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晚期癌症去無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是一名退休職工,今年七十八歲。廠裏每年例行給退休職工做體檢。二零一四年底體檢時,查出我有輕度血尿,我沒重視。二零一五年底體檢發現我的血尿加重。相繼進行了彩超、CT檢查後,醫生確診我患膀胱癌,且已到中期。

我自費在省醫院請最有權威的專家做了鏡介電切術,又做了兩個月的化療。複查結果病情加重,已到晚期。大夫建議我做手術切除部份膀胱。我想我已近八十歲的人了,手術危險性很大,而且醫生也不能保證術後不再復發,我決定不做手術。

無奈之下我又到省中醫院找了最有權威的中醫專家看,吃中藥。因藥量大,毒性也大,造成嚴重噁心,一個月後我的眼睛出現視物模糊。原本大夫說要吃一年半的藥只好停了。此時我已完全絕望,只有等死了。

在我查出癌症之初,老伴和她的法輪功朋友就都勸我煉法輪功。我學會了五套功法。但在和老伴讀《轉法輪》時,因長期被共產黨灌輸的無神論和實證科學那一套在腦子裏根深蒂固,我對《轉法輪》中講的內容覺得太玄,不相信,接受不了,故在明知末期癌症現代醫院根本無法治癒的情況下,還是把希望寄託在醫院和所謂的專家、權威身上。

因為電切術造成了尿道結疤、狹窄,個把月就要去醫院插管擴尿路。每次都擴的鮮血淋漓,苦不堪言。

兩個月前從醫院出來趕乘公交車,路上遇到了本廠曾經勸我煉法輪功的同事夫婦。他倆看到我一臉病態,又苦口婆心的勸我煉法輪功,說:「只有法輪功能救你,只有法輪功師父能救你!」我依然下不了決心。

老伴知道我的心結,是那無神論和實證科學的理論在擋著我,就說:「你不煉功,那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機緣到了再修煉。」

我一聽就答應了,心想這好辦。自此我就天天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也就念了兩個月,十月二十五日,是廠裏規定的二零一六年的體檢日子。我對給我做彩超的大夫說:「去年體檢,查出我得了膀胱癌,已到了中期,大約今年正月初十做了鏡介電切術,又做了兩個月的化療,複查時發現不但復發,還到了晚期,又找中醫看。吃中藥後眼睛受不了,只好停了中藥。停藥後,出現了尿中帶血塊,還有白色的、黃色的像魚腸子似的東西。我聽老伴的勸說,相信了法輪功,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念。現在那些症狀都沒有了。你給我查查現在是啥情況。」

大夫給我仔仔細細的做了檢查,說:「一點痕跡也沒有了。奇怪,怎麼一點痕跡也沒有了呢?」

「嘿!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管用了!本想只要病情不發展就很好了,沒想到好的連痕跡都沒有了!」我興奮的說。大夫說:「小聲點,法輪功是非法的,別聲張。」我說:「法輪功讓我這不治之症都好了,非的哪門子法啊!」

我高興的拿著剛剛做的彩超、尿檢、血檢結果去了醫院,給為我做過手術的大夫看,給護理過我的護士長看,我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癌症念沒了!」大夫拿著彩超結果看來看去的說:「難以置信……」,護士長說:「少有的現象。」

在此我借明慧網一角感謝偉大的法輪功李大師,謝謝您救了我的命!

感謝關心我的善良的法輪功朋友!也許不久的將來我會成為法輪功朋友的同修。

我要把我的親身經歷和法輪功真相告訴所有與我接觸的人,讓更多的人知道並相信「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