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謝謝您改變了我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一九六零年,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工人家庭,家裏包括姥姥共有八口人,生活非常困難,父母的工資加在一起才八十元,供應的糧食也不夠吃,(那時共產黨搞計劃經濟,就給那麼多)根本就不夠吃。

母親為了讓我們能吃飽飯,就把一斤細糧換成二斤粗糧,留點細糧給姥姥和來串門的親戚吃,我們家整天不是吃玉米麵大餅子,就是大楂粥,供應的豆油就更少的可憐了,每月每人半斤,吃的菜湯裏幾乎沒有油腥。從來吃的都是便宜菜,一角錢一大堆,由於從小就營養不良,五個孩子輪流有病,上醫院看病就得花錢,那錢就更不夠了,沒辦法母親就跟鄰居借,下月開工資再還上,總是這麼惡性循環著。我們在穿衣服上更節省了,都是小孩撿大孩穿過的衣服,身上都是帶補丁的,從小到大也沒穿幾件新衣服。所以我從小就知道攢錢,對錢看得很重,就連每天到菜市場買菜都得走幾趟,然後挑最便宜的菜買。

一晃我到了婚嫁的年齡,媒人紛紛上門介紹,我就想得找家庭條件好的,人口少的,還得是國營單位鐵飯碗的,那樣生活就不至於這麼困難。當時以為找個生活條件好的人家就能擺脫不好的命運了。

二十五歲那年我結婚了,嫁到了一家只有四口人的基層幹部家,婚後發現婆婆性格內向、傲慢,從來都不和鄰居說話,臉總是繃著,沒有笑臉,下班回家後很少說話,只是幹活,特別乾淨,在那樣的環境裏讓人感覺精神特別壓抑。婆婆還時常跟我說我丈夫不往家交飯伙錢,那時我每天下班回家是一大關,不願回那個家。本來想多攢點錢再要孩子,但天不隨人願,二十六歲那年生了一個兒子,在月子裏婆家人都上班,母親有病來不了,就我一個人在家,給孩子洗洗涮涮的,因為孩子總哭,得白天黑夜的抱著,一個月下來我身體一下子跨了,月子裏坐時間長了,尾椎骨疼,腳後跟都疼,全身上下沒有不疼的地方,上醫院帶孩子體檢走在街上轉向,辨別不出東南西北。

孩子八個月大時,長得白胖聰明,突然有病了,醫院誤診,七天手術無效,孩子死了。這個打擊使我整個人都崩潰了,在屋裏呆不了,滿腦子裏都是小孩的影子,精神都恍惚了,整天在大街上走。後來身體就越來越不好了,一年不如一年了,到三十六歲時,就已經心律不齊,心臟難受。月經失調還痛經、腰痛,頸椎連帶頭疼、頭暈,經常昏睡不醒,兩隻胳膊從肘關節一直到手尖麻木,兩個膝蓋也疼,有時蹲下都挺費勁,全身沒有不疼的,整宿不能睡覺,不但不睡覺身邊還不能有人,所以夫妻倆就得分居。丈夫帶我到醫院檢查,結果說是亞健康。醫生說只能鍛煉身體,吃點營養品,加上多休息。那時每天心情不好,沒有高興的時候,三十多歲的我頭髮掉了三分之一,額頭、眼角、下眼袋都出現皺紋,過去臉是白白的,現在臉上有了黑斑,比實際年齡看上去大十多歲,四十歲不到就提前退休了。由於身體太難受了,有時還冒出輕生的想法。真不知道人活著到底為甚麼。

一九九九年三月,在妹妹的介紹下我喜得大法,得法以後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了,從那時起我每天學法煉功,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不到一個月時間,奇蹟真的出現了,能睡著覺了,身上也有力氣了,全身的病都不見了,我那個高興啊,沒法用語言表達。

身體好了,心情也好了,我就想了,這麼年輕也不能乾待著呀,幹點甚麼呢?開個小飯店吧。之後我們夫妻倆把住房賣了,用這錢,開起了一個一百平方米、五張桌的小飯店。初期的時候,沒有經驗,但我就知道不能騙人,從不多收顧客一分錢,有時收到假錢就燒掉,不讓它再害人。由於我們真誠對待顧客,所以生意越做越火,人多的時候坐不下,客人就在外面等著。後來人越來越多,我們就把飯店面積增加了二百多平方米,再後來飯店面積增加到了六百多平方米。

凡是開過飯店的人都知道,員工的就職時間是最不穩定的。由於我真誠的對待員工,所以我家的員工特別穩定。我把員工當成自己的孩子,從不剋扣員工的工資。記得有一次,一位顧客吃完飯走後,不一會就回來了,說是手機忘在桌子上,讓服務員拿出來,服務員拿不出來,顧客就要上派出所報案。為了別嚇壞孩子,我給顧客五百元錢了事。

第二天早上開晨會時,我就教孩子們,告訴他們客人走時一定要說上一句,「請把自己的東西帶好。」還告訴他們甚麼事情該做,甚麼事情不該做,講給他們做好人的道理。員工們都非常感動,從那以後再也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不但沒發生,而且員工還多次將客人遺落的上千元的錢包,還給了客人。另外在吃穿上我也關心照顧他們,特別是伙食飯上從來不糊弄,最讓我高興的是,有一個小孩告訴我,說他一頓吃了十一個大包子。有的員工病了我就給買藥、做好吃的,希望他的身體能早日康復;還有的員工住院了,我不但不扣工資,還送錢給他們。員工有過生日就給做生日麵,一次發現孩子們撿客人剩下的生日蛋糕,我就給他們買了知名品牌的小蛋糕,一人一個讓他們吃,看著他們吃完後告訴他們,你們吃的是最好的蛋糕,所以以後誰也不能再撿客人剩下的東西吃,因為不衛生。由於我從不嫌棄他們,所以每逢年假結束的時候,他們都早早的回到飯店,好像這裏才是他們的家。

其實做飯店生意是個既操心、又熬夜的苦差事。一般做到七、八年以後,不但身體會有病,而且也會顯得衰老。但是我卻沒有。見到我的人都會說:你怎麼那麼年輕啊,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白裏透粉的,怎麼保養的這麼好啊?我就會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煉的。

我婆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也修煉法輪功,那時她身體很好,人的性格也開朗了,但是遺憾的是,自從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後,婆婆嚇得就不敢煉了,身體越來越不好,經常住醫院,打針吃藥,我怕她錢不夠用上火,就把我工資卡給她了,讓她直接用我的退休金,這樣一直花了好幾年,舊病不但沒好,又患上了尿毒症,家人著急上火,後來家人聽說外地有一個醫院專治尿毒症,我又拿六萬元錢給她住醫院治療。所以公公婆婆常說,還是俺們媳婦好啊。

其實我知道,不是我好啊,是我的師父好啊!是法輪大法好啊!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我現在的身體不知道啥樣了,更不可能掙錢了。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我就是有錢也不能給別人花啊。所以我發自內心說一聲:師父,謝謝您!謝謝您的慈悲苦度,謝謝您改變了我的人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