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遭迫害含冤離世 長春夫婦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2015年7月19日,吉林省長春市高振國和妻子曲鳳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今年72歲的高振國和69的曲鳳都算是一汽退休職工,他們的兒子高繼東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卻遭到江澤民集團迫害,2002年高繼東被劫持到洗腦班,他絕食絕水抵制迫害,身心受到摧殘。從洗腦班出來以後,他被迫流離失所在外,於2006年7月15日含冤離世。

以下是曲鳳女士在訴狀中提供的事實:

高繼東,男,1973年3月7日出生,畢業於吉林省財稅專科學校,1996年參加工作於長春市地方稅務局涉外分局。自1997年末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以來,「真、善、忍」的法理使他更加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在工作和生活中,他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淡泊名利,樂於助人,深得領導、同事和親朋好友的喜愛與器重。

2000年時,單位局長張連芳曾說:高繼東你就是煉法輪功了,不然哪樣都夠勞模。在工作中,因業務處理及時,常有企業的辦事人員送禮送錢,但都被他謝絕了,甚至偷偷放在辦公桌抽屜裏的錢,他都及時送回。有的當事人不理解,他告訴人家:「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能收這不義之財。」

1998年,單位給他撥房款13萬元,他買房子(毛坯房)用了10萬多元,還剩2萬多,當時售房單位說,他們可用此錢買裝潢材料,算在購房款中,但他認為自己要按「真、善、忍」去做,那樣是不真實的,就把剩餘的錢如數退回了單位。後來聽說這件事的人,都非常佩服他。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一時間成千上萬的煉功人被非法抓捕、抄家,法輪大法師父被誣陷、誹謗,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他,憑著正義良心,依法去省政府上訪,為大法討還公道,當時被扣留,晚上才放回。

1999年10月30日,高繼東在家裏,被汽車廠楊柳派出所(現已合併到安慶派出所)叫去,當時鄭所長反覆逼問「政府不讓煉法輪功,對不對」,他說:「不讓煉不對,是錯誤的」,所長動手就打他兩嘴巴,並揪住他頭髮向牆上撞。後來他被送到大廣拘留所非法關押。

期滿15天,高繼東又被帶到住地派出所,警察和街道的人一起逼迫他放棄信仰,他義正辭嚴的講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最後使在場的人無話可說。在派出所裏,高繼東一直被銬在暖氣管上,直到晚上又被送回拘留所,又非法關押半個月後才放回家。

之後,街道委主任來家,逼他寫不煉功保證,還荒唐的說,「你就是煉,也得寫。」 高繼東就寫法輪大法教人向善,健康人們身體的真實情況。委主任看後,像瘋了一樣,在我家大吵大鬧。

2000年12月,法輪功學員經歷一年多的迫害後,高繼東根據自己及周圍煉功人所受的不公正待遇,隻身到北京上訪反映迫害的情況,被非法抓捕,關押在北京昌平,遭到刑訊逼供,不讓上廁所,不許穿棉衣等迫害。

2001年3月,高繼東拒絕參加詆毀法輪功的造謠誹謗大會,在3月6日下午下班前,他被單位綁架,說是去所謂的「學習班」,被送到興隆山洗腦班非法迫害。他不被切身利益和酷刑折磨所動,一直保持頭腦理智清醒,破除了洗腦班的謊言,堅持真理。在老人和婦女遭受迫害時,他仗義執言,遭惡警張鎮(音)毒打,致使臉部變形,眼睛充血,為此警察不敢讓家屬接見,酷暑之日不讓洗澡。因不放棄信仰,不寫所謂的「五書」,而遭到毒打、謾罵、侮辱人格,在洗腦班上是經常的事。

2001年7月中旬,高繼東開始絕食抗議夜間不讓上廁所等非人迫害。7月21日晚,已骨瘦如柴的高繼東身體出現異常,被送到長春市醫院才通知家屬。

高繼東在這次被單位綁架時,單位說是一個月,結果卻是無限期關押,長達四個多月,憑絕食抗爭,在生命奄奄一息時才放出來。從此以後單位一直不讓他上班,進行經濟上的迫害。

2002年6月,高繼東再次要求上班,單位局長同意。上班半個月後,單位局領導找他談話,要送他去洗腦班。他當時講了自己上次在洗腦班被迫害的親身經歷,告訴領導,那裏只是迫害人,沒有道理可講。自己以生命為代價進行抗爭,才擺脫了迫害。為了不再次遭迫害,高繼東不去上班,同時,在家裏給單位局長寫信,表明自己的觀點,並打電話給綠園區610辦公室,講洗腦班的迫害情況。

幾天後,單位打來電話,說幾位局長研究同意,他可以上班。回到單位僅10天左右,於7月23日下午2點多,汽車廠錦程公安分局在單位把他綁架,進行非法審問、恐嚇,關到錦程公安局地下室,用手銬,銬在鐵椅子上一夜。

第二天,家屬去公安局要人警察還推說不知道,又到單位後才知道,他第二次被送進興隆山洗腦班。此次綁架,是單位和公安有預謀的設好了圈套,與當時的涉外地稅局局長王矛有直接關係。

這次高繼東自綁架之時起,便開始絕食絕水,抵制非法迫害,洗腦班用野蠻灌食來折磨他。據同期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弟子講,灌食時,他痛苦的叫聲,樓上樓下都能聽得見。惡人陳聞專(音)用筆往他耳朵裏捅,每天灌食1-2次,大約灌了4、5天,這時他開始吐血,惡警怕出人命就停止了灌食。

高繼東當時被折磨得皮包骨頭,沒了人樣,洗腦班邪黨人員為了推卸責任,把我和丈夫找來,以種種藉口來掩蓋犯罪事實,並誘騙我們在一張寫著「繼續灌食或靜脈注射葡萄糖或鹽」的紙上簽字,丈夫不忍心再看到兒子遭受折磨,勉強寫下了「同意靜點」。

警察們把他呈「大」字型,用多重膠帶緊緊綁在鐵床上整天打點滴,危險時就拉去醫院檢查,說沒危險繼續迫害,他堅決抵制迫害。一次竟有六個人,分別踩在他胳膊、腿等處,椅子壓在前胸,又有惡人沈某坐上,致使他肋骨骨折。

8月6日,他們認為人要不行了,逼家屬拿錢,第三次送往醫大一院分院搶救治療,經醫院檢查是電解質紊亂,心臟、胃和肺都已嚴重衰竭損傷。洗腦班的恐怖、高壓,邪惡之徒輪番暴虐,並挖苦諷刺、污辱人格,使高繼東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這次從洗腦班出來以後,被迫流離失所在外,於2006年7月15日含冤離世。

我修煉前曾患有心臟病,膽囊炎,腰椎病,頸椎病,腦供血不足,一年幾次住院,不到退休年齡就提前退休了。丈夫高振國曾患有冠心病,腿膝蓋骨質增生,上下樓都困難。幸運的是1998年我們先後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很快所有病症全都好了,無病一身輕。同時這十多年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法輪功真是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的好功法。

1999年7月由於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後,街道派出所居委會的人就經常來我家逼迫寫不煉功保證,不讓去上訪。有一段時間委主任天天來我家騷擾,見我們沒看電視新聞,就大喊大鬧,再加上兒女們屢遭迫害,給我們老兩口精神造成極大壓力和痛苦。

2002年3月長春掀起新一輪大搜捕,有一位好心警察告訴我這次你兒女要被抓去,可就危險了。這樣兒子女兒女婿三人不得已離家,3月14日晚上片警和汽車廠公安分局警察來家,見家裏只剩我們兩位老人和小外孫,非常氣惱,把家裏亂翻一通,搶走了電話本。

由於擔心兒女受到迫害及不堪居委會的經常騷擾和恐嚇,我們全家被迫流離失所在外四年。那段日子,兒女們都失去了工作,沒了經濟來源,身份證又被派出所扣押,找工作很困難,家裏主要靠我和丈夫的退休金度日。

在迫害環境中,因為中共造謠抹黑法輪功的宣傳和株連政策,深深的毒害著普通百姓。2001年過年有同事來看我們,竟被單位找去談話恐嚇,致使親朋好友都疏遠了我們,使我們在精神上受到傷害。2006年和2009年,兒子和女婿先後被迫害離世,那時小外孫尚未成年;女兒自幼身患殘疾,我們本該享受幸福的晚年生活,卻還要忙碌奔波。由於思念兒子女婿,我和丈夫常常以淚洗面,身心無時無刻不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

正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了這一場本不該發生的人間悲劇。希望國家最高檢察院檢察官能公正執法,清算這個血債累累,罪惡滔天的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所有罪惡,並將其繩之以法。同時徹底清算江澤民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作出的一切不公正的定論禁令規定限制和影響,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還我們一個公道,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