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重慶榮昌縣副縣長被迫害致死 妹妹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重慶張方秀向中國最高檢察院網上投遞訴狀,控告江澤民犯下了剝奪公民信仰罪、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罪、剝奪公民財產罪、非法拘禁罪、濫用職權罪、反人類罪等,並要求最高檢察院、法院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和其他相關責任。

張方秀在控告書中說:我看見我哥哥張方良(原重慶市榮昌縣副縣長)煉法輪功後,一身疾病不翼而飛;我母親從小體弱多病,特別是生小孩後,得了嚴重的婦科病,煉法輪功後(九八年和我哥哥一起得法煉功)身體康復,無病快樂。二零零零年三月,我也開始煉功。當時我患有嚴重的胃病,和美爾氏綜合症等疾病。煉功不久,我身上的疾病也很快奇蹟般地好了。從此,走路輕鬆,身體健康。

張方良
原重慶市榮昌縣副縣長張方良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心胸狹窄的邪惡之首江澤民,不顧一億群眾因修煉法輪功後帶來的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社會和諧穩定的事實,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真、善、忍」普世價值的迫害。廣播,電視,報紙等媒體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誹謗攻擊,嚴重的毒害了廣大民眾的心靈;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嫁禍法輪功,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十六年的迫害,給我和家人的身心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在榮昌縣觀音橋養殖場被綁架到榮昌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遭到刑訊逼供,警棒毒打。期間曾被轉移到石河洗腦班,後又轉到看守所。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受盡體罰,奴役,每天超強度勞動,完不成任務不准休息。被逼唱紅歌,強制轉化,不放棄修煉,就遭犯人毒打。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日,從勞教所出來,我才知道哥哥張方良已經被迫害致死了幾個月。二十二日,我到盤龍老家哥哥墳上祭拜喊冤。二十三日,廣順鎮書記帶領幾人到盤龍將我綁架到榮昌石河洗腦班,非法關押一個月。母親痛失愛子,見我剛出牢獄又被綁架,一病不起,躺在了床上。我強烈要求看望母親,「610」卻給我戴著手銬押回探母。

二零零五年,我在廣順鎮老家收穀子,一天晚上大約十點左右,廣順文書記領一群人闖入我家,藉口說我發資料,強行將我綁架到洗腦班關押一個月。

哥哥的離去,深深的刺痛了我。六月十六日,我在廣順鎮工人村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城郊派出所綁架到榮昌看守所。警察對我拳打腳踢,使我滿身是傷,又威脅家人交錢,否則就送勞教。家人被逼請吃請喝,前後花了一萬多元錢。一個多月後,才將我放出。

盤龍、合靖的農民兄弟問及我哥哥張方良的死因,我給他們講哥哥被迫害致死的真相。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被人舉報,盤龍派出所將我綁架,僅僅搜出身上二、三百元錢(被他們搶走)。我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重慶市江北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為迫使我放棄信仰,經常對我進行折磨、毒打。每天強制勞動。

原重慶市榮昌縣副縣長張方良被迫害致死

我哥哥張方良,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出生,哥哥煉功前身患乙肝,肝硬化,由於急性肝炎導致身體嚴重腫脹等疾病。四處求醫問藥,病一點不見好轉。每月吃藥花一大筆錢,有一次,光是取藥就用了二千多元。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幾月,就擺脫了折磨他長達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在患乙肝的二十三年裏,他沒有吃過一次火鍋,短短的幾個月,他猶如新生,他終於可以吃火鍋了。他高興呀!他說我有師父了,我要跟著師父學大法。

修煉法輪大法同化真善忍,使他生命從本質上得到了昇華,身體健康了,道德更加高尚,他淡泊名利,清正廉潔。身居要職卻不收紅包、拒吃請、不佔公家便宜,到重慶出差學習,都坐公交車而拒絕專車接送。他的事情在當地群眾廣為流傳,有口皆碑,受到民眾稱讚。

當他正以法輪大法賜予的健康身體和飽滿精神在事業上大展宏圖之時,卻遭受了無端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張方良到銅梁縣開會,利用工作之餘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救人時,被綁架關押在銅梁縣看守所。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張方良堅持信仰「真善忍」,遭受了八個多月的酷刑折磨,導致四肢浮腫,不能講話,手不能寫字,兩腿不能站立,最後連人也不認得了。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離開人世,年僅四十八歲。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從勞教所出來時,母親悲憤的告訴我:「你哥哥被打毒針,遭酷刑,受盡折磨,不到一個月人完全變形了,我們都認不出他來。二零零二年七月三日,你嫂子到銅梁看守所,強烈要求才看到被非法關押了八個月的張方良,這時他四肢浮腫,不能站立,是由四個犯人抬出來的,但思維清晰,能大聲說話。他還申訴過幾次,表明要堅修大法到底!你嫂子再三要求取保候審,銅梁縣政法委劉書記找藉口不准,讓回家等通知。」

七月八日,嫂子再次到銅梁縣政法委要人,這時哥哥已被轉移到銅梁縣醫院,正在注射不明藥物。嫂子趕到醫院時,哥哥張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說不出話來。幾天不見,哥哥連嫂子都認不得了。看著哥哥慘不忍睹的樣子,嫂子質問610人員:「我的家人出了問題,你們要負責任。」政法委劉書記心虛的說:「你們可以查處方,我們用的是最好的藥。」但是「610」人員卻急忙拔掉藥瓶(藥未輸完),慌忙催促嫂子把人接回家去,前後由警車押送。到達榮昌縣城,榮昌縣政法委王書記出面交接後,雙方匆匆離去。

哥哥接回家後,處於迴光返照,思維有過短暫的清醒,能夠分辨家人,但呼吸困難,耳鳴嚴重,說話困難。晚上十一點,家人急忙將他送到榮昌縣醫院搶救,第二天早上六點,哥哥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醫院出具的死亡診斷結論是:肺部感染,心力衰竭,呼吸衰竭。哥哥的身體從來沒有得過心肺疾病,這些導致他死亡的病因純粹是迫害所致。

哥哥張方良被迫害死後,「610」人員卻造謠說張方良在家裏自殺了。榮昌縣國保大隊在廣順鎮「轉化」法輪功學員造謠說「張縣長煉法輪功煉死了」。

哥哥生前工作過的地方,人們聽到哥哥的噩耗,從四面八方趕來的農民兄弟自發來到榮昌縣殯儀館,卻被警察攔住不准參加吊唁。他們只好默默地在後面跟著到了盤龍老家,送了哥哥最後一程。

父親受驚嚇致使精神失常死亡

我父親在警察的騷擾恐嚇中受到驚嚇,他總是想不通:兒子從農民到讀書,到合靖、盤龍、吳家、再到城關鎮工作,一九九七年提拔為主管農業的副縣長。每到一處,人們都說我父親有一個知冷知熱、關心農民兄弟的好兒子。煉法輪功後,下鄉工作,在農民家裏吃飯都一定要交伙食費,和農民一起下地幹活。現在是怎麼啦?兒子煉功身體好了,錯在哪裏?……不久父親神智不清、精神失常,叫著哥哥的名字,找他兒子去了。

我們家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下失去了兩條生命,冤有頭債主,希望各界人士共同努力,早日把犯罪元凶江澤民送上審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