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等不來的結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九日】讀了明慧網《等不來的結束》一文後,深有同感。迫害初期,很多同修證實大法的熱情很高,認為迫害決不會持續很久,因此證實大法的激情非常高昂。可是,人的熱情也好、激情也罷,畢竟持續不了很久,迫害持續了十六年了,也沒等來結束,原來的激情早就消磨越來越弱了。

我非常同意同修的看法:「正法的結束應該是等不來的,等來了也一定不是等待者所希望的結局。等來的結束我們會後悔多多,悔之不及」。我認為,首先我們要對正法修煉有個最基本的認識,我們修煉到甚麼成度、正法中要做的事到達甚麼成度才能結束。

正法修煉不同於過去古老的個人修煉,過去的修煉只要一味的提高自己就可以了,外界的一切事都與自己無關;而正法修煉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也是主要以個人提高為主,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不但個人修煉要到達標準、同時要全力救度世人。那麼,也就是說,這兩項都達到標準了,正法自然就結束了。

「後果是自己在誓約中定的」[1]

師父說:「我們在座的有些學員哪,我知道,不精進,有的甚至於很不精進,可是師父就在想,你怎麼辦哪?你怎麼就沒有正念呢?師父不是來救你、這部法不是來救你們的嗎?而且你身兼著救別人的職責,自己還做不好,怎麼辦呢?不兌現自己對神的誓約,後果是自己在誓約中定的。」[1]

那回頭再看看我們的修煉,個人所有的執著都修去了嗎?真的達到師父講的:「修得執著無一漏」[2]了嗎?救人的數量達到師父的要求了嗎?師父讓我們救度中國人的一半或百分之七、八十,大陸有十五億人,到今天「三退」的人數也只有二億一千多萬,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

再拿訴江這件事來說,《關於訴江的通知》出來以後,師父給參與訴江的未暴露的同修又開了最方便之門,可以匿名舉報。可是,訴江已經四個多月了,參與訴江的人數也僅有十八萬多。訴江不是正法的唯一項目,但是,是前段時間同修最應該積極參與的項目。這裏沒有指責的意思,我只想問問同修:我們當年走出來證實大法的那種精神哪裏去了?難道訴江比當年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還難嗎?

師父延續時間是為了我們大法弟子能得救、是為了眾生能得救

有時在長期的魔難中我們沒有正念、甚至在遭受迫害的時候希望正法快點結束,但是,我們要從法上明白,這樣的念頭不是我們生命最本質的念頭。師父告訴我們:「以前我說過,我說中共邪黨能不能挺過十年,其實何止啊?不讓它挺過五年都行。可是你們知道嗎?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被邪惡掩蓋著;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消沉下去了、不能走出來。結束了有甚麼用?正法不是為了救人嗎?就我一個人走了,創世幹甚麼?史前安排的一切都白做了。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1]

就如同一個高中生,每天不好好學習,老是等待高考的來臨,夢想自己能上大學,但是高考真的來臨後,自己也必定是名落孫山。後果是自己早就定下的,到時候自己能承受得了嗎?

社會的誘惑,人心的執著,讓我們滑到哪裏去了?

師父講過:「從做事的態度上,怎麼樣能夠救了人這個問題上,你不認真去思考,這是修煉問題。」[3]師父開示:「社會百態,人類社會又這麼繁雜,尤其當今社會,歷史上的,將來的,現在的,全都擺在這了,看你們選擇甚麼,這也使這個社會從來沒有過的這麼熱鬧,很容易引起人的執著心。對修煉人是干擾,加大了修煉、救人的難度。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修煉真的是很難。你們的思想怎麼動的,行為上怎麼去做,它們都看的見,都在看。甚麼東西都會引起人的執著,可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要離開法,你的正念又不足,那真的是會偏離很遠,甚至一下子就滑的很遠。」[3]

正法能夠延續到今天,那是師父對大法弟子和所有宇宙眾生的恩賜,我們唯有抓緊機會做好我們該做的,才能跟上正法,才能真正的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盼望結束的心是甚麼?說到根本其實還是對法信的成度不夠。想想當年密勒日巴修煉,上師讓他蓋房子,他就蓋;上師讓他拆,他就拆;上師讓他拆了再蓋,他就拆了再蓋。他從來沒有懷疑過上師,因為他知道上師給他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

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也一定是最好的,我們唯有去除一切人心、人情,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大法與正法修煉,才能做的更好。

不足之處難免,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迷中修〉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