病效果挺好,坐車十幾個小時才能到,到那後這位中醫開的藥方都是些帶毒的藥:蠍子、蜈蚣甚麼的,可是用了藥後癲癇病還是沒有根除,雖不經常發作,但藥不能停必須天天吃,否則就會發作。從那以後,弟弟天天吃藥,每季度必須還得打一次防治感冒的封閉針。

那時我家的經濟條件本來不太好,再加上弟弟每天吃草藥花錢,我又在上學,媽媽整日愁眉苦臉為弟弟的病發愁,我小舅看到我家的這個情況,可憐我媽媽,對我媽說:你別痛苦了我給你送出去。我媽問你給我送哪去?小舅說:你不用管我送哪去?你看不見就行。我媽又問你是給人家?我小舅說:嗯!我媽立即說:不行,沒有比我拿孩子更要緊的,如果送到別人家,我一想到這孩子發病的情形和感冒遭罪的情景,人家一看不是一個健康的孩子誰能拿他好?不得病死,我會又可憐這孩子又掛念這孩子更痛苦。最後我小舅說:既然這樣,那你就別為這孩子痛苦了,我看你為孩子痛苦我為你痛苦。我媽說到這想起以前的情景,禁不住又痛苦流淚。

在九七年那年,我大舅修煉了法輪功,親身受益,渾身輕鬆,感覺這功法太好了,功法是那麼的神奇,就向我媽媽介紹修煉法輪功的好,讓我媽也學,我媽開始不信,可我大舅每次見到我媽都提起法輪功,直到有一天我媽又見到我大舅提起這法輪功時,我媽說:「要不我試試,我學會了教給俺兒學,我是不會學的叫俺兒學吧,俺兒有病。」我大舅說:「行,行!」結果我媽學了幾天的功夫,親身受益,渾身有力,也不用吃補藥了。

在我弟弟上中學的時候,一天我和媽媽學完法說:應該讓我弟弟學煉法輪功了,他也不小了。我媽說是啊!就在當天我和媽媽還沒和我弟弟說的時候,我弟弟放學後背著書包一進門,還沒等放下書包就對我媽說:「媽媽今晚我也要煉法輪功」。我媽說:「好,正要和你說說,這還沒說呢,你自己先說了。」

從那以後,弟弟每天晚上和我們一起一人一段學念《轉法輪》,學完法後再和我們一起煉功,一天我弟弟說:「媽媽我不吃藥了。」當時我媽對信師信法的成度還不夠,被弟弟的病弄怕了不放心,我媽就說:「不行。」弟弟說:「我都煉法輪功了還不行?沒事了,不用吃藥了。」我媽說:「再吃些日子慢慢放下,不能一下子不吃藥了。」就這樣我弟弟又吃了幾天的藥後,弟弟又和我媽說:「媽媽我不吃藥了,我煉法輪功病都好了,你老叫我吃藥我不吃了。」我媽說:「能行?看不見摸不著的?」我弟弟說:「行,我都好了,好了還吃甚麼藥,反正我不吃了。」

從那以後,弟弟再沒吃藥,每個季度的防止感冒封閉針也不打了,如今我弟弟都二十五歲了,一米七多的大小伙子。我小舅媽是村裏的醫生,有時我小舅媽給我弟弟打防止感冒封閉針,後來見怎麼好長時間不讓孩子到她那去打針了?再一次見面時問我媽:「你兒子好了嗎?」我媽說:「好了,藥也不用吃了、針也不用打了。」小舅媽問:「怎麼好的?」我媽說:「自從他煉了法輪功後,他自己不要吃藥打針了說是好了,可也是自從他煉了法輪功再也沒感冒過,也再沒感到身體哪不舒服,也沒有癲癇病的症狀了。」小舅媽說:「噢!就這樣煉了法輪功好了,噢!噢!」

我家及我家的親戚大部份都修煉法輪功,我小舅媽不但從我家看到了修煉法輪功的好,在她周圍修煉法輪功的親人身上也看到了法輪功的好。小舅媽在村裏是婦女主任,由於她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是正法,因此在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剛開始的那幾年裏,她村裏讓煉法輪功的人交書,小舅媽就把村裏收到的一部份法輪功書籍都智慧的拿回家保存起來了,邪黨上邊有時下來調查這村裏人煉法輪功的情況,小舅媽都理智、智慧的保護大法弟子,把事情掩護過去。小舅媽因此也得到了福報,每次選舉的時候村裏的人大部份都喜歡選她,每次選舉的時候想當官的都在村裏拉幫結夥走後門,而小舅媽從不去拉幫結夥走後門,去年又被選上了。

自從我家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由於道德的回升,在社會上在家庭中在親朋好友中處處按真、善、忍修煉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使得家庭條件也變好了,全家人也都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