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局人員放棄午休辦理郵寄訴江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半,我們來到當地郵局準備郵寄訴江狀,有同修八點之前就到郵局附近發正念清場了。

當到郵局時,先到的一個同修已辦完了郵寄手續。我們將傳真電報《關於做好「兩高一訪」郵件處理工作的通知》遞給郵局工作人員,局長說:「郵吧。自從四天之前,你過來詢問後,我在第二天就問業務員你們來郵寄了嗎?我還在想,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來郵寄啊?你看,你們怎麼一來,還來這麼多人!」

共有十一名同修寫訴狀,其中包括兩個小同修。同修說:我們有的早都寫好了,開始是沒有地方給我們寄,我的當時還沒整理完稿,聽說現在可以郵了,這不,大家就一起都來郵寄了。局長聽了很高興,並和工作人員一同幫我們辦理郵寄手續。

因郵寄的人多,當天中午,局長和工作人員主動放棄午休吃飯,一直到下午一點四十,才將所有人的訴江狀郵寄手續全部辦理完。一位二十多歲的業務員一直在操作電腦,最後累得脖子都直不起來了。

在幫我們辦手續過程中,局長還一一解答了我們的提問,告訴我們這些郵件寄到北京要走哪些路線,採用甚麼運輸方式等。從當地到中轉地走汽車運輸;中轉地到北京走航空運輸,大概五天之後能收到回執短信。

我們提出要保價。局長說:不用保,丟不了。再說,你這幾張紙的工本費,也值不了幾個錢。同修說:物質層面是不值多少錢,但精神層面的意義卻是無價的。十六年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已達到滅絕人性的慘烈,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利……我們保價的目地,是為了制約、保證信件能準確無誤的送達兩高,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早日結束這場迫害。在我們的堅持下,局長同意了,建議選最低保額十元內。我們自己決定選最低保一百元,手續費一元。

最後局長說:郵政還可以為你們提供查詢服務。我們臨走時,郵局局長說:下次,你們不用集中這麼多人一起來郵寄了,分散開來,隨時來都可以郵寄。

郵寄訴江狀的部份郵單存根
郵寄訴江狀的部份郵單存根

二十五份訴江狀,歷時三個多小時的郵寄過程。即將結束時,A同修轉身看到B同修指著牆上貼著《關於防範打擊「法輪功」利用人民幣進行反動宣傳的通告》,A就上前動手去撕,剛揭開三分之一時,郵局局長看見後,趕忙從櫃台後跑出來制止,說:這都是公安局來貼的,在我這可別給我動!局長又把揭開的重新粘上。同修給她講真相,開始她嘴裏還嘟囔著:你們就別操心了,一會兒就不吱聲了。A同修說:救人多難,這是在害人。A邊說邊撕了下來。局長說:我都沒看那上寫的啥。同修說:你不明真相時,不也是不給郵寄訴江狀嗎?誰貼的,誰就得負責任。警察不也是被指使的嗎?不該救他們嗎?你告訴我是誰貼的,我去找他。你不要有壓力,其實這對你倒是一種解脫,不然這玩藝貼這,誰敢撕它?大法弟子做事都是替別人著想,不會給你添麻煩的。你告訴我是誰,我去找他(警察),也是救他。局長一直不語。A同修說:那這樣吧,我找不著他,有事你就讓他來找我,是我撕的,這事跟你無關!不會找你麻煩的。只見局長緊繃著的面目神情,漸漸輕鬆、舒展起來。

八月二十五日早八點三十分,又有八名同修到郵局寄訴江狀,經歷一個半小時,順利辦完二十四份郵寄手續。郵局局長問:你們還有多少沒郵寄?同修L笑著說:這是剛開始,大頭還在後頭呢,全國有上億大法弟子,這才幾個,你說還有多少?局長也笑著說:那你們郵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