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逾五千人控告首惡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網記者綜合報導)據明慧網統計,從五月到八月二十日為止,河北省保定市5063人(4104案例)控告對法輪功迫害的元凶江澤民,向最高檢察院、法院遞交了「刑事控告書」。其中八月六日至十二日一週內,共392人(324個案例)控告江澤民。

到八月二十日為止,已超過十五萬七千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國最高檢察機關控告、起訴前中共頭目江澤民。這些法輪功學員來自社會各個階層,但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卻被綁架、抄家、勞教、非法判刑,在非法關押中,被電擊、遭受各種酷刑等迫害。

被告人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等滅絕政策,給無數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帶來極大的傷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保定市定興縣51歲的農婦翟風菊在控告書中說:「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二日晚飯後,我和本地同修去附近龍華村發救人真相,遭惡人舉報,被龍華村支書張賀力、治保主任田術懷、張偉等四人劫持到龍華大隊,……四~五人手拿一把粗的大棍子將我倆瘋狂毒打,期間還把燈關掉。把棍子打斷了,又找來棍子再打,打了好長時間。當時我的左手腫了大包,腕關節錯位,右手被打的血流一地,全身被打的青紫,多處肌肉僵硬,左腿腕又麻又疼,失去知覺,當時暈倒在地。之後縣國保大隊賈慶川等三人開車把我倆帶走……賈慶川拿著一個硬殼的東西打我的額頭,強迫我下跪,嘴裏還不停的辱罵,對我進行非法刑訊逼供,讓我說真相怎麼來的,我說撿的,他就開始用電棍電我全身,電了好一陣……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一日,管教叫我們去,逼迫我們簽字。縣國保賈慶川、李俊嶺等三人開車把我們送去保定八里莊勞教所,被迫勞教三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清苑縣五十六歲的陳軍庫,一九九六年一次車禍後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九年下半年修煉法輪功後不久,能拄著雙拐下地走路了,二零零零年春節前我就把雙拐扔掉了。

他在對江澤民的控告中說:「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在發真相資料時被抓進看守所勞教一年,在看守所,受盡了非人的折磨,那簡直是人間地獄!被強迫長時間做工到第二天凌晨一點多才讓休息;還銬在鐵欄杆上用電棍拷打,罰站達一個月,腿腳都站的腫的老高老粗!他們還把我的胳膊背過去用細繩捆綁起來,不能動彈,長期不鬆綁,時間一長血流不暢,人可能就殘廢了;還用電擊小便頭、肛門等全身各地方;謾罵、拳打腳踢更是家常便飯……種種罪行真是用語言都無法表達!種種這些迫害使我身心疲憊、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我被抓後,家中剩下三個不懂事的孩子無人照看,連不懂事的孩子都受到牽連,後來小孩考學、參軍都受到影響。試問:修煉真善忍有錯嗎?做好人妨礙到誰了嗎?」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七十三歲的趙雲龍老人,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去濟南市市中區法院辦事,當時正在開庭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張興武(山東省教育學院退休教師。看到院裏外布滿警察,門外左側站著一幫穿便裝的「六一零」及各部門領導,就衝他們說:「煉法輪功多數是些老年人,都是為了強身健體做好人,你們幹嗎這樣如臨大敵?這裏又沒有劫法場的。」結果被非法勞教迫害。當時抓他的警察面對他的質問,說「老爺子!剛才不是說了嗎?我們沒理啊!我們還要養家過日子。我們這個社會還是當官的說了算!你這回撞到槍口上了,上邊來人盯著呢,省裏市裏說了都不算!沒法啊!」

七十七歲的曹振秀與七十六歲的李小蘭老太太,聯名控告江澤民迫害曹振秀的女兒、李小蘭的兒媳婦高航。她們說:「高航一次次被綁架,迫害,致使她的老父親受不了精神打擊腦出血含冤離世;婆婆李小蘭也一次次的病倒,至今腰直不起來,行動困難,三個家庭的所有不幸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

「二零零零年回家過年,(高航)在火車上看法輪功書時被綁架,關在鐵籠子裏,過年都沒讓回家,家中的四個老人年事已高,受不了這打擊都病倒了……又一次被綁架到拘留所用手銬銬在鐵椅子上,幾個警察對她輪流折磨,幾天後,半夜裏跑出來了,當時她渾身是傷,滿臉青紫,眼睛腫的看不清東西。加上身無分文,被好心的出租車司機送到她的朋友家,不敢回自己的家,被迫流離失所……又一次被綁架,差點要了她的命,受盡了各種的折磨,渾身是傷,不能吃飯,十八天水米未進,十五天沒大便,最後便出的全是血,送醫院檢查,醫生說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綁架她的人怕擔責任,才放她回家。回家後被片警監視居住,還逼她的工作單位開除她,如不開除就扣發全廠的獎金。單位無奈才解除了她的勞動合同,斷絕了她的生活來源。」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保定市清苑縣七十一歲的鄭愛珍控告說:「二零零零年春天的晚上陽城鎮綜治辦主任王志洪帶領幾人闖到我家要把我和大兒子和兒媳一同帶走,大兒媳不讓,許國雨把兒媳手腕兒捅了一剪刀,流了很多血,連圍觀的人都說比土匪還兇惡,不給包紮,不容分說就硬把我們塞到警車裏拉到陽城鄉,一人一個房間關起來,開始用滅絕人性的手段進行毒打,開始拳腳相加;還覺得不解恨,拿一根桌子腿輪番打,打得我渾身紫爛青,傷痕累累,他們才住手。打得我兒子渾身是傷,處處都是血,他承受不住了,我兒子找機會跳牆而逃,兒媳也打得遍體是傷,不像人樣。在這時他們見我兒子跑了,就到外面搜查去了,第二天才把我們放回,兒子在外流離失所。」

藺新榮老太太控告說:「我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為祛病健身,做個好人,在沒有危害任何人的情況下,卻承受大額罰款,抄家,綁架,勞教等,這都是江澤民造成的,我也只是被迫害中的一例,江澤民破壞了我的家庭和睦造成痛苦,又剝奪了我的信仰自由,造成的精神痛苦無法挽回。孩子們為了我不受罪,在脅迫下被迫繳納二萬元錢。」

七十六歲的董際華老太太說:「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時間不長我的所有病痛不翼而飛,徹底好了。精力充沛,無病一身輕,真是萬分感謝法輪大法,感恩師父」,「在長達十六年的殘酷迫害中,我們沒有一個公開修煉的環境,沒有信仰、言論與人身自由,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害的妻離子散,又有多少人被害家破人亡,甚至有的被活摘器官。」「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給每個法輪功學員及家庭造成的傷痛罄竹難書。我們只是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一個好人,卻受到如此不公,天理不容,所以中華大地才多災多難,這一切都是江澤民逆天而行造成的,因此我敬請最高人民法院將江澤民繩之以法,還人間一個公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