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市科委幹部被迫害致死 妻子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蘇州市科委幹部俞惠男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江澤民集團迫害致死。近日,他的妻子翁建珍控告元凶江澤民。

二零零一年十月,俞惠男和女兒俞謹分別被虎丘區法院非法誣判八年和七年,俞惠男被綁架至蘇州第三監獄進行殘酷迫害,俞謹被綁架至南通女子監獄受迫害七年。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晚,俞惠男在歷經了五年多的肉體酷刑和精神摧殘後含冤離世。

以下是翁建珍在訴狀中的敘述:

我丈夫遭惡警慘無人道的迫害,受盡非人折磨僅剩下一副骨架,體重只有35公斤,丈夫強打起精神艱難的對我說:我不能給你講,聽了我的遭遇你會承受不住的,直到俞惠男在經歷了五年多的殘酷迫害後含冤離世都不能得知他被非人折磨的過程。

全家四人同遭迫害,江澤民給我個人和我全家所造成分分秒秒的痛苦無法用金錢來補償,我丈夫俞惠男在蘇州監獄所遭受的非人折磨,至今我們都無法知道被迫害致死的真實情況,我們千千萬萬的同修被侮辱、致殘、致死、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精神失常、被勞教判刑、被活體摘取器官……

修煉大法後的新生

我和丈夫俞惠男全家四口都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健康愉悅,家庭溫馨和睦,身心受益,心地善良,是左右鄰居羨慕的家庭。丈夫俞惠男,當時住蘇州市滄浪區,一九九四年參加濟南法輪功學習班開始修煉大法,當時他親耳聆聽李洪志師父在濟南的講法。法輪功祛病的神奇功效和大法神聖法理,讓我和女兒先後走上了修煉之路。一九九七年蘇州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成立,俞惠男擔任義務輔導員。

俞惠男母親癱瘓在床,多年來都是其獨生子俞惠男細心照料,由於盡心盡責,母親癱瘓了五年後基本得以康復。就是這樣一家人修煉大法其樂融融。當時,每日清晨,我們一家人都要到桂花公園和大家一起煉功,當年才二十四歲的女兒俞謹在蘇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工作,十八歲的俞芳在讀高中,我當時四十八歲在婁葑中學校辦廠工作,丈夫工作單位在蘇州市科技情報翻譯部。

遭非法抓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家被一夥不明身份的人全天24小時監控,丈夫俞惠男每天上下班都有「610」人員跟著,就是連上班的途中都有人跟蹤監視,從此失去人身自由。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二零零零年九月俞惠男與女兒俞謹突然同時遭到滄浪區公園派出所所長王耀忠等多名警察的綁架,將丈夫與女兒分別隔離開,「610」審訊人員播放錄音中一個女人被酷刑拷打下發出的淒慘叫聲給俞惠男聽,以達到他們瓦解俞惠男意志的目的,恐嚇、威脅、利誘父女倆,這些「610」便衣特務看到父女倆坦蕩純真的胸懷和善念難以動搖,從此「610」更加懷恨在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610」又一次謀劃迫害我們,我們全家四口突然被滄浪分局非法抓捕,丈夫被判八年,大女兒被判七年,我被關看守所一個月,還在上大學的小女兒也未能倖免,同樣被綁到看守所一月,從此全家的生活就靠我468元的退休金,

丈夫俞惠男被害死 全家四人被迫害判刑

我一家人多次遭滄浪區惡警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全家四人遭綁架。被滄浪區「610」主任周學良和單臣意及公園街道、遭滄浪區公安分局政保科葉成良、單臣意等眾多警察的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滄浪區公安分局,遭局長劉保勝和科長葉成良、劉建華等惡警晝夜不停的迫害逼供。同時家中被非法抄家,翻箱倒櫃,連床鋪都翻過來了,過後家中就像被強盜洗劫一般,我和小女兒俞芳(在大學讀書)也遭非法關押。丈夫被非法關押在蘇州市第一看守所十個多月,大女兒俞謹被非法關押在蘇州市第二看守所十個多月,整個過程沒有任何手續,更沒有法律根據。惡人逼迫其放棄修煉遭拒絕。布控蹲坑惡警忙不停,綁架法輪功學員的事天天在發生,至十二月底,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

二零零一年,小女兒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從看守所小女兒又被送到句容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期間遭受電棍電擊。第一次從看守所回家後,不幾天突然又把我綁架到蘇州上方山洗腦班關押一月餘。第二次又被關押了50多天,期間一個年輕便衣背著一把帶刺刀的長槍,沖到我的房間來惡狠狠的說:不允許講話,誰給你說話的權利,一天24小時都被他們隨身緊緊跟著監管。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又遭滄浪區國保大隊劉建華及公園派出所等惡警綁架,非法抄家,發現一張真相光碟,隨後被滄浪區610及國保大隊非法勞教一年,同月被綁架至江蘇句東女子勞教所受迫害。

蘇州監獄施酷刑造命案

我丈夫畢業於山東魯迅大學本科,一九九四年曾參加師父在濟南的面授班,是蘇州地區義務輔導員。法輪功祛病的神奇療效和大法的神聖法理,使我和女兒也走上了修煉之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丈夫出於本能道德良知,出於一個按真善忍做人的道義和責任向人們講述大法被污衊抹黑的事實真相,清除世人蒙受謊言的毒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俞惠男和女兒俞謹分別被虎丘區法院非法誣判八年和七年,丈夫俞惠男被綁架至蘇州第三監獄進行嚴酷迫害,女兒俞謹被綁架至南通女子監獄受迫害七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我突然間接到當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叫我到他們所裏去一下,我去之後就被他們強行關押在派出所三天三夜,關押在小房間不准睡覺,不給飯吃,上廁所都被他們緊緊的跟著,到了第四天又被關押到蘇州第一看守所一月後,又被非法關押到句容勞教所勞教一年。

在蘇州監獄黑窩內我丈夫俞惠男堅定自己的信仰,堅信真、善、忍,慘遭惡警的迫害,受盡非人折磨。丈夫強打起精神艱難的對我說:我不能給你講,聽了我的遭遇你會承受不住的,因為監獄在對話中實時監聽。

我丈夫俞惠男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我們都認不出來,僅剩下一副骨架,體重只有35公斤,眼看難以救治,獄方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就把奄奄一息,已經不能說話的丈夫強行扔給了我們家屬,我和女兒把丈夫送到蘇州第五傳染病醫院「搶救」,我和兩個女兒望著多年沒見、原本身輕體健、正直善良的丈夫、父親被「610」國保殘酷折磨成這般模樣,我們全家望著躺在眼前的親人欲哭無淚。蒼天啊!為甚麼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就要遭此慘無人道的迫害!

俞惠男在蘇州監獄期間,堅信大法師父,堅信真、善、忍,誓不放棄修煉法輪功,遭蘇州監獄惡警五年多的非人的殘酷迫害,體重僅有35公斤。

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晚,我丈夫俞惠男在歷經了五年多的肉體酷刑和精神摧殘後含冤離世,可是人性全無的邪惡「610」繼續行惡,指使街道、社區及派出所對我全家和我的親戚、朋友進行嚴密監控,封鎖消息,然而冤情滔滔,天意昭昭,二十天後俞惠男被迫害冤死的噩耗被明慧網報導,這些惡人罪行都在追查國際記錄在案,追查國際宗旨: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迫害責任人:
楊衛澤,蘇州市前市長,(已被抓)王榮, 蘇州市前市委書記
陳振一,蘇州市前政法委書記,蘇州市公安局前局長邵斌華,
王耀忠,蘇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隊長、610骨幹、前滄浪區公園派出所所長
顧利群、何小弟,蘇州市前六一零頭目
包勇, 蘇州市強迫洗腦轉化處處長
周學良,蘇州市滄浪區前610頭目
單臣意,蘇州市滄浪區前610副頭目
劉保勝、滄浪區前公安分局局長
王惠民、滄浪區前公安分局局長
葉成良、滄浪區前公安分局前政保科長
劉建華,滄浪區前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

蘇州監獄:政委夏蘇平,副監獄長吳偉、教導員唐勇俊、副教導員王壯進、張傳葉,主任劉京龍,教育科科長薛全虎、教育科副科長丁志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