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帶我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為了探索人生,尋找多年無果,而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聆聽了師尊的講法。九天班下來,我心中多年的問題,都一一得到了解答。

我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嚴格、有志向、熱愛生活、興趣廣泛、專長和技能多而又同情弱者、熱心助人的人。童年的時候,我曾仰望著藍天或是夜晚的星空,就常常在想:人從哪裏來,又要到哪裏去,人為甚麼能夠當人?人如果永遠不死該有多好啊?!小小年紀自己也隱約知道是在妄想。我勤奮好學,為人正直、善良,我就是想做一個德才品貌俱全的人,以前一直被冠以漂亮的才女,也算遠近聞名。

八十年代末期,我遇上的一系列突如其來的麻煩,近乎將我擊得粉碎!單位科長要退休了,一個業務沒有我棒、學歷沒有我高、資歷沒有我深、為人沒有我好的同事,想當科長就竭力給我設障礙、採用各種手段踩我。我是業務主力,其實從來都沒有想當官的想法,不喜歡官場上那些虛假獻媚的那一套,更不想操閒心,再說一個小科長的職位我還真沒放在眼裏。我的理念是把本職工作幹好,為人做好了,我想做我工作以外自己想做的許多事情。

就在此時,父親在母親去世三年多後也住進了醫院,大夫說也就是兩、三個月的時間,老爸扔下我走了,眼睛都沒有閉上。這對我猶如晴天霹靂!我的男朋友是我當年的高中同學,在他仕途曲折、情緒最低落的而立之年又遇見了我,我幫他從低谷走出來,給了他很多幫助,尤其精神上的鼓勵和開導。他曾多次表示從內心感謝我。工作上的壓力、小人的作梗及老父親的住院已經整的我焦頭爛額,期間男友不但沒有過關心,反而因非禮要求未果,竟然找茬吵架,並提出分手,更說一些傷害極深的話,讓我的肺都要氣炸了。

我過早的品嘗了種種苦難,我無法抗拒,無法擺脫,更無法訴說,我徹底的被擊潰了。我不得不辭去了工作,回家病休了。我向蒼天呼喊:老天爺呀你在哪裏?神佛啊為甚麼給我降臨這麼大的災難!

病休期間為了調整身體,我走上了學練氣功之路,我看了很多氣功的書籍,還學習易經、預測學等等有關命運的書籍,想從中得到解脫的答案。遊歷多年也還是茫茫然。就是有一點點收穫,也都不解決根本問題,而且所有的氣功班都是以商業化為目地。我淡出了氣功。我絕望的仰天長嘆:也許這就是人生!

就在此時法輪功出現了。看到了辦班信息,我根本就沒往心裏去。有一天朋友來給我送票,我說:不去!都是為了賺錢。友人說:這個功法與眾不同,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修心為基礎。友人送我一本《法輪功》,我大致翻閱了一下,裏面有提高心性的話語,這是我多年來所看到所有相關書籍中所不曾有過的提法。

熬了近兩個月,帶著渴望、期盼和疑問的心理走進了師父的講法現場。沒聽上一會兒我就睡的一塌糊塗,眼睛怎麼也睜不開,心裏覺得對講課老師太不尊重了,很自責,可怎麼掙扎就是睜不開眼。就在此時,老師說:「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還真的是這麼回事。

之後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二十三年了。大法讓我走出心靈的苦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是返本歸真。師父是帶著沉重的我們走上回家之路,多麼艱辛、多麼不容易啊。感恩師父,感恩大法,讓我找到了真正回家的路。

大法蒙冤,我兩次進京,為師父說句公道話,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強制洗腦、三次勞教,受過很多酷刑。我高呼「法輪大法好!」為師父喊冤,被用髒抹布塞嘴;因拒絕在勞教書上簽字遭警察和指使的犯人毆打,後戴上手銬和腳鐐的構件,只有死刑犯才戴刑具;在勞教所被數日不讓睡覺熬鷹、被上過大掛、鎖過地環、強行灌食;遭吸毒賣淫盜竊罪犯的群毆;因不在所謂的「保證書」上簽字遭警察狠踹頭、頸椎,頭髮一把一把的給揪下來。這一切都改變不了我對大法對師父的崇敬和堅信。

在獄中,我心中詠過一首詩:

鐵門鐵窗鐵鎖鏈
怎鎖弟子意志堅
九死一生盼今天
助師正法救世人

第一次進京被遣返到當地派出所,和教導員談話,給她講了兩個多小時的真相,她嘴上對我大聲的吼,因受媒體的狂轟濫炸、也因被株連迫害影響到他們省級的「先進」,可是在四十多的全體警員會議上,她訓斥下屬說:你們要都像人家法輪功那樣早就好啦!

世界需要真善忍!眾生等待著被救度,我們的責任和使命重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