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洗腦 暴力轉化 昏迷中強按手印……

——重慶法輪功學員田貽鳳揭露遭洗腦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叫田貽鳳,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我在路上走被重慶市北碚區靜觀鎮派出所的警察綁架,直接送到北碚區三溪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五天,九月十五日又把我劫持到北碚區邪黨校洗腦班裏進行精神和肉體迫害。

洗腦班人員強迫我每天看污衊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強迫我每天寫心得體會,不符合他們就又兇又罵,不准我說大法好。他們中有三個「幫教」,兩個包夾。一個「幫教」是約七十幾歲的男的姓張,聽說是檢察院退休的;另一個大約六十歲左右的女的姓顏(或嚴),聽說是北碚黃桷樹居委會的;另一個約六十歲左右的男的姓劉。另外有兩個女的是包夾,她們負責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由她們跟「幫教」彙報。

十一月六日下午,「幫教」張某逼我寫三書,我不寫,「幫教」劉某抓住我就是打耳光、腳尖拳頭打我,打得我頭暈腦脹,周身上下變成青紫,臉、頭腫痛,吃不下飯。

十一月八日上午,他們又逼我寫三書,我不寫,十點左右,還是「幫教」劉某抓住我又是一頓暴打,我倒在地上,動彈不得,差點昏過去,他們就強行叫我站起來,恍惚中我站起來就感到整個身體像散了架子一樣,全身顫抖,眼睛也睜不開了,話也說不出來了,他們還強迫我,如果我寫三書就讓我坐,不寫就一直站。 「幫教」顏某抓起我的右手,強硬的要把筆塞給我,要我的手拿筆,我不拿,把手指伸開,她就弄我的手,還用筆尖猛戳我的虎口,我的虎口都被戳穿了,流了很多血,我仍然不拿筆,不寫。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我一躺倒床上就沒有知覺了。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恍惚覺得好像有一個人站在我的左邊,像是拿個東西要蒙我的嘴,一個人站在我的右邊,來拉我的右手,我掙了掙,還是沒有掙脫,另一個人好像是拿的紙在擦我的大拇指,不知道他們要幹甚麼。過後好像有人像是拿個體溫計要考我的體溫,我一下就清醒了。一看已是又一天上午了,已是十一月九日上午。

過了兩天,「幫教」顏某對我說:我們把你的手拉起來簽了字、蓋了手印交上去了。你回去後 不要對任何人說,不然就整你。此刻我才明白,我被他們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寫了所謂的三書。

十一月十五日,他們放我回家。直到現在我的右手臂子都不能抬高,右胸旁邊、腿多處都還疼,頭有點昏,還不想吃飯。

在我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被洗腦班打手強行簽的字、蓋的手印等我一概不承認,全部作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