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顯示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今年中秋一過,我一如既往的在明慧網查找自己投稿的賀卡,沒有找著。而且在這一年裏發表的賀卡及祝福,都沒有找到我遞交的。這回,我仍舊執著的花大量時間搜索,生怕漏找了一小塊,但最終還是沒有找到。

我疑惑了,到底是甚麼原因呢?明明完成發送時,顯出一朵金色蓮花,怎麼會沒有呢?我這到底是在幹甚麼呢?為何非得要看到自己發表上去的呢?這到底是甚麼心促成的呢?我真得好好查找自己了。

在這十幾天裏,我找到了根深蒂固的人心:沒有做到真、好顯示。

喜歡下廚成癖,愛拍美食照片成癮,上傳到網上,聽到同事朋友的誇獎更是忘乎所以。最近兩天內發生了幾起事故:手臂被油濺出燙出泡;鍋鏟從高樓的家裏廚房窗戶墜落;醬油摔了;鹽罐打爛了;相機壞了。我猛醒了,顯示──危險。雖如此,卻沒深挖,更沒有解體這顆人心。直到中秋賀卡未發表出來,我才開始省視自己。

以前每發表一篇文章,一張賀卡,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上網查找有無發表出來,更希望能發表在週刊上,好讓認識的同修覺得我不錯。這求名的心背後是骯髒的不易察覺的顯示心。以前賀卡在明慧網發表了,就和本地區的同修作比較:我比他/她們設計得好;當文章發表出來,曾有一篇刊登在週刊上,同修說不錯,我就沾沾自喜;當有同修看到我寫的揭露同修被迫害的文章,指出我有不真實信息在裏面時,我帶著怨氣指責說我的同修:哪裏有不真實了?同修當時被迫害,你們為了自保,躲哪裏去了?現在倒好,我曝光出來,你卻說我寫得不夠真。

師父見我不爭氣,不悟,就用賀卡之事再一次點醒我,修去隱藏在背後的人心,趕快提高上來。初中文化,文章發表了,是師父給的智慧;工作是設計,能設計卡片,賀卡發表了,是師父給的技術;面對面講真相,勸退了幾個人,也和同修津津樂道的談論,顯示自己,生怕別人不知道,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動一下嘴而已。其實自己真的甚麼都不是。有甚麼好顯示的呢?

大法弟子中出神通的大有人在,他/她們都把握得很好,而我就那點事還沾沾自喜,其實是因為沒有真正意識到顯示心的嚴重。師父說:「所以不管出了多少功能,多大的功能,神通顯的多大,你一定要把握住。我們最近有人坐在這兒就沒了,一會兒他又顯現出來了,就是這樣的,更大的神通都會出現的。你將來怎麼辦?」[1]「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1]

想想每次自己寫的祝福語,都是:「一定做好三件事,多學法,多救人」。但是,真的做好了嗎?「一定」的份量有多重?真的都做到了嗎?為何每一次都向師父保證「一定」,卻一次又一次的沒做到,放鬆自己?欺騙師父,欺騙自己?不兌現自己許下的承諾。有時講真相時,還吹噓,有的事還誇大,這哪像是修煉人去救人啊,說嚴重點是用欺騙的手段,是邪黨文化,本應該抱著真誠,慈悲的心去救人,不需要人為的把事情吹大從而失真,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師父借同修指出我寫的文章有不真的信息時,我還埋怨,指責,沒有向內找,真的很慚愧。

當我去親戚同修家裏,看到同修家裏的七歲大法小弟子,他的書桌上放著一張樸素的祝福賀卡,卡上用鉛筆手寫著站不太穩的文字。當時我感動得流淚,說不出話來。小同修寫著:「師父,節日好!師父辛苦了!我是大法小弟子。」

同修家裏不能上網,但是小弟子用那顆純真的童心做了一張賀卡,送給師父。雖然文字有些大小不一,但絲毫沒有影響小弟子那顆真誠的心!雖然我設計的卡片看上去是漂亮,但是我的心卻達不到那麼的純淨。對比一下自己,我想起了《金佛》的故事,真的真的很慚愧,又讓師父為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操心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