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病業假相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一天早晨醒來,腰痛的好厲害,床也起不來,自己趕快發正念。之後勉強起來,還是疼的很厲害,自己清楚肯定是邪惡鑽了有漏的空子。哪方面有漏呢?找了很長時間找不到,只有多發正念鏟除它。

沒有找到漏在那裏,晚上睡覺,師父在夢中點化:我坐在一輛敞篷汽車上,汽車開的飛快,風狠狠的吹在身上,我抱住腿說:可別把腿吹壞了。醒來我知道錯在哪了。我們作常人時形成了一個習慣,平時睡覺,哪怕再熱的天氣,也要把肚子和腰蓋上,別處涼點沒關係,肚子和腰不能受涼。這已經是習慣成自然、自己都意識不到的觀念了。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自己真是太讓師父操心了。悟到的同時,腰一下就不疼了。當然思想上意識到,行為上也必須做到,師父說「做到是修」[1]。

還有一種現象,就是我平時身體上哪裏長了小疙瘩,又疼又癢,忍不住擠一擠,把裏面的水擠出來,認為就沒事了。或者是皮膚上的病業假相,也是又疼又癢的,使勁撓一撓,撓完就覺得好受多了,結果過幾天更嚴重。其實這也是多少年來,甚至上千年來形成的人的觀念,說白了就是用人的辦法治「難受」,與去醫院治病一個道理。大法弟子遇到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有時用人理解決,可能使事情更糟;應該站在法的基點上,遇事用法衡量一切,不把各種難受假相看重,改掉各種不好習慣(人的各種壞習慣就是執著),發正念鏟除,這些病業假相很快就過去。

在邪惡迫害的最初幾年,經常與同修配合做一些事情。一天下班走在路上,突然感覺全身沒勁,冒虛汗,虛弱的想趕快找個地方坐一會。可與同修已約了時間,不能耽誤。正在著急的時候,我一下想到這是邪惡的迫害,阻止我做正事。你讓我難受我就難受?你讓我走不動路,我就走不動?我就不聽你的,你讓我走不動路,我就是要快快走。正念起,快步走。走了十來分鐘,到了公共汽車站的時候,虛弱的感覺已基本上消失,見過同修回來時連隱隱的一點難受也沒有了。師父要求我們不配合邪惡的迫害,只要我們的思想、行為符合了法,師父就會為我們作主。

在平時,我們身體上會有一些小的不舒服、難受,大法弟子的忍耐力都很強,不太在乎這些小疼、小痛,忍一忍就覺得過去了。我認為不要小看了這些不起眼的疼痛和難受,修煉的事無小事,這些看似小的方面,經常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不在乎就是沒有排斥,不排斥就是承認。

有的同修的大的病業假相,就是從一點點開始的,一開始沒有排斥,邪惡就會逐漸的加大。如果剛開始就注意起來,發正念鏟除,歸正自己,很快就過去。我的體會是,這些小的難受和不舒服,往往也容易鏟除。

我們在任何事上都用正念看,不用人心看,事情的結果往往都會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