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七十多人加入訴江大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明慧記者王枚溫哥華報導)據明慧網報導,至八月二十七日為止,已超過十六萬六千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國最高檢察機構控告江澤民,敦促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訴。而全球範圍內,加入「訴江」大潮的人數還在不斷遞增。

在溫哥華,至今有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已經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訴狀,其中二十位學員收到回執。下面讓我們看一看,聽一聽,這些法輪功學員為何要起訴江澤民:

自「訴江大潮」興起至今,溫哥華有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訴狀,而且「訴江」的人數還在增加。圖為已經遞交訴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自「訴江大潮」興起至今,溫哥華有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訴狀,而且「訴江」的人數還在增加。圖為已經遞交訴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被冤判十三重刑的姐妹控江

荊天夫婦和妹妹荊採一家曾在中國大陸遭受嚴酷迫害,後輾轉來到溫哥華,現已完成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簡稱:兩高)控告江澤民的投遞程序,要求兩高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提起公訴、將其繩之以法。

一九九五、九六年,瀋陽的荊天一家人相繼得法,媽媽陳軍膽囊炎、痔瘡、肩周炎、糖尿病都好了,荊天、荊採姐妹倆原來身體也都得到了很大改善。

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荊天一家人遭受到殘酷迫害。姐姐荊天女士九九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瀋陽市看守所,被口頭判刑十年,後身體極度虛弱才被保外釋放;二零零二年當局以她掛真相資料為由,非法判重刑十三年。

妹妹荊採也多次被非法關押,二零零二年她和姐姐同時被非法判重刑十三年,弟弟荊漁被判刑十年。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她們受到電棍電、罰站、罰蹲、罰撅、壁虎爬牆等各種體罰酷刑折磨。

媽媽陳軍在方家欄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個月,後來又被非法判三年勞教,關在龍山教養院。在關押期間,陳軍被迫害得出現非常嚴重的糖尿病症狀,一隻眼睛已失明,另一隻眼睛的視力僅剩0.2,並伴有腦血栓症狀。

荊天的丈夫陳松有著同樣的遭遇,他在瀋陽臭名昭著的張士教養院三年被非法勞教期間,受到電擊、冷凍、毒打各種酷刑的折磨。一次惡警把教養院二十多根電棍,集中起來電了他一天,他全身被電焦糊、破皮。

後來荊天夫婦和妹妹荊採,歷經千辛萬苦,逃出中國來到海外。媽媽陳軍在中共警察一次次的騷擾恐嚇中已經離世。

廣州收容所是人間地獄

原深圳蔚深證券公司職員謝瓊女士也向中國「兩高」遞交了訴狀控告江澤民。謝瓊於一九九九年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原來的低血糖、過敏性鼻炎、蕁麻疹、風濕、心律不齊、咽喉痛等病不翼而飛,身心昇華後家庭也變得和睦。中共開始血腥迫害法輪功後,自二零零零年,她前後被綁架六次,經歷了非人的迫害。

謝瓊在被非法關押在廣州收容所、廣州市白雲山精神病院等地期間,受盡凌辱,被管教打罵、侮辱,脫光衣服檢查,電棍電擊臉、眼睛、嘴、耳朵、頭等敏感部位,五個多平米的房間最多時關了十幾個法輪功學員,每天吃不飽,沒有水,不讓洗漱。

釋放時,謝瓊回到家時體重只剩下七十多斤,瘦得皮包骨頭,關節像骷髏一樣,臉色蒼白,全身長著蕁麻疹,發高燒二十多天,兩耳失聰,不能進食,行走困難,眼睛也壞了,看東西模糊不清。

謝瓊還被非法抄家、勒索錢財。她被非法關押在廣州的六個多月裏,家人沒有收到任何通知,令家人非常擔心,孩子也沒有人管,警察還常常上門騷擾,致使她的先生一度想輕生。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謝瓊被強迫洗腦,要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並被逼迫寫保證放棄信仰。一次派出所的指導員威脅她:你再煉,我就讓你老公和你離婚,把你弄進監獄,扒光衣服,讓你生不如死,整死你。

不僅如此,警察還威脅謝瓊的房東,不許把房子出租給謝瓊一家,因此被迫先後搬了五次家。

謝瓊說:江澤民濫用職權,以流氓暴力、死亡威脅、非法判刑、持續騷擾的方式逼迫我放棄宗教信仰,給我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身體和精神傷害,我被迫害得幾乎失去生命,如果不是信仰的力量我或許早已不在人世。

經歷十四年魔難的「弱女子」起訴江澤民

法輪功學員王俊華來自黑龍江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她經歷了十四年的魔難,在牢獄中度過了四年多噩夢般日子,曾三次被綁架,其中兩次被非法勞教,其餘九年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致使家破人亡。

王俊華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昌平看守所、內蒙古女子勞教所的時候,遭受到凌辱和多種酷刑折磨,其中包括被逼迫做長時間的奴工,被經常打罵、電擊,被長時間封閉式關押在一個小房間(此房間門窗緊閉,窗戶嚴密封住),不許上廁所,大小便只能便在塑料袋裏,長時間不讓洗漱,身上一股臭味,給吃的是用雞飼料做的食物。

王俊華說:有一次我被銬在床上一個多月,同時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解除後行走都困難,我絕食抗議,警察就對我野蠻灌食,灌食時加入不明藥物,導致我頭痛、噁心、嘔吐。一次他們將鼻飼管插在我的鼻腔和胃裏五天五夜,管子拔出後都變黑了,咽喉腫痛,苦不堪言。

在內蒙古勞教所,警察指使犯人對我打罵、體罰、長時間不讓睡覺,隊長武晶讓人扒光我衣服拍照,進行人身侮辱。

王俊華的父親由於過度擔心和思念,於二零零零年病逝。在彌留之際想見我一面,家人請單位領導擔保特意去接王俊華,在其父彌留之際讓父女見上一面,都被勞教所拒絕。

勞教解除後,王俊華回家,發現家也沒有了,工作單位也把她開除了。她從此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直到來到海外。

警察揚言:「你吃喝嫖賭都行,就是不能煉功」

來自遼寧省大連市的法輪功學員王玉鳳,修煉前患有很多種病,如心動過緩、慢性腸炎、淺表萎縮性胃炎、頸椎增生等;修煉法輪功後,那些病症很快不治而癒。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王玉鳳與其他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被強行帶到警察局洗腦,被強迫觀看誣陷法輪功的電視,並被非法抄家,法輪功書籍和音象資料被焚毀。

她多次被非法關押並遭酷刑折磨。其中,她在被非法關押在大連西崗區石道街小學一天一宿的時候,警察對她拳打腳踢、揪頭髮,把她關在車上用棒子打等;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八、九點鐘,兩名警察強行闖入她家將她綁架到派出所,將她和其他三名法輪功學員關押在派出所頂樓的鐵籠子裏,隨後被以「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的名義,將她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關押。派出所一名姓高的警察說:「你吃喝嫖賭都行,就是不能煉法輪功。」

王玉鳳說,在看守所吃不飽,限制喝水,還要從早到晚的幹活,磨筷子和縫毛衣,經常加班到深夜。四十至五十人住在一個約三十平方米的房間內,共用一個廁所,房間內臭氣熏天。

她從看守所釋放後,派出所警察經常打電話到她家中騷擾並對她實行長期監控,不修煉的女兒和丈夫在單位也經常受到騷擾和威脅,給他們精神上造成很大痛苦。

法輪功學員:控江不是為復仇 是為了全體中國人

有些常人不理解,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是不是報復行為?那控江的法輪功學員是怎麼想的呢?

王俊華說,這些不堪回首的經歷如果不是為了彰顯正義,我不願再提及;如果沒有這聖潔、偉大的法輪大法、任何一個生命都無法走過這段人類最黑暗、最罪惡的歷史;如果是一個普通人可能幾條性命都斷送了。在被迫害中,在生不如死的時候,我也曾反覆思索:我的師父在法中要求我們一思一念都要無私、為他人著想,這麼正、這麼偉大的法如果不能維護,那麼生命還有何意義?

她說:江澤民發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其慘烈程度在人類歷史上是罕見的,我以上敘述的只是這場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在這十多年的迫害中有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法輪功學員在經歷了如此巨大的苦難還能和平理性地對待,這要感恩我們的師父,是我們在師父的教誨下,修出的善心化解了世間的恩怨情仇。我們起訴江澤民就是為了儘快結束這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浩劫,是在匡扶正義、彰顯善惡有報的天理,也是為了制止、挽救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追隨者們行惡,如果他們今後能迷途知返、棄惡從善;特別還有那些受中共謊言欺騙的中國人,能夠看清中共邪惡本質,選擇善良,那樣將會使自己的生命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世界也會變得更加美好!

她引用英國著名作家莎士比亞的一句名言:「不要誣蔑你所不知道的真理,否則,你的生命將處在重重危險之中。」她說:在這場訴江大潮中我們還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千載難逢的、能使任何生命得到救度的佛法,這是我們在理性與實踐的昇華中證實了的,所以我們才會承受那麼多苦難用生命去護衛他。

盛雪:法輪功訴江必加載史冊

為了傳播和聲援訴江,溫哥華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舉辦了全球起訴江澤民研討會。在研討會中,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讚法輪功學員非常了不起。她說:「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仍然遭受鎮壓,卻能有這樣大規模的人數站出來,用真名實姓控訴鎮壓者,此行為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而且必將加載史冊。」

她說:中共竊政後,發動對中國各階層、各領域的鎮壓,一直未斷過,一手導致了八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我們的發言代表著那些不能發聲的八千萬中國人。

盛雪並說,現在有人提出「剩者為王」,那指要在中共暴政下好好地保護自己、保存自己,把自己剩下來。「今天的中國社會太過犬儒,只關心怎麼樣養生、旅遊,卻沒有人反省:我們中國人還有尊嚴嗎?我們還像人一樣的活著嗎?」

她認為,法輪功學員控江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希望。她呼籲,在中共暴政下,整個社會都沒有信仰的權利,所以大家應該唇齒相依、守望相助,互相支持,形成一個整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