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騷擾」變為救人的機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今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向兩高發出了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訴狀,兩天後分別收到北京最高檢、最高法院簽收的妥投短信。

幾個月過去了,我一直利用兩高簽收的妥投短信和訴狀副本,送給我原單位領導和上級局長,信訪辦等人看。他們都以敬佩的目光注視著我,我借此機會講述大法真相及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行,並告訴他們現任當權者以反腐的名義將江氏集團的很多高官整肅或判刑,其實這些貪官都是跟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要犯。這就是善惡有報的天理,也是現世現報的印證。因此給不少明白了真相的人做了三退。

十一月初,我接到村幹部的電話,說鎮政府的人員叫我到村委辦來了解情況。我當時已預料到是關於訴江的事情。我馬上想起師父在法中說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們大法弟子才是主角。因此我立馬告訴村幹部叫政府人員到我家裏來吧,我在家等候。

大約二十分鐘左右,由村幹部陪同一名政府人員和一名公安駕車來到我家門口,我熱情的招呼他們進屋。

剛落座,我就問政府人員:「你是?」政府人員說:「我是鎮信訪辦的,來落實關於告江澤民的事情。是你自己寫的嗎?」我回答:「是我自己寫的,也是我正大光明去郵的,我這裏有副本,給你一份看看,我告的是事實,都是有根有據的。」政府人員接到副本說:「好,等我看看,你為甚麼要告江澤民?」我說:「是江澤民一手發起了迫害法輪功,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人。由於江澤民發起的迫害,使我的家庭差點妻離子散,又剝奪了我的公職,停發我的工資至今,給我的家庭造成了極大的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迫害這十六年來,使我遭受了被拘留、洗腦、勞教等、名譽及精神和肉體上的嚴重傷害,你說我不應該告它嗎?何況煉法輪功自始至終都是合法的。現在我告它是根據今年五月一日兩高出台的『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條例,我告他是合法的。相反,江澤民及其跟隨者,破牆砸門,非法抄家,綁架,多次進家騷擾,他們才是真正的違憲違法者。你說不對嗎?」政府人員點頭,村幹部和公安人員一直在靜靜的聽著。

我接著說:他們這種沒有任何手續就進家騷擾的行為,比過去的土匪還囂張。有句民謠說:「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過去的土匪進家只搶一次,就再也不敢來了。而來的公安,光天化日之下,數次進家綁架、搶劫,你說他們這不是知法犯法嗎?這時那位公安面帶尷尬。我立即說:「當然公安人員也不都是壞的,有很多明白了真相,而不去參與迫害法輪功。我沒修煉法輪功之前,也是抽煙、喝酒、打麻將賭博。修煉大法後,一切惡習改掉了,身體多種疾病好了。十七年來,身體健康沒再吃過一粒藥。這麼好的功法,你說我能不煉嗎?二零零三年我曾撿到一個手提包,內裝近三萬元人民幣,還有一些單據,我立即歸還了失主。失主握住我的手,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要是我不煉法輪功,我能歸還給失主嗎?因為俺師父就教我們遇事要為他人著想。你說要是人人都像煉法輪功的這樣,這個社會不就穩定了嗎?不就沒有貪官了嗎?」我接著說:「江澤民為甚麼非要迫害法輪功呢?因為他心胸狹窄,妒嫉法輪功創始人崇高的社會威望、妒嫉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害怕他靠投機竊取的位置不保。」

我連續講了半個小時,整個過程政府人員一直不住的點頭,認同我所講的。而今天隨同來的這位村幹部是一個不明真相又不聽勸的人。我曾與其講過多次真相,他都持反對態度。今天見政府人員不住的點頭認可,他也趨於接受的態度,不時也隨和政府人員講江澤民的敗壞。

我見狀接著又說:「江澤民出賣國土,打壓善良,它利用了共產黨,而共產黨也隨著江氏的敗壞,加快了滅亡的步伐。咱們中華民族老輩就供天、供地、供神佛,希望神佛保祐咱們全家平平安安。但是你加入了共產黨的黨、團、隊的組織,就是無神論的一份子,你供神佛也不好使,只有從心中退出這個無神論的一切組織,供神才好使。你從心中退出來,神佛就會保祐你。」我對政府人員說:你該當官還當官,從心中退出來,就可以,退了吧。政府人員說:「好好」。

我又對村幹部說,我這裏有份關於公安錯誤利用刑法三百條、定性法輪功是某某教的真相材料,你拿去看看你就會明白,明白後你再退。村幹部拿著走了。我又說:「其實你們退與不退,都與我沒有關係,只不過是我們師父慈悲,不願看到那些不明真相的人當江澤民的替罪羊,所以叫我們講真相多救人。我們才冒著被抓的危險,三番五次的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讓人們三退有個好的未來。這是今天我對你們講的肺腑之言。」

政府人員又問,你就是因對開除公職不服和打壓法輪功不對而告他(江鬼)嗎?我說:「是的。」他叫村幹部和公安人員簽了名,自己也簽了名之後,叫我也簽個名。我一看題目是《關於法輪功誣陷濫訴情況調查表》說:「就憑著誣陷濫訴這四個字,我就不能簽名,我簽了我不就是誣陷濫訴了嗎?我告它我是實事求是,所以我不能簽。」政府人員馬上說:「好,不簽就不簽。」過程就這樣結束了。

臨走時我再三說:「今天我們是緣份,請你們心中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會順利的。」三人點頭就回去了。

他們為訴江的事而來也是變相的騷擾,而通過這種方式明白真相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機會。通過訴江,我認識到:師尊正法推到這一步,也是我們利用訴江為契機,救度更多世人的好機會,同時又兌現我們下世前的誓約。

現有層次的一點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