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蓮珍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的折磨和奴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日】漂亮的購物紙袋、老鼎豐的包裝、商場雪白的棉籤……你知道它們的出處嗎?不是工廠,也非作坊,而是在監獄的車間或監舍,出於罪犯或遭到冤獄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一雙雙忙碌的手。

六十八歲的法輪功修煉者李蓮珍二零一三年初至二零一五年底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在此,她被高壓逼迫違心轉化,在心理極度痛苦中,每天被強制勞動十~十八小時,搓棉籤、糊紙袋。

下面是她的自述:

一、修法輪大法,無罪被判刑

我一九四八年出生,今年六十八歲,於二零零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我修煉之前有嚴重的心臟病,頸椎病、風濕病和神經官能症,再加上農村繁重的農活,經常犯病暈倒在地裏,那時總想人活著有甚麼意思,還不如死了。

修煉法輪功後,我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了,身體有勁了,人也精神了,走路兩腳生風,真是天翻地覆的變化,而且心裏也敞亮了,不再鑽牛角尖了,啥事都看開了。我心裏想,我咋這麼幸運呢,這麼好的大法,讓我得到了,我一定要一修到底。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的上午,我正在家中後園子裏幹活,一輛警車開到我家門前,從車上下來四個警察,沒有出示任何手續,進屋就開始瘋狂的抄家,撬開我的櫃子,搶走我所有的大法書籍、手機,五千元錢和存摺等物品,把我綁架到梅里斯區共和鎮派出所,後又送到梅里斯公安分局。

在梅里斯公安分局,沒我孩子大的警察,辱罵我,用拳頭打我,用皮帶抽我,最後把我扣在鐵椅子上,手和腳都被扣上,扣了我一宿,送齊齊哈爾看守所關押十個月,一天三頓發糕,一輩子都不想再碰的酸發糕,喝稀稀撈不出菜葉的湯,能容幾個人的大炕有時要擠二十多人,都得立著身子睡覺,要是起來回來就找不到地方了。夏天熱的透不過氣來。冬天沒有熱水,每人每天只給半杯熱水,洗漱都是冰涼的冷水,我的右側胯骨越來越疼,後期走路都費勁了。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齊齊哈爾市梅里斯區法院非法開庭,判我四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被非法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二、被迫轉化,撕心裂肺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那真是人間地獄。所有進監獄的人都先到九監區集訓。我氣還沒喘勻,先坐小板凳,一尺長,半尺寬,半尺高的小凳,四邊有楞,中間是坑,人坐在上面,腿抻不開,兩腿並攏,兩手放在膝蓋上,一動不能動,一幫包夾圍著我,稍一放鬆,包夾上去就是一腳,連踢帶罵,每天污言穢語的打罵,就是一個目的,讓你轉化。時間長了,臀部都磨破了,逼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我那時因在看守所右側胯骨就疼,坐在小板凳,胯骨就像刀割一樣的疼,上火,牙又開始疼了,後期疼的臉都腫起來了,不能吃東西,走路一瘸一拐,胯骨疼痛難忍。高壓逼迫下,我違心的轉化了。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晚上我躺在床上,滿臉淚水,我的心撕心裂肺的痛,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呀,我對不起您呀,我沒做好,給大法抹黑了。在那種壓抑的環境裏,我只能偷偷的哭,我心裏知道,我不會放棄大法。那時我每天就是背法,她們說甚麼我都不聽,我就堅信師父會管我。

因我在看守所期間,一個同修教會了我背《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每天我都要背幾遍。我要用我的身體來證實大法好,可能是我的這一念正了,師父就幫了我,五個月後,我的胯骨、腿不疼了,牙也不疼了,我沒去醫院,沒吃一片藥,全好了。

三、勞役壓榨,無盡無休

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和犯人一樣被視為勞動工具,賺錢機器。二零一四年一月,我被分到了十三監區,十三監區的勞動量特別大,我在齊齊哈爾看守所有時裝筷子,就是飯店那種一次性的筷子。有時是疊元寶,疊金磚,就是給死人燒得那種。在這開始的時候搓棉籤,裝牙籤。

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洗漱吃飯時間都很緊,只有十個水龍頭,一百多個人用。空間小,人太多,我大多時候都是擠不上的,只能接點水插空洗洗。活多的時候飯都吃不上,就得去車間吃飯,邊幹活的間隙吃口飯。每個人就得備兩套「餐具」,監舍一套,車間一套。

這裏勞動強度大,每天每人得搓一百多包,一包裏一百多個棉籤,手慢的根本搓不完,就得加班加點,實在不行就的拿回監舍幹,得幹到十一、二點。有時白天搓棉籤,裝牙籤,晚上往衣服上縫鑽(服裝上的小裝飾),不合格的還得返工。

後來又開始糊兜子,裝衣服或食品的各式手拎紙兜,大的小的都有。別小看了這個紙兜,這個工序很多很麻煩。成車的原材料運進來,先得往樓上抬,一包五、六十斤,抬到四樓就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然後把厚紙片打成扇面,往上刷膠,那膠發出濃烈的刺鼻的氣味,為了粘牢,刷完膠再用腳踩,用臀部坐。成桶後再用手疊出印,疊完再刷膠,再粘,再踩,踩髒了或有殘餘的膠就用抹布擦。然後再打孔,穿繩、查數,打捆,再打大包,成品後再往樓下抬。

流水線作業,車間裏堆的跟山一樣。成車的往裏運,做完後再成車的往外出,這批活沒幹完那批又進來了,沒完沒了的幹。做不好的就得挨罵返工,還不能耽誤手裏的活,手慢的也得挨罵,每天從早到晚,就是做活的聲音夾雜著管教的罵聲。白天幹不完就拿回監舍幹,再幹不完就成宿的幹,困的幹活都能睡著。

我們做出的紙兜運往各個超市、商場和工廠,有各種大禮包,服裝袋、食品袋。其中有大家熟知的老鼎豐食品袋,都是出自於監獄。還有各大商場的牙籤,棉籤也是出自於監獄。除此之外,其他監區還做服裝,做浴服、做被罩、做棉服,做酒瓶蓋等。

四、沒有報酬,更無尊嚴

在這裏,被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沒有說話的權利,沒有做人的尊嚴,警察呵斥就是家常便飯。人性的醜惡和自私表現的淋漓至盡。只有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才能看到善良和大忍的胸懷,法輪功學員不爭不鬥,盡力去幫助別人。

有個法輪功學員,一直照顧一個從南方轉監過來三無(無人看,無人管,無人存錢)人員,在自己經濟拮据的情況下,給她買生活必需品,生活上照顧她。連監獄的犯人都說,這裏只有法輪功是好人。

生活標準極低:每天早上是米粥,饅頭、鹹菜。中午是饅頭,白菜大頭菜湯或蘿蔔湯,大塊的白菜、蘿蔔硬梆梆的,夾著沙子和泥,要多難吃有多難吃。要想吃點換樣的,就得自己花錢買,超市的東西貴的嚇人,我每次買點東西都捨不得一次吃掉。還要買些生活必用品,手紙、香皂,牙膏,洗頭水等。

每月監獄只許家人接見一次,我的孩子們每次看我就給我存些錢。我們在這裏起早貪黑的給監獄做勞工,現在計時工每小時都二十元錢,每個人一年應該給監獄掙幾萬塊錢,一個監區就是數百萬,我們每年卻只有一百四十四元(每月十二元)的補助。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我終於離開了這個人間地獄,回到家中。我們沒有犯罪,只因為做好人,在這裏遭受迫害,江澤民集團為了一己私利迫害法輪功,踐踏法律,踐踏尊嚴,使成千上萬的家庭妻離子散,更有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無辜遭受牢獄之災,我要把被迫害經歷寫出來,讓世人認清中共的假面具,不做中共的幫凶,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我相信,烏雲遮不住太陽,善良的人一定會見證黎明的曙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