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妒嫉心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九年走入修煉的。走入修煉前,我一向自我感覺良好,從來沒有過妒嫉心,自以為以後也不會有,只有被妒嫉的份。走入修煉後,我不明白師父為甚麼在《轉法輪》中單單把妒嫉心拿出來講。我想,我現在走入的是一個最純淨的群體,怎麼會有妒嫉心呢?

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了,我發現同修、尤其是修的比較好的同修,還真有妒嫉心,具體表現是不讓說,一說就炸。我想同修是一面鏡子,這是讓我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毛病。我警告自己,如果有人超過我,我一定不能讓自己有妒嫉心。

隨著修煉過程中的不斷昇華,自己的層次也不斷提高,對一些人啊事的都看淡了,心情自然比當常人是輕鬆了許多,外觀看著也比較好看,就更覺得自己沒有妒嫉心了。

因為我修煉了,魔難就接踵而至,都衝著我來了,要考驗我。每次魔難來時,我都努力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實在不行就學法,偶爾也找同修請教請教,聽聽她們的看法。就這樣,在一次又一次的家庭的、單位的魔難中,總算是跟頭把式的走過來了。

有一點要提一下,就是我過關後,會顯得蒼老很多。因為魔難總是讓我失去利益,失的死無對證。每當我看到得到利益者為自己不擇手段的獲勝而興高采烈時,我心中升起無奈的、隱隱的、強烈的妒嫉心,這個妒嫉心讓我變得蒼老鬱悶。好好壞壞,周而復始。

二零一二年,家庭、單位、親朋好友的多重的衝擊,讓我的處境雪上加霜,那真是「百苦一齊降」[1]啊。看著無能者的成功,我的妒嫉心起了,一下老了很多,滿臉長出很多色斑,咋看像是撒了一把蕎麥皮。我自己知道我心中最大的不快樂不是表面的魔難,而是心中的妒嫉,但是怎麼也去不掉它。我強撐著自己,堅持去小組學法,自己也反覆琢磨「妒嫉心」那一節。每次發正念也清理妒嫉心。學法、發正念,加上煉功,漸漸的,非常神奇的,色斑消失了。

遭受這麼多生活中的巨大衝擊,單位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她們開始觀望,看我怎麼熬過來?在她們的觀望中,我的臉由白變黑、由黑變花,毀容了。但是很快,又變回原來的樣子。這魔術般的變化讓我無聲的證實了大法好。

因為我又變好看了,其中一個同事竟然因此主動來找我退黨。退了黨,她又說法輪功真好,她也想學功。我就按照師父說的,先給她一本《轉法輪》,再教她煉功,並把教功、煉功光盤考給她。等《論語》改了之後,我又給她一頁,告訴怎樣換。

沒多久,她興致勃勃的來告訴我她能雙盤半個小時了。我聽了竟然不是高興,而是酸溜溜的!我最近很少煉功,也就能雙盤半小時,她才幾天?竟然能雙盤半小時了!我的妒嫉心出來了。我沒說祝賀她的話,反而說有的舞蹈演員本來就能雙盤,真要修煉了就得從新開始,盤著盤著就又不能盤了,然後再從新煉。她聽了一臉的茫然。

事後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我這不是明顯的妒嫉心嗎?明知應該表示祝賀,卻給人家潑了一瓢冷水。我再次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妒嫉心,頓時感到臉熱。我覺得自己真可惡!我想萬一我這瓢冷水把這個新同修給毀了……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我必須馬上去糾正自己的錯誤,絕對不能造成任何損失。我想馬上返回去說?不行,我出爾反爾的也不行。於是轉了個彎,決定等明天再說。

第二天,我上班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告訴她,我說我很久不煉功了,昨天回去煉了一次,只能坐半小時。你才煉了幾天,就能坐半小時了,你太厲害了!繼續努力吧,你一定能超過我。你讓我看到我的差距,我必須抓緊煉功,否則就讓你落下了。

新同修立刻高興起來。我也舒了口氣。

過了幾天,她又興致勃勃的來問我:「看看,看我的肚子是否小了?」我一看還真小了,腰都出來了。因為她總煉,腹部腰板總挺那麼直,年輕的樣子就逐漸的出來了。這次我沒有妒嫉心了,真誠的分享了她的快樂!同時,我暗暗唏噓自己,若不是上次及時發現了自己的妒嫉心,就鑄成大錯了。

畢竟這次去妒嫉心去的很勉強,第二次考驗又來了。

一個微信好友,把她出國旅遊的照片發過來。本來是高興的事,我看了卻不高興。我想她一個高中畢業生,甚麼都沒考上,現在竟然都出國旅遊了。剛想到這,立刻意識到自己又在妒嫉了,馬上讓妒嫉心死,趕快祝賀了她!祝賀了她,自己也快樂起來了!

我體悟到,當真的沒有了妒嫉心之後,才能分享到別人的快樂。對方的快樂不會因為有人分享而減少,而且還會隨著分享的人增多而增多。這麼淺顯的道理,我才悟到。妒嫉心害人害己,我終於去掉了它,終於擁有了前所未有的快樂感受。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