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門去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曾經的我在痛苦中掙扎,曾經的我生活的無助、迷茫、無望,是師父救我出苦海,給了我生命的一切,修煉的路上,我將謹遵師命。

一、救人的願望

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1]「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眾生,多救人!這就是最大的事情。」[2]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知道了對於大法弟子來說救人有多麼重要,多麼急切,是必須要去做的。我在心裏對自己說,要走出家門去救人,一定要去救人,去履行使命,去兌現誓約,不能再麻木,我要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多麼的好,我的師父有多麼偉大,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錯的,三退才能平安,不要相信中共邪黨的謊言。而要讓人真正明白真相,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面對面的去講,在我的心中,走出家門去講真相,那種渴望是如此的強烈。

但是,彷彿有一座大山,擋住了我前行的路。

二、自身性格侷限及障礙

我不知道,在歷史上有過怎樣的因緣,舊勢力又做了怎樣的手腳,簡直就是要置我於死地,讓我無法走出去的那種種因素在障礙著我。從小我性格非常拘謹,為人處世很僵化,很難和人溝通,表情都是僵硬的,不會開玩笑,說話愛臉紅,去不熟悉的環境或者和陌生人在一起我的手腳都不知道怎麼呆著,弄得別人也很尷尬,非常羨慕他人的灑脫,在人群中,我不會是主角,別人說話,我只有傾聽的份,我自己不會找話題。在自卑的同時,我又有一顆高傲的心,敏感而自尊,好面子,不願將真心展露,而是層層包裹起來,怕被傷害。負面思維很重,甚麼事都愛往壞想,怕這怕那,怕講真相被舉報啊,怕講不好被人笑話啊,對誰都心存戒備,不能敞開心扉。修煉路上我走的步履維艱。很小的事都會讓我發愁、讓我苦惱,讓我當成大事,讓我甚麼都幹不下去,我的生命中的好多時間都被浪費過去了,沒有效率。 這一切,障礙著我,讓我無法達到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讓我無法走出去面對陌生人講真相。

三、學法,實修自己

師父告訴我們:「千萬不能忘了你們是一個修煉的人,你們有了修煉的這個基礎才能去救人,有了修煉的這個基礎、正念強了,才能救得了人,才能做了這件事情,所以不能忽視個人的修煉,到甚麼時候都是一樣。」[3]向內找,我意識到,我修煉的路沒有走正。只是滿足於我修煉了,身體好了,比以前心胸也寬廣多了,能做一些救人的事。可是還有許多該修去的執著,沒有去修,在救人上也未達到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

於是調整自己的心態,不再心浮氣躁,靜下心來學法。在不斷的學法中,也向內找自己的問題,發現我還是太執著於自我了,根子上還是自私,大量的學法後,我不再太看重自己性格上的那些弱點,師父既然選擇了我當大法弟子,就有我走的路。我在心裏徹底否定舊勢力對我的安排,我只走我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路,對於那些執著,那些存在於我身上的不符合法的一切,我不會再姑息它們,我會從一思一念中分清它們,努力去除它們,我今生能當大法弟子,我有了這宇宙中最大的殊榮,我還怕甚麼,我還有甚麼可自卑的呢?我的一切是師父給的,沒有師父的賜予,我甚麼都沒有,我又傲甚麼呢?沒得法的眾生,他們是等待大法弟子救度的生命,大法弟子不救他們,他們連未來都沒有,我在他們面前還有何拘謹,為啥膽怯呢?眾生等著被救度,我怎麼還可以浪費時間,怎麼可以還陷在自我裏?從法中我知道,新宇宙要求的是「無私無我」,從現在起,我將去除一切私心,讓自己成為同化法的生命。

我能做的,就是多學法,將自己溶於法中,用大法洗淨自己的污濁,用純淨的心去救人,去兌現誓約。師父告訴我們:「不管怎麼樣,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得自己說了算;你想修、你想要、你想做,你不想做、你不想要,那都是個人說了算」[4]。我想要的就是師父讓我做啥我就做啥,師父讓我救人我就去救人。

靜心學法,我的心不再迷茫。

四、機緣,師父促成

一次當地的法會上認識了一位外地來的同修大姐,性格開朗,為人大方,說話乾脆,她去講真相,我跟著去了一次,在一旁聽著人家怎樣和陌生人搭上話,老弟、大姐呀甚麼的,同修開始的自然親切的稱呼一下拉近了和眾生的距離,然後她怎樣一下子切入話題,怎樣主導著局面,怎樣讓眾生放下顧慮,隨著大法弟子的思路走,我都默默的在心裏記著。可能一時還學不會,但我對面對面講真相已不覺的那樣遙不可及。

之後,由於性格中有那種拖拉的因素,還是沒有走出去講真相,直到二零一四年的最後一天,放假在家,當地下了好大的雪,同修來找我,說出去走走,我穿上平底鞋,甚麼都沒考慮,很自然的和她一起出去了。我們一起走在厚厚的積雪上,向每一位能說上話的路人講述著法輪大法的真相,過程中忘記了怕,沒有了拘謹,沒有想誰會舉報甚麼的,只是不願錯過一位路人,這也成了我講真相的一個開端,從此,我開始了我的面對面講真相。

真希望能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帶一帶還沒走出去的同修,對於我,如果那天同修不來找我,我是不會自己出去的。

五、用心去救人

(一)救人要放下自我,持之以恆

如果有太多的自我,太多的人心,很難走出去講真相,也許會想今天太累了,不去了;明天狀態不好,不去了;後天天氣不好,不去了……家裏的事,單位的事,媽家的事,婆家的事,大人的事,孩子的事,甚麼都能擋住我們的腳步。大法弟子,時刻不能忘記的是自己的使命,大法弟子就是要救人。

我是上班族,經常利用上下班的路上講真相。儘量和同事在路上錯開幾分鐘。早去一會兒或晚出來一會兒。

遇到甚麼樣的情況都不要打退堂鼓。都要克服困難走下去,累積起來救人的數目就會相當可觀。不要錯過救眾生的機會,不要讓自己後悔。

(二)用最真誠的心去講真相

還是那次的雪天,我和同修分開來,在馬路的兩側分別迎著有緣人。我看見了我前邊一個年輕男子扛著一個大包(雪大,出租車很少)在有力的走著,我鼓足勇氣追上去,喊住他,你好!他停下來看著我,滿是疑問,問我甚麼事,我說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現在知道,一上來就這樣講不太合適)他說,沒聽說過。我說中共是一個腐敗的黨,現在有一億多人選擇退出中共組織……他說我甚麼都不信,為甚麼跟我講這個?我一字一頓的大聲告訴他,「就是為你好!希望危難來時你能平安!」我當時眼淚都要流出來了,為自己不會表達,他若不退,以後也許他再沒機緣上哪退了,而三退對他來說又是多麼重要啊。他一下子表情很嚴肅,彷彿甚麼都明白了,他說:「我退,我是黨員。」我說退是得需要名字的,你告訴我一個名字,用化名也可以,他說我叫某某某,就用真名,不信拿身份證給你看,說著就用一隻手扶著包,一隻手去上衣口袋裏掏身份證,我說不用掏了,我信,記上就行了。過程中那個大包一直還在他的肩上。當時剛剛講真相,還不會說,但我有一顆最真誠的心,就是為他好,所以很順利的就退了。

一日我和賣碗的倆口子簡單講了大法真相,送他們真相小冊子希望他們回家好好看看,他們很珍惜當時就迫不及待的看起來,一位在旁邊看碗的老者和我一起離開了那個攤位,順路就一起走了,那是一位看上去很正直的學者樣的老人,也一定經歷過中國大陸的多次運動,雖是萍水相逢但我看出來老人在替我擔心,我首先為老人的這份善意表示感謝。我告訴他我為甚麼要這樣做,十六年前,我身體生病,醫院治不好,是修煉法輪功使我有了健康的身體,修煉後,我沒吃過一片藥,可甚麼病都好了,中國人講「點滴之恩,當湧泉相報」,救命之恩,我是無法回報的,我只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真相,不要被邪黨的謊言矇騙,法輪大法是佛法,誰站在中共一邊迫害大法弟子,誰就沒有了未來,告訴他人真相,就是希望人們能辨明正邪,擁有未來。作為晚輩,我真誠的向老人談著說著我的見解,解答著老人的疑問,並傾聽著老人的看法。老人說到了中共的許多次運動如何整人,這個黨怎樣邪惡,老人還是覺得「胳膊擰不過大腿」,為我一個弱女子卻敢到處說法輪功好中共不好而表示他的擔憂,一路的交談,感覺就像是親人之間的交談一樣,我告訴他邪不勝正,別擔憂,您等著,您能趕得上,歷次運動不都是平反了嗎?法輪大法的真相也會有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到時別忘了,您有個姪女也是修煉法輪功的。這時老人激動的舉起了一隻手一揮舞,(只用一隻手把著車把,)他說,那一天,我一定放鞭炮慶賀。

我在我的層次認識到,真誠才能打動人,如果我們自己都不真誠,有完成任務的心啊,對方是會感覺到的,就不容易勸退了。

(三)去除人心雜念,用最純淨的心去講真相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要注意保持心態的純淨,真相講的順利的時候,如果歡喜心出來,馬上干擾也會來;如果講的不順利,對方說甚麼也不退,急躁心就出來了,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也不行;如果覺得自己講的好,向誰去顯示,或者心生顯示心,那同樣影響講真相的效果。要時刻知道,自己只不過是跑跑腿,動動嘴,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應該做的,不做反而是違約,也就沒有甚麼可驕傲可顯示可歡喜的了。

講真相也不要有分別心,一次在集市上我碰到一個女的,穿著打扮很另類,也很變異,但她就在我跟前,我不想錯過,跟她一講,她沒有任何猶豫就退了團隊。我差點讓自己的觀念阻擋自己錯過有緣人。救人更不能帶著怕心,自己這裏都膽膽突突的,怕也會傳遞給眾生,阻礙著對方得救。我的怕心之重真是少見,但我沒讓它擋住我,識破它,怕不是真我,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很少有怕,當然前提是要保證學法,如果學不好法,各種人心都會出來,包括怕。

只要我們心態純正,現在的人真的是越來越好救了,因為大法弟子做了這麼多年的鋪墊,許多眾生就是等著大法弟子去救他們的,等著捅破那層紙,即使不很明白的,最多說個不退,也不會生甚麼舉報的惡念的。

我自己感覺很神奇的是,我的拘謹,我的膽怯等等性格弱點在生活中還有,但在我就面對面講真相的時候,竟不明顯,能很大方的很自然的去講,我知道是師父幫了我。也遇到過被人噎得時候,自己調整自己不要激動,就當成好事,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歸正,一切都當成提高的機會。

結語:救人使我感受到快樂和充實

救人的過程中是要付出,要吃苦,要承受,但同時也收穫了快樂,其實作為大法弟子,自己該做的如果不去做才是苦的。法輪大法賜予我善良端莊的面容,我不再苦惱我性格中的弱點,我也正在走出自我封閉的性格。

感恩師父給我一切,謝謝師父賜予我修煉的機緣,我相信,聽師父的話,路會越走越寬。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