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變了 一切都順了正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退休了,我就想把師尊的各地講法系統的學一遍,當學到師尊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的這段法:「你們在做一件事情達不到目地的時候,你鑽牛角尖,你吃不好,睡不好,你簡直就是被人控制著情緒,被別人帶動著活著,你活的很累不覺醒,你為別人在活著。」我驚醒了,我就是那個被人控制著情緒,活的很累不覺醒的人。

我怎麼會這樣呢?我反思自己,我是修煉人吶,怎麼被常人帶動著?我怎麼不站在法上悟啊,這是一些甚麼心使我這樣呢?哦!是我強大的人的觀念,強大的爭鬥心,強大的自我,像一座無形的大山擋在我面前,阻擋了我精進修煉的腳步,尤其體現在我與丈夫的矛盾中。修煉十九年了,不知向內找,老找對方的不是,這些敗物不僅在我的空間起壞作用,而且還打入到丈夫的空間場,堆積如山,愈演愈烈。

每天早晨一起來,他就在那裏數落:別人家一天搞兩次衛生,我們家一次也不見搞。他想到哪說到哪,不停的尖叫。我晨煉後,學法到七點二十才出臥室做早飯。每次聽到他的聲音,我就被他帶動著,心想:一百三、四十平方米的房子,搞一次衛生要兩個多小時,那我甚麼也別做了,光搞衛生,我怎麼修煉呀!我是來修煉的,不與他爭辯,得忍一忍。

他每天都起的很早,習慣於早晨燒開水。我們家三口人三隻杯子放在一起,他只倒兩杯,不倒我的。起初我沒在意,每天都這樣,就意識到了,我也沒理會,修嘛。有一次,孩子要早上六點半出門,要我準備物品,我就順便燒了開水,倒了三杯水放在那裏。他起來後小聲嘀咕:幫我倒水了。我聽到了,心想:下次不會再空一隻杯子了吧?第二天,照樣空著我的杯子。加上平日裏的一些別的小事情,我就「明白了」:他是在羞辱我,把我往外推呢?我有點生氣,但嘴上還是不說,心裏告誡自己:還是忍,我是修煉人。一想到孩子都要出嫁了,為這些小事,家裏天天吵架,鄰居聽到、看到多不好啊,每次都忍、強忍。有時被他的情緒帶動的實在氣不過了,就背師尊告訴我們的:「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有時背著、背著,直到把眼淚背乾,心裏好過一點。法理明白,就是不找自己。有時還遐想:達到初果羅漢,整天樂呵呵的,那個狀態多舒服。

平日裏,小事囉嗦次數多了,心忍不住,有時就吵起來了。他反覆刺激我那顆心,使我有一次產生了一個壞念頭:等他不注意的時候,到他背後舉起拳頭狠狠捶他。當然,只想把他打痛,看他痛的樣子,解我心中氣恨。當時想:我是修煉人,這個我不能做。但這個不正的念頭,被魔鑽了空子,我當時沒有滅掉它,這個想法就讓它滑過去了。

又有一次,他囉嗦了大半天,坐在沙發上休息,我剛好站在他背後,又起了壞念頭,就想用拳頭狠狠捶他的頭。我馬上意識到了,想捶他的不是我,這是邪魔在放大我的恨心,是魔在鑽我的空子,心想滅滅滅。當時意識到了這個壞意念,覺的很羞愧。但是日子長了,他張嘴說話的時候紅著臉、粗著脖子,我不知恨到了甚麼程度;聽到他的聲音,我胃和腸子同時痙攣,是師尊時時喊醒我,才沒造成惡果。

得知大陸要開法會了,我就開始寫,把心裏想寫的都寫出來了,拿給同修幫我看看,提提建議。同修看過之後,善意的要我把對待丈夫的心再深挖一挖。我心底裏也有這樣的想法,總覺的挖的不深,挖的不到位,雖然找出了不喜歡他的心、瞧不起他的心、爭鬥心、怨恨心、恐懼心、厭噁心、疑心、怕心、妒嫉心、不體諒他的心、對他不善的心等,表面看似平靜了許多,心裏只是沒有那麼多恨了,但總覺的還有東西像山一樣擋在我面前,師尊借同修的嘴說出來,我就要認真思考思考。

我反覆重溫師尊的一段講法:「特別是我們人為了生存,為了保護自己,為了得到自己更多的利益所放不下的東西,我統統的都把它叫作執著。這些執著恰恰像強大的鎖頭一樣鎖著你,在你前進的路上,每一把鎖你都得把它打開,打不開它就鎖著你,迷著你,你就看不到真相。而且你在通向返本歸真這條路上你打不開這些鎖,你就走不過去,這就是關。你所執著的一切,這就是你的障礙,在修煉中所要遇到的這些關,其實那也是你自己的難。我利用它的目地就是打開你執著的鎖,叫你能夠看到真相,使你的思想能夠得到昇華。」[2]我對照自己的那些心,反覆的想:「執著」、「關」、「鎖」、「自己的難」、「得到昇華」。一點點悟,一點點想,慢慢的、慢慢的,好像觸及到了那個東西了,我知道:我內心深處那座山開始鬆動了。

對照講法,字字都像錘子重砸在我的心上,像一把利劍刺到了我執著的根。我一下就叫了起來了,找到了,找到了,挖出來了:是強大的自我,自以為是的我,自私的我,這麼多年來,反覆在心裏鬥、心裏爭,愈演愈烈,一切執著的根源都出自於我,自私的我,自以為是的我。這個惡魔折騰了我十九年,我不要它。

十九年來,師尊不斷的讓我丈夫演示給我看,讓我去掉人的執著心,我不知悟啊,老在人的觀念裏轉圈。現在悟到了:要在日常的小事裏修,處處都要把自己當修煉人哪。真是:「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3]。

感謝師尊良苦用心,對我這個笨拙的弟子,從不言棄。師尊啊,我不知道人心是在生活中、家庭中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去啊,是我不知悟啊,我第一次讀《轉法輪》的時候,您就要我去人心,因為我的執著心太多了,悟性太差了。師尊,這一下我知道了,是您讓他來提高我的心性、來幫我修煉的,他就是我的一面鏡子,照出我的各種不好的執著心,從而去掉它。

心找準了,根也挖出來了,像山一樣的敗物瞬間消失了,人異常愉悅與輕鬆。真想馬上告訴提醒我的那位同修,一看深夜十二點差二十,該發正念了。

丈夫打電話來問我(當時我住郊區的房子,丈夫住市區)回家取東西時,在家吃飯不?我知道他要準備菜了,語氣從未有過的和善。我知道是我的心去掉了,敗物沒有了,善的力量自然就流淌出來了。大法的威力真大啊!

我帶著從未有過的愉悅輕鬆的心情走進了家門,進門,他就打招呼。看見他正在客廳裏包餃子,我心裏很不是滋味,買菜、做飯、家務本應該是我這個退了休的家庭主婦幹的事情,他卻在幹著,我很不好意思。我順便把我帶回的肉類放進冰箱,一開冰箱,裏面準備了很多菜。

快中午了,我趕緊進廚房開始燉湯、煮飯。一進廚房,櫥櫃上擺著十來個茄子,心裏笑了:這人可能是從茄子世界裏來的。可是,要是在從前,在沒找到我的人心之前,我看到這茄子,心裏早炸開鍋了:整天就知道茄子、茄子。本來我對甚麼食物都不反感,孩子也不說好壞,做甚麼吃甚麼,只是吃多與少而已。只要他去買菜,總是那幾樣,量還大,少不了茄子。買一次吃三、四頓才能吃完,油也放的少,水煮茄子。次數多了,瞧一眼就反胃。而這次看到茄子,也不反胃了,沒有不舒服的感覺。茄子還是茄子,是那個心在作怪。因為那個心沒有了,看人、看東西就順眼了。

做飯的時候,我利用空餘時間,把廁所刷的乾乾淨淨,廚房下水道,由於沒有工具,還沒搞乾淨,等到幫同修把交流文章整理好了以後,回家大搞一次衛生。他也真不容易,家裏、外面,加上他姊妹那一大家子他都要操心,真是辛苦,他確實是一個很能幹的人,只是性子急了點,直來直去,不會處理人際關係而已。

我和他生活快三十年了,修煉前,我怨恨他;修煉後,我在內心恨他。因我修煉了,我知道這是我要修去的心,在此,通過寫心得體會稿,在師尊的加持下,終於去掉了恨心,解體了恨心。我曾在心裏和當面多次感謝過他:沒有他,我在修煉中沒有走到這麼堅定;沒有他,我在修煉中就沒有這麼多提高心性的機會。感謝他多年來一直扮演這個角色,給我提供提高心性的環境、幫我修煉。同時也希望我丈夫能改變對大法不好的態度,同化大法,支持我修煉!

找到了心,換了角度,換了觀念去思考,我就明白了師尊說的:「我看真正能夠修上來的原因是因為人心發生了變化,這個心達到標準了,人的思想境界達到標準了,才真的修上來了。」[2]

晨煉打坐時,雙腿痛是通暢的痛,不是像有東西阻塞的痛,兩種痛是不一樣的:一種是愉悅的痛,一種是鑽心的痛。

讀、背《轉法輪》也不一樣了,不只是求讀的多與少,而是師尊在書中把法不斷的展示給你。那種收穫、那種喜悅就是溶在法裏了。

在辦事的路上,不到五百米的路程,給四個人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並簽名舉報了江澤民。那真是你把髒東西倒出去了,思想純淨了、通了,一切都順了,正了。

感謝師尊一路看護!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