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菜市場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我以前曾患頭痛病、心臟病、股骨頭壞死、結腸炎、貧血、失眠症、腰椎盤突出等,天天把藥當飯。一九九九年我有幸煉了法輪功,僅僅幾個月時間,十多種病不翼而飛,一身輕,性格也好了。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說:以前都要死的人,現在變得健康了。知道的人都認同法輪功好。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一言堂的輿論工具鋪天蓋地的誹謗宣傳,顛倒是非,還製造了天安門自焚事件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救命的大法被抹黑,尊敬的師父被誹謗,我哭了,決心出來講事實真相。

無論在大街上,菜市場,不管是甚麼場合,我利用一切機會講大法真相。一次,一個小伙子在地上擺了幾堆菠菜,我拿了一堆不好的,小伙子說;你真好,別人都挑好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老師教導我們 「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1]。小伙子呆住了,他說電視裏不是在打壓你們嗎?我說:你看我是壞人嗎?他們在造謠。小伙子說了一句:「喔!」

有一次買香蕉,多找我四元錢,當時沒發現到家後又返回去給他送錢,那人非常感謝,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那人嚇一跳,說:「電視裏天天打壓法輪功,你還敢煉?」「你說我是壞人嗎?你多找我錢,我都到家了又返回來給你送錢,就是因為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不佔別人的便宜,這是事實吧?別人會這樣做嗎?電視裏都是造謠。」他說原來是這樣。

還有一次,六七個老太太圍著一大堆毛豆,一個一個的挑,我抓住機會,讓賣主給我稱二斤毛豆,讓他給我拿,賣毛豆人對一幫人說;看人家稱了就走多爽氣,豆子這麼好有啥挑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讓俺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要為別人著想。沒想到聽完後,她們都抬起頭來看我說:我們都看到了,我們都看到了。我接著跟她們講天安門自焚偽案:人都燒焦了,頭髮還好好的;人都燒著了綁在腰上裝汽油雪碧瓶還好好的,氣管切開了還會唱歌,這是違背常理的荒謬之談;起火到滅火才七分鐘,把上空,低空,前後左右,有遠有近的距離鏡頭一切全都拍到,這怎麼可能呢?我給你們照個像擺擺樣子還得兩分鐘呢!他們是不是擺好了在拍電影啊!她們都聽呆了,說一句「有道理」。

從那以後,我天天忙著跟有緣人講「自焚偽案」,兩個夏天給農村賣菜、賣瓜的農民一批一批講真相,拿著我給發的資料人數非常可觀。我順著老百姓的執著,我買甚麼菜都不挑不撿,自己帶塑料袋買菜。還有市場上的買賣人都很尖,他們有個共同特點,不管剩多少菜他們都說一句話,算完錢後都說那一毛錢不要了,其實他們都在撒謊,我利用他們的執著,總是把一毛錢還給他,他就會說一句,你真是個好人。我自帶塑料袋買菜,他們會說一句,你真好,別人有時還套幾個呢;還有時候少我一毛錢我也不要。我利用這優勢,講真相越講越寬,在大都市講了九個市場,有緣人數非常可觀。他們常常見到我就說「法輪功,好人來了」。這些都是在還沒有講三退前講的真相,直到2004年底才離開。

在過程中也遇到很多危險。第一次給一個老頭講真相給真相卡片,他的兒子從另一邊看到了,跑過來,把資料和卡片都扔給我,他說法輪功書我都看過,讓人名利情都不要了,還在世上幹啥。罵得我很難聽,我看他真可憐,只好離開。第二次,我拿一本《九評》和資料給一個賣菜的小伙子,他打開包就拿《九評》看,這時來二個警察,站我身邊一邊一個,實際上他們也是來買菜的,我一看靈機一動,又叫他給我稱兩根黃瓜,他只好把手上的《九評》放到一邊去,這時我發正念不讓警察到。第三次是我買土豆時,給了小伙子一份真相資料,他拿手裏一看,大叫起來,把資料撕成碎片,往空中一扔,嘴還在罵著。我一看又叫他給我稱二個蘿蔔,他才趕快給我稱蘿蔔,也不吱聲了。

一次跟一個買西瓜的小伙子說:我給你傳單看看,電視裏宣傳自焚殺人,都是謊言,都是栽贓污衊法輪功的,你們千萬別聽邪黨謊言。他拿著傳單對我說,我馬上打電話,派出所就來抓你,你信不信?我說你不會這麼做的,我看你父母都很善良(因父母也在場),他們的兒子也錯不了。他說,阿姨真會說話,你走吧,傳單我留著看吧。

因為我每次出來講真相,都跟師父說一聲,請師父呵護我。感謝師父,感謝同修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