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訴江後 兒子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五十九歲, 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我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動筆寫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將我以及家人受迫害的真實情況如實敘述,並且坦然通過郵局寄達兩高。

神奇的是,我兒子的精神病症狀有了好轉,人也理智起來,生活也正常了。他說話、做事、思維,個人衛生基本正常了,還知道關心家中其他人,一些簡單的家務也會處理了。比前幾年各方面都有所好轉,簡直是兩個人。

二零零五年兒子大學畢業回家,一直玩電腦遊戲,把自己關在室內,不與外界接觸,電腦玩到凌晨兩、三點,有時玩到我起床煉功才睡覺。他吃住無常,對家人的勸告一概不聽,我行我素。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十一點左右,我在家中洗衣服,管區派出所突然來了三輛警車,一輛是裝貨四輪雙排座、一輛麵包車、一輛轎車,七、八個警察突然圍住我家所住的單元(我家住五樓)。他們強行叫我開門,使用了木棒、毛錘、大鐵錘、千斤頂、大管鉗,聲稱說是我單位的書記叫他們來的,今天必須開門。

這時,我兒子也回家了,因沒帶鑰匙也無法開門。警察們把我兒子雙手反銬、威逼。我兒子說:我又沒煉法輪功,法輪功是好,你們不抓壞人,來我家幹甚麼呀?就在這時教導員拿來大管鉗,把我的防盜門鐵欄杆折斷四根,兒子就大叫:你們執法犯法,破壞百姓財產,你們是強盜。教導員又拿來一大串鑰匙,東開、西開把鎖搞壞了,還是打不開門鎖。他們氣急敗壞,有警察說:拿槍來!所長不讓開槍。最後逼得我把門打開。他們一進門真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拿著相機到處拍照,搶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年畫、掛曆都摔在地上用腳踩,好像這樣他們才能解恨。我家被他們翻了個底朝天, 真相護身符、《明慧週刊》等扔了一地。當天我被他們強行綁架,送當地拘留所。

我兒子經歷著這一切後,心有餘悸,精神恍惚。那種窮凶極惡的架勢在我兒子的腦子裏始終揮之不去,兒子有時又哭又笑。二零一三年八月的一天,六點左右突然開門站在窗前,面朝南邊天,做出許多詭異舉動,口中念念有詞,從那以後就更少言語,不再跟父母說話。要錢時,也不叫人,就說電腦壞了,拿點錢吧。給一百元,就用一百元;給幾十元,就用幾十元。看人時,眼睛斜視,尤其是對待我。稍不順心就大打出手,甚至打自己、打牆壁、踢牆壁、亂罵人、砸東西,我家小客廳沒有一面好瓷磚,都被打壞了。

帶他去看醫生,他不配合,總說自己沒病,是別人有病。醫生開的藥有時吃,有時不吃就丟掉。精神病藥很貴,兩小盒加一小瓶就是上千元,稍多點就是兩千多元。這些年給兒子看病買藥,就花費不少錢。所以我在控告狀中明確提出「賠償對控告人及家人打壓造成的精神折磨、身體傷害和經濟損失約合十萬元人民幣,以便給我兒子治病。」

十六年來,由於江澤民集團鋪天蓋地的謊言和造謠迫害,致使許多世人對大法產生誤解與仇視,使我們的家人時時處處處於極度的惶恐中。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眾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禍首,使得一些本來還有善念的人在這場迫害中推波助瀾,犯下了大罪。

控告江澤民後,我的兒子身體狀況明顯好轉,這是我沒有想到的。我深感師父慈悲,真是佛恩浩蕩!在此謝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