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顯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在《轉法輪》裏,師父把「顯示心」拿出來單講,我悟到,顯示心和妒嫉心一樣,也是普遍存在的。其實在常人社會中,時時處處顯擺自己的人也是很招人厭煩的。作為修煉的人,是要把這顆心徹底去掉、連根拔掉的。

我從小顯示心表現的就很強。我樂感很好,模仿能力也很強,很多大人就經常逗我玩兒,讓我給他們唱,我都有求必應,樂此不疲。從小學到大學,凡是學校、班裏舉辦甚麼文藝活動也都少不了我的節目,我一直在同學的羨慕、老師和家長的讚譽聲中度過的。每當看到校園的光榮榜上第一名的位置上寫著自己的名字,就恨不得讓它永遠保存在那裏,讓所有的人都看到。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逐步認識到顯示自己是很討人厭的表現,就學會掩蓋了。

修煉以後,我的顯示心表現的就更複雜了,還常常夾藏在證實大法的行為中。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時,常常想證實給被關押的常人看:大法弟子也有多才多藝的,並不像邪黨宣傳的那樣。其實想表現自己的心也是顯而易見的。

我曾兩次去天安門證實法,回來後,只要見到沒走出來的學員就講自己的經歷,雖然在當時也起到了鼓勵其他學員走出來證實法的作用,但說的過程中表現自己沒有怕心的顯示心是很強的,而且明顯表現出看不起一時走不出來的同修,甚至語言上帶有指責、貶低別人的意思。

我多次向明慧網投稿,大多都能發表,雖然沒有主動告訴別的同修,但內心總有一種願望:希望別的同修知道哪篇是我寫的。雖然沒有表現顯示心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沒有顯示心。

我多次遭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和勞教所期間,都有過抵制迫害、正念正行的經歷,這也成了我以後在同修面前顯示自己的資本。記得我最後一次從勞教所出來時,為了防止本地「610」繼續將我送入洗腦班迫害,幾個同修不顧個人的安全參與了對我的營救。當我乘坐同修租用的出租車脫離險境後,首先想到的不是向同修表示敬意和感謝,而是迫不及待的講自己在裏面的反迫害經歷。這件事現在想起來都感到無地自容。

現在想起來,我多次被迫害,從表面上看都是因為自己反迫害或做證實法的事有關,其實背後真正的原因是自己強烈的顯示心遲遲去不掉(當然,可能還有其它的執著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可惜,清醒的有點晚了。現在我終於認識到了這顆心的危害,基本能做到當這顆心一出現就馬上意識到,清除它。

深層次的想想:人為甚麼要顯示自己呢?無非是想抬高一下自己,讓別人看得起自己,在別人的讚譽聲中享受那種優越感,說到底還不是為了情嗎?為了私嗎?可我們不就是要修成無私無我嗎?不修去這種私能圓滿嗎?冷靜下來想一想,一個生命無論有甚麼樣的特長和優勢,都是造物主賜予的,就像鳥兒會飛,魚兒會游水一樣,有甚麼可顯示、炫耀的呢?沒有造物主的賜予,一個生命再努力,又能改變了自己甚麼呢?而作為大法弟子──承負著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使命的生命,每個人有甚麼特長,或在哪方面做的好一些,能是偶然的嗎?

希望像我一樣還沒修去顯示心的同修能重視起來,引以為戒吧。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