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小花盛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我的小花(家庭資料點)開到現在已經半年多了,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發揮了自己的作用,現在把此間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萌發

今年三月,我們學法小組會做資料的同修─蓮,因搬家離開我們小組,這一下救人的資料就成了問題,其他小組的同修熱情的幫助我們。遵照師尊做事先考慮別人的教導,在正法形勢迅猛推進、救人任務緊急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再給同修增加壓力了,通過學法和幾天的考慮,我萌發了要做資料想法。我把自己的想法與小組同修切磋,同修們都很高興,表示一定支持我。

突破

我是一名七十四歲的大法弟子,近二十年的修煉中,都是同修供給我資料,也就是等、靠、要,從來沒有想做資料的事,現在我要自己做資料了心裏既興奮又忐忑。師尊看我要做資料的這顆心,就派同修幫我買來打印機。看著這個從來沒見過的小傢伙,我是一頭霧水,不知從哪下手,同修給我講我也聽不懂。面對困難我不急不棄。我想我有師父、有大法,沒有我過不去的關。

做資料救眾生這是多麼神聖的事啊!舊勢力可不這樣想,千方百計的干擾與破壞。首先他們操控我的家人來干擾。我買打印機的事,事先沒跟兒子說,他看到同修你來我往的來我家,問我在幹甚麼,我告訴他我買了打印機,不會用,阿姨來教我。他一聽就炸了,漲紅的臉都變形了,一邊手指著我一邊大吼:「你還想幹甚麼?我退一步你就進一步,還叫人活不?」

這哪是我兒子?分明是邪惡利用他來干擾或考驗我。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慢慢跟他說:蓮走了,阿姨們看不到資料多著急呀,我幫她們不應該嗎?值得你發這麼大的火嗎?我知道你為媽媽的安全擔心,放心吧,我有師父管,不會出事的。

他雖然不吱聲了,看樣子還是很痛苦,晚飯也沒吃,我在心裏發正念:誰也別想帶動我,我師父說了算。兒媳婦下班後,看到她丈夫的樣子說:怎麼了?咋不吃飯呢?我說跟我生氣了。她問為甚麼,我把因由說了一遍,她說給別人吧,叫別人做吧。我說不給,我要用它做正事。

第二天小組學法,我兒子當著同修的面大聲說:你把那東西(打印機)給別人!說完摔門就走了。看到此情此景,同修們都為我擔心,不知我能否堅持住,能否闖過這一關。我們加大力度發正念、多學法,同時向內找,找出許多人心,如:在家裏特別是在兒子面前常常以老子自居,我行我素,沒有站在常人角度替兒子考慮(兒子一直為我的安全擔心)。

還有歡喜心、急於求成的心、幹事心、想在同修面前炫耀自己的心、同時找出我與兒子的情很重,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把這些心修去之後情況就發生了變化。我初步學會打印後,打印資料時不讓他看見,趁他不在家時打印,每個星期天下午他們都去娘家吃飯(在一個小區),一般晚上七點才回家,這回我可以放心大膽地打印了。正幹得起勁的時候,五點鐘我兒子突然回來了,碰個正著,收拾已來不及了。一不做二不休,我索性不躲不藏,堂堂正正的工作。聽到打印機歡快的打印聲,我感覺他往我屋裏瞅一眼沒吱聲,還哼起了歌曲,謝謝師父,加持弟子闖過這一關。從此他不但不再干擾我,還幫我處理一些他能解決的技術問題。

較量

從法中我懂得,要想做成一件正事,一定會有邪魔來干擾。我在做資料的過程中也是如此,表現最突出的就是邪惡操控我的打印機不與我配合,由於我技術不熟練,再加上有許多人心,邪魔就鑽空子干擾,新買的打印機老出問題(其實是我的心性有問題),經常無故就不工作了,技術同修一來就工作,技術同修一走就停下來。

有一天打週刊,奇數頁打得很好,打偶數頁時就亂來了,不是打半截,就是串頁,搞得我手忙腳亂,我又不會補頁,浪費了耗材,浪費了時間,著急上火。我買的打印機商家保修兩年,我就抱著打印機到專賣店找商家請求修理,技術人員一檢查說沒有毛病,工作起來也很正常,回到家就不工作,把它搬到同修家它也正常工作,我就奇怪,心想難道我不應該開小花?這個念頭一出我就否定它,遍地開花是師父要的,師父怎麼說弟子怎麼做這沒錯,這肯定是舊勢力的干擾,於是有時間我就發正念,多學法,三天兩頭跑電腦城(專賣店在這裏)。

八月份的一天,打印機又不好使了,我意識到邪魔又來干擾了,我立刻盤腿打坐發出強大正念除惡。正念中我警告舊勢力:你有甚麼邪招都使出來,我一個一個把你解體,我有師父,有大法,你們的命運註定是要被徹底銷毀的。發完正念,我拎起打印機又來到專賣店(坐公交13站),人家一檢查還是沒毛病,工作人員說是不是你的電腦有問題(插口),我說不清,他說:你把打印機放這,明天你把電腦拿來我給你看看。第二天一早我拎著電腦來了,人家一檢查也沒毛病,我只好一手拎著打印機一手拎著電腦往回走。從電腦城到公交車站有兩站地遠,驕陽似火烤得我汗流浹背,汗水流進眼睛裏又酸又疼,只好放下東西直直腰擦擦汗。我想起師父的法:「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1]師父的法給了我無窮的力量,頓感空氣涼爽了許多,渾身是勁,我拎起寶貝繼續趕路,我一邊走一邊背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我輕鬆順利的到家,這次正邪較量,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心性得到昇華,意志得到磨練。現在我和我的打印機配合得非常默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