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藥物摧殘 被判八年 鞍山付亮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遼寧省鞍山市立山區婦女付亮,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無病一身輕,她對大法及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付亮因堅持自己的信仰、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而遭中共的迫害,曾被關入精神病院,後又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付亮對發動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提出刑事控告,下面是她在控告書中陳述自己遭受迫害的一些情況。

一、在精神病院裏遭迫害

我和幾個同修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去北京天安門廣場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在北京四合院住時,鞍山市幾個派出所知道我們住四合院,早上九點多把我們幾個同修綁架到鞍山市看守所,關押十五天。到十五天,看守所沒叫我回家,單位齊大山保衛科給我辦班二十天,單位三個班輪看,每天逼問寫甚麼,把我用手銬銬一凳子上,睡一個凳子上,他們看我不寫,氣得大叫起來,單位保衛科和派出所把我送鞍山市精神病院去。

送鞍山市精神病院那天是二十九,第二天是三十。我告訴大夫精神病人是糊塗的不理智的,而我說法輪功都是好人。男大夫卻下了好幾種藥,黃藥片、藍藥片。精神病院的藥是非常毒大的,一天三次,如果你不吃,他們捆綁你在床上。精神病人吃藥,是大夫把藥放你嘴裏邊,一口水看你嚥下去沒有,手段非常殘忍。他們每天晚上監視我睡沒睡,我每天都在背著法,我到第八天時,大夫過年放假上班來,我叫丈夫來接我回去,我丈夫來得最早,跟上班大夫說回去。在師父保護下,我回到家,單位保衛科過年上班了,聽我回家了,他們還不罷休,當地公安派出所來騷擾,我就這樣在二零零零年在外流離失所。

二、反迫害 遭灌食迫害

銬在暖氣管上
銬在暖氣管上

有一次我回家到樓邊看到一個警察在那走動,我順邊進屋了,到屋也就幾分鐘,當地派出所幾個人非法闖入我家,把我和女兒、丈夫一起綁架到派出所,我給他們講法輪功都是好人,他們不聽,把我手用手銬銬在暖氣管子上,到半夜送到鞍山市看守所二所,姓侯的所長把我叫去,我告訴善待大法有福報,他不聽真相,把我打兩個耳光,叫一個獄警把我關押屋裏去,我告訴獄警我們沒有罪,把我們釋放出去,我抗議絕食,絕食七天時,所長和獄警叫男犯人三個人把我綁在一個凳子上,把腳用繩子捆上,把手靠背綁上,三個惡警加上幾個犯人給我強行灌鹽水插管,殘酷迫害,我的口和下牙被惡警插管幾個牙活動了,鼻子和口全是血,然後把我的手腳一起用鐵銬連在一起,只能彎腰走,絕食十天時,所長和獄警、男犯人三、四個還有三個惡警把我綁在一個凳子上,把腳和手靠背綁上。第二次強行灌鹽水,殘酷手段插管迫害,我抗議絕食十四天,我只能躺著,他們怕有責任,把我手、腳銬上,帶上醫院複查幾種病,回到看守所,到十七天抗議絕食,我被無罪釋放回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三、八年冤獄

後來,公安局派出所看我還活著,要綁架我回去,就當天這樣,我被迫害離家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我與同修在一起無辜被鞍山市市局政法委公安綁架抄家,把我們屋裏打印機、各種打印紙用車搶走,非法開庭判我八年。

在看守所,我要寫訴狀告江澤民操控的六一零辦公室,公安機關的爪牙構成如下犯罪,我寫完了遞交管教所長,他說我敢告江澤民是現行反革命,就這樣不許告,非法關押六個月,送往遼寧省女子監獄。監獄城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複查時,我被迫害血壓高,心臟嚴重,不收,鞍山市看守所和監獄惡警互相交耳一下,把我收下。

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一個監區,我是到六監區,六監區是做飯的。來一個警察叫我去,說法輪功到監獄沒有一個不轉化的。我告訴她,法輪功都是好人,她說這不聽,告訴我上外邊站著。當時十一月份,天冷下著小雪,我在外站三個多小時,就這樣收工了。惡警告訴所有犯人說法輪功不轉化,他們犯人的分少,叫犯人對我打罵,監獄用各種殘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六監區是伙房,四十多人數,法輪功十六名,我們二十四小時被監視,在每天三個科長逼問甚麼所謂「轉化書」,不說這三個科長,她打拳,她踢腳,還叫一個犯人打我,就這樣逼問迫害下,我心裏跟師父說弟子知道大法好,我絕不會說的。他們每天逼問我說,惡警叫我回監舍去,兩個犯人看著我,我在他們迫害下,血壓高於240,生命有危險中,就這樣多數在醫院。

我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保外回家,到家當地派出所和街道監視我一切自由,保外兩年半,奧運期間遼寧省女子監獄和派出所把我強行綁架到監獄,在監獄我告訴所有犯人多數都知道大法好,法輪功都是善良人。

在監獄,我知道他們迫害大法弟子各種殘酷手段,給大法弟子吃精神病人藥,用電棍,扎手指尖,扒光衣服用針扎乳頭等等刑具。每天下午給大法弟子辦班,侮辱、誹謗,有的科長、小隊長現世現報的。我於二零一零年八年滿回來了。

四、再流離失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我在公園給一個世人台曆,告訴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好,回到家第三天早上十點多,鞍山市國安610六個人和派出所兩名共八人開的黑車2台,非法闖入我家,師父像和大法書、音響全搶走了,把我綁架帶到派出所,國安610六個人其中一個說書和真相哪來的?我沒說話,國安惡人打我兩個耳光,派出所副所長叫我到別的屋去,在這時已經是4點多,副所長進來說老太太領你去複查去,複查血壓高180,副所長領我開車回來在一屋,正所長回來說走吧,他們把車開到鞍山市看守所二所,看守所獄警叫過副所長,告訴獄警血壓高不能收,在這時,正副所長跟獄警進屋等半小時,正副所長出來說送你回家。

正所長說明天早上八點鐘來,你的事打報告報上去。我回家十一點多,我告訴丈夫明天八點鐘去,我不能去那,就這樣被迫害離開家,在外流離失所。

二零一四年法輪大法日,國安開著幾個車和派出所,晚八點多鐘非法闖入家,我丈夫在家吧,我丈夫說一次沒回來,在這時,街道鄰居在監視,我這一切迫害都是江澤民操控的六一零辦公室、公安機關爪牙集團的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