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修去顯示心的一些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一直以來,知道自己有顯示心,有時能意識到一些,但很多時候,習慣成自然了根本就察覺不到。近些年來,常聽到同修的誇讚,顯示心愈發膨脹,師父看我不悟多次在夢裏點化,尤其是最近夢中的場景令我警醒。

四年多前,我剛上RTC平台時,接連發生了幾次勾起我顯示心的考驗。有位同修私下裏說:「你是不是做過播音員呀?聲音很好聽,字正腔圓的。」我回答沒有,但心裏覺得美滋滋的;在給大陸眾生撥打真相電話時,有的人也誇我的聲音好聽;和同修網絡通話時,同修的丈夫也誇我的聲音好聽;後來在錄製給師父祝賀新年的賀詞時,同修的女兒說我的聲音像播音員。

每當聽到這些誇讚時,雖然想到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1]可是內心裏還挺受用,由於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魔開始放大我的顯示心。

心裏越想越美,這麼多人誇我,看來我的聲音確實是挺好聽的。後來一段時間由於這個顯示心的作用,在平台上集體學法時,我讀法就格外注意,讀的字正腔圓,把注意力放在語音語調上,而忽視了領會法的內涵了。經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慢慢意識到這個嚴重的問題。

我的顯示心其實在其它方面表現也很嚴重,但是前幾年我意識不到。因此師父常常在夢中點化我:最近這幾年,我常做相似的夢,約四、五年前,夢中的我,使足了勁能腳離地二三十釐米高,在草上面飄,夢中的我,總想讓別人看到;後來,夢中的我能飛的稍高些了,能飛到2米左右,那時也是總想讓人能看到我在飛,再後來,我能飛過樹高,當我在飛時,我看到地上有些人,我心想,快看看我呀,我在飛呢,希望看到他們羨慕的眼神、聽到他們誇讚的聲音,可是他們偏偏沒抬頭看我,夢中的我還挺失望。

每次夢過後,我只是想,我有顯示心,但是沒有仔細從一思一念上查找。一年前,我又做了一個夢,這個夢至今仍很清晰。夢中:一位幾乎和我沒有聯繫的同修對我說:「你做的每件事,說的每句話都帶有顯示心。」然後又有另外一位同修說:「我討厭你!」

這個夢引起了我的深思,也讓我警醒。這麼多年來,自己在顯示心的問題上沒有修好,以至於都發展到每句話都讓同修聽出有顯示心了,於是我開始歸正自己,認真對待自己的一思一念,以我目前的認識,我意識到,我最容易出顯示心的時候主要表現在做了一點點的好事上,總想張揚顯示。

舉幾例:

在真相點徵簽時,因為我的英文還湊合,有時會徵集到稍多的簽名,有一次,我的顯示心就蠢蠢欲動了:「看看我,征到了很多簽名。」意識到不對,把這顯示心強壓下去了。馬上,我就看到現場另外兩位同修顯示心的表現:一位男同修,因為自己的老闆在「反對活摘器官徵簽表」上簽了名,他興奮的在同修們面前說:「我讓我老闆簽名了,我老闆剛才簽名了。」一會又有個女同修,在另一同修面前炫耀,說前段時間買了件衣服,怎麼怎麼漂亮,然後又對我說:「比你現在穿在身上的這件漂亮多了!」我看到她在炫耀顯示她的眼光、品味高。我想想自己,雖然沒有這兩位同修那麼露骨,但表現在內心裏,不管表露出來還是沒有表露出來,都在顯示。

前段時間,我臨時到培訓房間培訓新手,我示範撥打了一通:先講自己是法輪功學員,接著講了大法真相,那個新手同修(她從大陸剛到國外,在國內一直講真相)給我指出說:你們在國外不知道國內人的情況,不應該先講法輪功,如果一開頭就說自己是法輪功學員,國內人一聽法輪功就害怕不聽,應該先講三退,退了以後再說。

我聽出同修帶著自己的觀念在說,雖然我沒反駁還對她表示感謝,但心裏有點難受。後來又一想,為啥今天會被一個新手同修這樣教導?是我有顯示心,好像高人一等,心裏覺得你們是來聽我示範撥打的,我經驗豐富等等。

還有一次在平台上,我發現一位阿姨,很會講真相,但是在公開場合她顯得很沒有自信,我和她交流後,阿姨認識到自己的人心需要突破。幾天後,我聽到阿姨撥打電話時,明顯的底氣足了,信心也強多了。我就寫了一條信息準備發給阿姨:「阿姨您這幾天說話底氣足了,您發現了嗎?」剛準備發,我意識到了我的顯示心:因為阿姨是我和她交流後,她改變了,還是我的功勞呀。於是我把信息刪除了。

另外,我還發現,我的顯示心還在其它方面有表現:愛搶話,愛打斷別人,愛發表所謂個人見解。

以上是最近對顯示心的一點感悟,與同修切磋交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