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真相撒到千家萬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我曾是個癱瘓三年不能走路的殘疾人,當時聽說不少人都在煉法輪功,我也想了解一下,於是一九九七年陰曆三月六日,我拄著大棍子走進煉功點,有位老同修問我幹啥來了?我說看看你們煉功,他說既然來了,就學學吧。他們在前邊煉,我就在後面跟著做動作。

當煉到第三套功法時,我伸出第一隻手,半邊的身體像過電一樣,當伸出第二隻手時,全身像通了電,特別舒服。煉完功後,我說:「這不是氣功,是神功。」大家都看著我,我說:「功真好。」隨後同修幫我請一本《轉法輪》。在我看完這本書後,我知道這是一本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寶書,是度化人的高德大法。自此我就走入大法修煉。

自我開始修煉大法,不僅我的健康得到了顯著改善,我的心也變得平和。在修煉中,每時每刻都能感受到師尊慈悲的呵護和點悟。每當我學法煉功想偷懶時,師父就提醒我。比如有一次,沒煉功,剛要睡覺,就聽師父在電視裏說「沖灌」,我問丈夫看啥電視片?丈夫說是打仗片,可我聽的還是「沖灌」,我悟到是師父在叫我,我趕快起來煉功。就這樣,在師父的看護下,每天堅持煉功從未間斷,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師父給我好身體,我就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救度迷中世人。

有一次,我和另外三名同修去一個山村發大法資料,那天夜裏天很暗,看不見腳下的路,我發了一念,請師父把天放亮一點。不一會天就亮了,我們四人分開,我和一位老同修在一起,把資料快發完了,想往家走。

她從一個大冰坎旁邊往上爬,追著天空上的三星走,我說你怎麼到那上去了?她沒好言語的說:「往家走唄。」我說:「快下來,不能往那走,只會離家越走越遠。」她不聽,繼續往前走。我說:「你去吧,找不著家,可別怨我。」

當時,我在大冰坡下面站著,一轉身,一下子摔得起不來了。同修一看,趕快爬下來將我扶起,問我摔哪了?當時,感覺膝蓋往下和小腿都很痛,但我對同修說沒事。當時,我只有一顆信師信法的心;其實那次小腿骨頭已經摔斷了,已經支出表面,現在我的小腿和腳也都是變形的。

隨後我用正念和另外的同修溝通,同修很快和我們聚到一起。我說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裏,同修說看到一本小冊子,就順著找過來了,也怪,明明都把資料從門縫塞進去了;可偏偏見到一門外有一份資料順著這個方向放著,我們悟到又是師父在幫我們。

此時我們離家已有幾十里路程,我的腿走路很艱難,要經過幾個村子還得走很長的羊腸小道,然後翻過一座大山,離家就近了。我求師父加持,我一直走在最前面,爬到半山腰,老同修說:「咱歇一會,你一瘸一拐的走的還挺快的。」邊笑邊對我說:「你不悠著點走,走不到家呀。」聽後我就對師父說:「師父,我是您的弟子,是神,我要乘佛身,跟您回家,我不能給同修拉後腿。」後來感覺腳離地半尺高,走路好輕快,腿也不那麼痛了,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痛苦,離家十多里路時,同修的丈夫把我們接回了家。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去山村發資料,當我們走到半山腰時,左腳很疼,我發一念,師父求您賜我和同修坐法輪吧,走得太慢了。話沒說完,我倆很快到了山頂。發完資料回來時,小道被大山遮住亮光,黑黑的,看不清路,我們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前摸著,突然眼前出現一片白白的像冰一樣,我想要是冰,不注意不得摔跟頭嗎?結果相由心生,不一會就摔了一個大跟頭,被同修從後邊把我拉起來,這次摔跟頭使我悟到,其實那像冰似的,不就是師尊鼓勵我們,給我們的照明燈嗎,我用人念,沒用神念,才導致的,同時說明沒有達到信師信法。

我在大法中修煉受益很多,師父的大恩大德我無以回報,我只有用這血肉之軀來不斷的證實大法,把大法真相撒到千家萬戶,救度更多的眾生,這才是師父所要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