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歲的我腿腳靈活、腰板直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八十八歲,是一位離休多年的老幹部,一九四九年前就參加了所謂「革命工作」,經歷了三反、五反、反右、反右傾、文革等等歷次共產黨搞的政治運動,被扣帽子、揪鬥、關押、批判等等,被折磨的幾次險些喪命,真是死裏逃生。那時的我外表人沒人樣,只剩皮包骨,走路不穩、咯血、肚子腫大、吃了就吐,人都脫像了,親戚都不敢上我家來,說我的樣子很嚇人。一個不到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卻像六十的人,一米七九的身高卻不足一百一十斤,從那時起我落下了一身病。

老伴長我一歲,原有多種疾病,體重才七十斤,四十九歲就病退在家。一九九五年,老伴有幸煉了法輪功。當我看到一身疾病的她煉功不長時間就變得紅光滿面、變白變胖了,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煙也不抽了,還渾身是勁,家務活都能幹了。

一個病了大半輩子醫治多年都不見效,又年近七十歲了,有了這麼大的變化,令我對法輪功刮目相看。這是在我眼皮子底下發生的,親眼所見啊!親戚、街坊、鄰居、老同事、幾家親家都看到了老伴的變化,她走到哪都引起熟人的關注,紛紛詢問她身體是怎麼變好的?

不到一年,老伴的體重由七十斤長到一百三十斤,皮膚也變得白嫩光滑。讓眾多認識她的人驚嘆不已。兒媳的姐姐有點懷疑,來到我家就偷偷的跟在老伴身後伸手摸摸老伴身上,看看是真長出的肉還是穿的衣裳厚。

老伴的巨變使很多認識她的人也煉起了法輪功!最感同身受的還是我們的家人。家裏的六個子女看到了老伴的變化,不管是兒子、媳婦還是閨女,都支持老伴煉功。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老伴每天清早起來都在用錄音機播放李老師的講法錄音,家裏孩子不管誰回去都能聽到李老師的講法,街坊鄰居都能聽到,都說李老師講的法好!兩個閨女、一個媳婦相繼學了大法。

當然我也每天沐浴在大法中,雖然我沒走入大法中,但我知道大法好!相信李老師,有時間也拿起大法書看。為此我雖沒煉功,卻也得到了大法師父的護佑,被中共殘害多年的身體逐漸的好了起來!人胖了,腰直了,多年的肺病好了,心臟病十幾年來再也沒犯過,頭疼的老毛病也好了。七十多歲的我還能上房抹房頂,沒事還能騎著自行車帶著老伴出去串門兒。

我七十八歲時,出現腰疼,造成雙腿行走困難,甚至到了自己起不來床的程度(躺著都得需人拽起來),去專科醫院就診,大夫說:是椎管狹窄及腰椎盤突出,拍片看膝蓋骨都鈣化了,主因是在我年輕時長期著涼所致,且年齡大、不能手術,只能貼些外用膏藥。

回家後老伴的同修送我一真相護身符,老伴怕我出汗浸濕,精心的用布給縫了一個套罩在外面,戴在脖子上(直至今日除洗澡外沒摘下過),並告訴我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到師父的加持護佑,從而消業減輕病痛。我記在心裏,沒事就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概過了一個多月,我能自己起床下地了,腰腿也不疼了,慢慢的能行走自如了。再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德!感受到了李老師的洪恩!

直至今日八十八歲的我仍腿腳靈活、腰板直挺,連感冒都幾乎沒有。閨女說我身體還這麼好,都是得益於相信大法,得到了師父的護佑!其實還真是這樣。這麼多年來,即使中共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不管如何迫害、怎樣抹黑法輪功,我都認可「真、善、忍」,認可法輪功,從沒改變對法輪功的認識。

我深知中共的邪惡本質,假、惡、鬥及欺騙、撒謊等一套伎倆,從它竊國開始至今從未改變過。就在二零一一年「七一」期間,邪黨政府機構為了矇騙百姓,打著慰問旗號要來採訪我,以給二百元慰問金做誘餌,給我的子女打電話,讓我在家等著說第二天中午來,大概要來十多人還要攝像,還要我說些對邪黨歌功頌德及感恩的話,利用我的身份及高齡來博得世人的關注及信任,以便欺騙愚弄百姓。我這個早看穿邪黨內幕的老人嗤之以鼻,摒棄它的無恥。但時至今日又有多少中華兒女能看明這一切,摒棄邪黨,不再被其利用助紂為虐哪?願更多的世人明辨是非善惡,選擇正義、選擇真理!

在此,我一個能活到耄耋之年的老人借明慧平台叩拜大法師父!感謝大法師父的護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