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派出所警察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我騎著電動車,剛出家門看見一對年輕夫婦,我趕快下車喊著他們,說:「您好,年輕人,送你們一個神韻光盤,節目很精彩,請拿回去看看吧。」男子連說聲「謝謝」,很高興地接了過去。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真為他們高興。

走進菜市,買了菜和一些東西,付錢時,收錢人說:咋都是帶法輪功字的。我笑著對他說:這錢好哎,這是救人的,誰花這錢誰有福。他看看我,很不情願的把真相幣收下了。因買東西的人很多,沒機會給多他講真相

我又騎著電車準備去找該救的有緣人。可小電車就是不走了,怎麼蹬就是不往前走,我對它說:「你是我的法器,咱是出來救人的,好好走才對呀。」停了一下,它又帶著我行駛在馬路上。事後才明白,其實是師父在點我,不讓我去那邊了,只因我悟性太差,不動腦子去想,急著趕快把包裏的真相材料發完。

這時迎面走來一男子,推著一個孩子走在馬路上,我下車滿臉微笑,雙手送給他神韻光盤。並給他說:「你和家人回家看看,可好了!」沒等我說完話,他嚎叫著向我撲了過來說:「我就是刑警大隊的,專門抓法輪功的。」對著我就打,把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按倒在地,強行把我雙手擰到背後,嘴對著地面,鼻子直流血,他腳踩在我的胳膊上,當時我的胳膊就失去了知覺,手指也伸展不開了,造成了極大的痛苦──我強忍著,強忍著。趁惡警不注意時我快速把手機藏在了路邊的草叢中。把包扔在草叢中被他看見了,他又拿了過去。

我高呼:「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當時那個刑警折磨的我整個身體都失去了知覺。他打電話給派出所,用警車強行拉我去了派出所。我靜思自己,都是我人心多,執著心太重,心念不穩,正念不足,被邪魔鑽了空子。沒能救了此人。

拉至派出所後,他們派一人看著我,拿個照相機放在我對面給我照相,我制止他不要照相,他不聽。我就雙盤腿坐在一個連椅上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我正念正行。他們問:你叫啥?家住在哪裏?我說:「我師父不讓配合警察。」又問:「上級不讓煉就別煉了。」我說:「我煉法輪功以前是有名的藥簍子,煉了法輪功以後,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條生命,人不能沒有良心。我從年幼就體弱多病,一步走幾指遠還連咳帶喘的,為了有個好身體,我多方求醫,有時一口氣就打三十多瓶吊針也不見效,身體反而中了毒。我甚麼氣功都學過,都無用。自從我學煉了法輪功,我真真切切的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以前的高血壓、哮喘病、心肌炎、肺結核、等等的一切病痛全都不翼而飛。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是宇宙高德大法!是我的信仰!煉法輪功沒有錯!」他們問:「你包裏的光盤和那些材料是哪來的?」不論他們再問啥,我都用「我師父不讓配合警察」回答。副所長氣急了,主張送拘留所。我說:「誰說的都不算,只有師父說了算!煉法輪功無罪!」

天黑了,他們又強行把我推拉上警車,送往拘留所。一路上我不停的給他們講著真相。開始他們都極力不讓講,還說要把我的嘴堵上。我不管他們,一直講,講到天安門自焚假相時,他們都不吭聲了,開始了沉默了,很明顯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消減了。

到了拘留所,因我的血壓太高,拘留所拒收。在回派出所的路上,我還是講真相。我小聲向身邊的兩個警察講三退的道理,他們都做了三退。到了派出所,又把我關在一個房間裏,我坐了一夜,盤腿發正念除惡。早上晨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吃過早飯,他們又把我拉去醫院檢查身體。我想是師父安排我來醫院救人來了,不能錯過救人的機會。我見人就大聲給他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受邪黨迫害的。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我做了幾項檢查,身體出現嚴重病的假相。特別是右臂一直到手指尖,都腫得很厲害,皮膚黑亮,醫生說是嚴重骨折,要動手術打上石膏。我堅定地說:我不需要動手術打石膏,我回家學學大法、煉煉功就好了。我接著就給醫生講真相:「我是煉法輪功做好人的,被壞人打的這樣,派出所不抓惡人,卻迫害好人,這是啥世道?」醫生很難過的搖搖頭。我說:敬請各位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福報。

我被檢查出的血壓二百二十,低壓一百多,心肌缺血等。從醫院回到派出所,所長還要拉我去拘留所。我說:我要回家了,你們去吧。所長非要我去。去,也是拒收,不願折騰了。又一想:可能師父還有安排,順其自然,去就去。在去拘留所的路上,師父把所長安排坐在我身邊。我明白了,是讓我救他。開始我大聲講,後來我小聲給所長講自焚的假相,我去掉急躁的心,慢慢的給他破解王進東被燒的那個樣,懷裏的一雪碧瓶汽油為啥沒燒著?劉思影燒得那樣為啥能唱出那麼洪亮的歌聲?邪黨啥醜事都能捏造,天安門一下子哪來那麼多滅火器?你還為它賣命?趕快退出中共抹去獸印,有神保護才能保平安。還講了貴州藏字石的事,石頭都說話了,人還蒙在鼓裏!

他在沉思。我趁熱打鐵,接著又講了大法的美好,大法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都給最高榮譽獎,唯獨中國打壓?六一零的頭都陸續遭了惡報……我說:「給你起個化名叫光明,退出邪黨吧。」他靜靜的聽著,點點頭,不說話了。我拍拍他的肩頭:「記住了張光明是你三退的化名。」他又點頭默認了。

到了拘留所,通過交涉,拘留所的人說:都這樣了,得動手術打上石膏養著了,血壓又那麼高,不能收。我笑著說:「我是修煉大法的,回家煉煉功就好了!」一出拘留所的門,派出所所長笑著說:「是您師父救了你。」他也從內心感悟到了大法的神奇。

回到派出所,所長讓我坐在椅子上等著。我說:還等啥,我要趁天不黑趕快回去了。誰知他們幾個人把我推到一個黑房間,強行拉著我的手在白紙上按手掌印,我說你們是在執法犯法,他們不聽,硬是弄的我手上都是黑墨。

我要我的包和東西,他們把包和鑰匙、電動車鑰匙給了我,其它的都不給了。所長說:「你的胳膊骨折那麼厲害,我不去你家,送到你家附近就回來行嗎?」我說:「謝謝,還是我自己騎車走吧。」說著我就騎上電車飛一樣的出了派出所。

我騎著電車在馬路上,快速轉了一圈,發現沒人跟蹤,就回到我藏手機的地方。在草叢裏摸來摸去,就是找不著手機的蹤影。我對師父說:「請師父幫我找到手機吧。」剛這樣一想,忽然在前面兩米遠的地方傳來了手機的響聲!順著響聲,我一下子把手機抓在了手裏。熱淚又一次流了出來:謝謝師父!

想著這一天一夜的經歷,我熱淚直流,感恩師父時刻呵護在弟子身邊,加持弟子正念正行。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