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企業家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我從小家境貧寒,兄弟姐妹四人,我排行老大。十二歲那年,母親去世,我代替了母親的角色,承擔了照顧弟妹和家人的責任。然而,從我十三歲起,不知怎麼的,我就出現莫名的恐懼症,無法擺脫。特別是睡覺的時候,很害怕,因為總是做噩夢,看見可怕的東西,我經常是嚇得在夢中大喊,直至家人將我叫醒,這樣的情況一直伴隨我多年。

八十年代,我白手起家,開始自己創業。奮鬥多年,終於創辦了自己的企業品牌,雖然規模不大,但一家人衣食無憂,我的生活也漸漸的富裕起來。此時,我的三個弟妹都已先後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他們也曾向我介紹法輪功。

可正當我開始了解法輪功的時候,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對法輪功發動的迫害開始了,一時間,全國上下處於一片紅色恐怖之中。本來我就膽小,新聞媒體到處都充斥著對法輪功學員的造謠,甚麼「自殺、殺人……」,我的思想受到很大的刺激。迫害開始後,我的二妹和小妹都被綁架、非法關押迫害,我的壓力更大。在中共的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中,我的思想漸漸被矇蔽了,還和家人一起責怪我二妹,埋怨她將我弟弟和小妹都拉入法輪功修煉,讓家庭承受了這麼大的磨難。那時,由於害怕以及中共對法輪功造謠宣傳的誤導,我錯失了得法的機緣。

然而慈悲偉大的師尊並沒有放棄我,時隔十年,我有幸再續這珍貴的法緣。

作為一名民營小企業家,由於經營企業,長期思想壓力大,我的身體很不好,四十二歲,我就患上了心肌炎,常常貧血、缺鈣,特別是還患有美尼爾氏綜合症,經常頭暈目眩,影響正常生活,十分苦惱。

在小企業家的圈子裏,我還發現,企業家雖然都很有錢,但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就撒手人寰的人,比比皆是,長期跟我合作的企業家裏,就有兩個朋友先後離世,這對我的震動很大,也使我感到對人生意義的迷茫。

同時,為了更好的管理企業,穩定和培養公司的員工,我努力的學習各種管理經驗,一九九零年代起,我就開始參加各種企業家的管理經營類的培訓,我驚訝的發現許多培訓課程裏都是國學、佛學方面的內容,這些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和企業家管理員工有甚麼關係呢?後來我明白了,要想管理好員工,培養優秀的員工,必須提升員工的道德水平,員工有良好的品行,產品才有好的質量,企業也會有誠信,效益自然會好。如果不改變人的思想,任何外在的管理方式,對員工監控也好,制定嚴苛的管理規定也好,管得了一時,卻無法長久,甚至會引起員工與老闆的矛盾,得不償失。於是,我買了許多書,大量閱讀,也給員工學習,但收效甚微,因為這些書都不再能真正觸及人的心靈,更無法改變人的思想。

二零零八年,就在我最迷茫的時候,二妹再次給我介紹了法輪功,為引導我得法,她和我在一起生活了近一年。在二妹的幫助下,我看完了法輪功的主要書籍,並學會了五套功法。我明白了,這就是我多年尋找的東西,多年來,縈繞在心裏的一切困惑、問題都在法輪功的著作裏找到了答案,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內心。雖然,二零零八年,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還異常的殘忍。然而,這一次,我堅定的選擇了我的信仰,從此正式走入法輪功的修煉。

修煉法輪功後,我身體的疾病很快就痊癒了,特別是做噩夢的恐懼症,不翼而飛,我親身體會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生活樂觀開朗。我在生活中,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他人,逐漸改變了過去的急性子和火暴脾氣。並將我在法輪大法中學到的法理,作為企業經營管理的指導,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和管理水平。在公司開會和員工培訓時,常將我對大法「真、善、忍」的理解講給員工們,得到員工的一致的認可,他們對大法都有了正面的認識。我按大法的法理要求,經營企業,管理員工,多年來企業的經營也非常的穩定。

然而遺憾的是,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江澤民一手主導實施的迫害至今還在延續,中國大陸沒有公開信仰和修煉法輪功的權利和環境,我曾經的一名優秀員工也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判刑,使我失去了一個難能可貴的人才。

江澤民發起的這場對善良煉功民眾的迫害,對這個國家和民族,造成了深重的災難,罄竹難書。每個人都有了解真相的權利,從我第一次看《轉法輪》到我真正得法修煉,歷經十年之久。是法輪功的真相,驅散了我心中的恐懼,讓我從謊言中走出來;是法輪大法「真、善、忍」博大法理,解開了我心中的迷惑,為我的人生開啟了回歸之路。

希望有緣人都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問題,明辨是非真相,衝破中共邪黨的迷霧,為自己的生命選擇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