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鋼鐵公司工程師被迫害離世 妻子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陳新仕,重慶鋼鐵集團公司工程師,妻子陳廷芬,七十一歲,重鋼退休職工。陳新仕夫婦和兩個女兒信仰法輪大法,全家人屢遭中共非法關押、勞教,受盡折磨。被迫害病危的陳新仕一直沒有恢復,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在家含冤去世。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陳廷芬女士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陳廷芬女士在《刑事控告書》中講述的部份事實和理由。

一、要求還大法清白 丈夫被非法拘留 女兒被非法勞教兩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煉功前長期被病痛折磨,年年住院,又因粉碎性骨折,多方醫治未癒,半年後,雙手拄著拐棍上班,給家庭、社會增加了負擔。經人介紹,走入了法輪功修煉,按「真、善、忍」修心養性,短期內,身體恢復正常,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真是無病一身輕。法輪功真能達到祛病健身、道德回升、利國利民的目的。

為了向政府澄清師父和法輪功的清白,爭取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我到北京上訪,行使公民的權利。在天安門廣場北京公安人員非法抓捕了我,並關押在北京豐台體育館一天一夜,後轉到郊區看守所關押三天,再轉回當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丈夫、女兒也因上訪分別被拘留,大女兒拘留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延期加刑一年,共兩年。

二、丈夫、二女兒和我在洗腦班遭摧殘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當地公安與重鋼黨委配合,將我綁架到當地小南海白雲石招待所洗腦班,非法關押八、九個月,由專人二十四小時看管,強行學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失去人身自由,扣工資六至七千元,至今未還。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丈夫、二女兒分別被關押在當地迎春橋洗腦班五、六個月,丈夫被扣工資約三千元至今未還。丈夫精神壓力巨大,吃不下飯,不給換軟食,餓得皮包骨,行走困難,後來出現吐血現象。洗腦班怕擔責任,才送往醫院,就通知家屬不管了。

家裏自己花了一萬多元醫藥費,丈夫身體一直未恢復。一家人被綁架洗腦班,妻離子散,兒子因突然而來的壓力,整天躲在家裏,不敢出門見人,吃鹹菜泡飯度數月。

三、兩個女兒和我遭野蠻綁架 丈夫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全家去南泉遊玩,以景區前一夜被盜,讓我提供線索為藉口,一群便衣綁架我,然後叫大渡口區公安帶走,大渡口國保支隊、躍進村派出所帶著我強行抄家,翻箱倒櫃,搶走大法書、錄音機等私人物品,強行把我從屋裏拖下樓,押上公安車,腳被拖掉皮,手、腳多處青包紫塊,然後把我非法關押到當地看守所。

因家人不配合公安的抄家行為,兩個女兒也被綁架到當地看守所關押十五天,其中大女兒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丈夫病危無人在身邊照料,吃、行不能自理,加上巨大的精神壓力於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含冤離世。在我的強烈要求下,我被允許戴上手銬回家看一小時,不准與家人、親屬接觸,不理解的人圍觀辱罵,其悲慘景象無法形容。

在看守所裏,我被酷刑折磨,先關入鐵籠子,後將雙手銬在鐵籠柱子上,兩個大功率的探照燈直射雙眼,掛銬十幾個小時,不准吃飯、大小便,大冷的冬天尿流入褲子內和地上,也不肯放下來。非法關押六個月後,送勞教,非法判刑二年。在勞教所受盡被警察指使的犯人的各種折磨,長時間的蹲,長時間的站軍姿、辱罵、毒打。強制寫悔過書

四、再次遭重慶女子勞教所勞教迫害二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因重慶市要召開第五屆亞太城市市長峰會,當地國保公安派出所等十幾人聯合用長樓梯翻牆入室抄家,收走大法書、收錄機等私人物品,家中翻得一片狼藉。把我和二女兒綁架,女兒被非法關押一月後回家,我又被非法勞教二年。

在重慶女子勞教所,我被強行背、罰抄寫監規,長時間蹲、站,見我不「轉化」,隊長胡曉燕叫來七、八個犯人,說我這種人槍斃都有餘。七、八個犯人將我按倒在地,騎在我背上,拳打腳踢。隊長胡曉燕用皮鞋踩我的手指,反咬一口說我打她,強行叫我當面向她認錯,並寫檢查。最後把我非法關押在只有二平方米左右的黑屋子裏(她們叫「關小間」),周圍和地面貼滿黑膠皮,室內黑暗而潮濕,膠皮臭、大小便臭夾雜在一起,睡在身邊是馬桶的地板上,還要替犯人倒大小便。

在黑屋子裏,除包夾、監管人員外,其他人員不准進入,外面看不見也不知道誰被關在裏面。長時間蹲、站,以糾正姿勢不正確為名,亂罵、毒打、扯頭髮、潑冷水、扣飯等等方式折磨,達六個月之久。

更惡劣的是吸毒犯王鳳等人把我雙手、雙腳用透明膠帶捆綁到背上,犯人的臭腳帕塞到我嘴裏,再用透明膠帶從頸部、嘴、鼻子、頭部纏住,我差點被她們捂死了,才給我鬆綁。

由於長期的折磨,我口、鼻出血不止,警察又強迫我吃止血和降壓藥。沒按規定服藥,隊長謝群命令犯人把我拉到烈日下暴曬,我被曬得黑黑的。本來口鼻出血那天血壓就不高,強行我服藥,直到走出勞教所。服藥期間出現頭暈、眼花、心悸、失眠等症狀,我多次向隊長反映身體狀況,仍然不給我停藥,造成我貧血、血壓嚴重偏低,還扣去我一千多元錢。因非法勞教二年,重鋼退管處也扣去我工資一千七百多元。

五、又一次被重慶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我去看原師範學校的同學,碰上同修與我同行,因同修給賣菜人講了真相,我們被巴南區接龍鎮派出所綁架,又被判勞教一年半。

在重慶女子勞教所裏,警察和包夾人員又重複她們那一套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罰蹲、罰站、打罵,在各種折磨和高壓下,我記憶衰退,心跳不正常,頭頸搖晃,精神有點失常。回家後,當地六一零公安、派出所又經常來家騷擾,我為了躲避,出家流浪了好幾次,時時擔心被綁架,過著惶惶不可終日,非正常人的生活。

長達十六年之久的迫害,使得我家破人亡,傷害、痛苦、經濟損失、淒慘的歲月無法言表。我們只希望更多的百姓認清江澤民掀起的這場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中犯下的罪行。善惡必報是人間的理,也是天上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