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 家人絕處逢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弟弟修大法獲健康

二零零七年夏季,我回東北老家處理父母雙親合葬事宜,發現當時四十四歲的弟弟瘦得連腰都要直不起來了。弟弟對我說:「姐姐剛回來,我沒有告訴你,我胃痛有好幾個月了,吃不下去飯,打嗝。在幾年前有人給我算過命,說活不到五十歲。」

我問弟弟:「那你願意活不?」他說:「誰不願意活呀,我願意活。」我說:「你願意活就信大法吧,我師父能救你。」我相信師父會救弟弟,因為我弟弟相信大法,支持大法,也三退了;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抓捕時,他曾打電話囑咐我說:「姐姐,要信你師父就甚麼也別說。」

於是我求師父救我弟弟。我鄭重的把《轉法輪》翻開,弟弟對著師父的照片恭敬的磕頭。從那以後,我弟弟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他每天都聽師父的講法,真相護身符不離身,身體變好了,脾氣也改了,變得善良了,也知道關心他人了,去掉了愛佔便宜的心、自私的心。他說:我不能再造業了,我就聽師父的。每到年節,弟弟都恭恭敬敬的給師父上香,在網上給師父發賀年卡。

誠念「法輪大法好」 患骨癌的六姨得救

二零一一年過年前,我得知六姨病得很重,渾身痛,已經起不來了。於是我趕回東北老家,讓六姨明白大法真相,唯有相信大法才能救了她。

臘月二十九晚上,我到家後立即去了六姨家,看到她我也嚇住了,她人已經脫相了。看到我遠道而來,六姨強撐著身體半躺半坐,她喘氣困難,幾乎不能說話,我坐在她的對面,嘮著家常,半個小時之後,六姨精神了,也能說話了,我知道是師父在管她。因第二天是年三十,我讓六姨早點休息,初一我來給她拜年。

初一我到六姨家,剛給她拜完年,她就說話了:你來了我就精神了,身上也不疼了。原本她是一宿一宿疼的不能睡覺,整宿呻吟著,生不如死。我說:你想知道你為啥不疼嗎?她說:想。我說:你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六姨說:說啥都行,就是不能說法輪功,法輪功那麼好,你媽怎麼還死了?我說:我媽是共產黨、「六一零」給害死的,因為我修煉大法,我母親特別支持,我教她打坐,第一次她就坐了一個小時,她的風濕性心臟病從那次打坐後基本上不用吃藥了。但是我母親最終沒能修煉法輪功。我單位人員配合「六一零」給我母親打電話,恐嚇她說因為我去北京要如何如何,我母親是被嚇得心臟病復發死的。六姨聽了不吱聲了。

我告訴六姨:你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念這九個字病就能好,何樂而不為呀?以後有大法弟子掛在你家門上的大法資料別扔了,拿進來好好看看,珍惜大法資料,就是珍惜你們的生命。六姨答應了,告訴女兒、女婿:「再有大法資料拿進來。」

大年初八,我回去上班了。五月份左右,六姨住院了,我二姨打電話哭訴:六姨得的是骨癌,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了,做手術拿掉了兩根肋骨,醫院說最多能活三個月,都準備後事了。我說:「你想讓你妹妹活著,你們都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她也真心念,我師父會保護她的。」我二姨說:「我最相信法輪功了,我念!我一定會勸你六姨念的。」

就這樣,六姨手術後恢復得特別快,至今還好好活著。而六姨的病友後來基本上都過世了。過年時,我給六姨打電話,她說:「外甥女,你告訴我的話,我都記在心裏沒忘,我等到你們回來的那一天。」

在此敬錄師父的《洪吟 四》〈對聯〉中的法與各位同修共勉:

「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